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莲花中央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与法王如意宝在一起的日子(一)

  

顶礼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宝!

顶礼至尊大恩上师希阿荣博!

  序言

  佛法再弘时期伟大绍圣者、大圆满祖师、全世界最伟大的精神导师、众生的依怙主——至尊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勇列吉祥贤已圆寂八年多了。

  但回忆起当初在法王如意宝身边的日子,如同昨日历历在目,让我永生难以忘怀。

  从初次见到法王如意宝法像到如今转眼已十几年过去了……

  初次见到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勇列吉祥贤法像,是在1997年7月,在同事家中借来的一本书中上,当见到法王如意宝法像的一瞬间,我就被法王如意宝的高大伟岸所深深吸引,心灵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震撼,当下生起一个强烈的愿望:“何时才能亲眼见到这么慈祥的老人家啊;亲耳聆听到他老人家的教诲,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从初次见到法王如意宝的法像并开始天天祈祷(说是祈祷其实当时自己并不懂,只是每天清晨在洗漱后偷偷在法王如意宝法像前点三支香,心里希望能早日见到法王如意宝。之所以偷偷上香是因为单位当时不容许),到2000年持明法会前如愿以偿见到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宝本人,并受到法王如意宝宽厚而柔软佛手的摩顶加持,到接受法王如意宝慈悲灌顶、聆听教法——抬法王如意宝与搀扶阿里美珠上师进入“喇荣怀猛游舞精舍”——触摸到法王如意宝的金刚身,到在法王如意宝身边服侍近半年时间——接到法王如意宝佛语的关怀(亲自打来电话)——全世界最伟大的精神导师、众生的依怙主法王如意宝示现涅槃,一幕一幕如在眼前,让我难以忘怀。回想起来,有激动、震撼、紧张、害怕、畏惧、兴奋、高兴、开心、幸福、悲痛欲绝,如心被带走一样的六神无主般的呆傻,也有法王如意宝一直对我的慈悲、关爱及无微不至的关怀令我永生难忘,真是生生世世也无法报答至尊依怙主、全世界最伟大的上师——法王如意宝对我的恩德。

  而能让我见到法王如意宝并能在法王如意宝身边服侍近半年的殊胜因缘(在之前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一切的一切都源自于我的至尊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的心子——希阿荣博上师对我的慈悲加持。

  因本人才疏学浅、业障深重,无法展现出法王如意宝佛的身、语、意、事业等功德(如很多经文中讲到:三世诸佛从久远劫开始宣讲到如今也无法宣讲完上师的功德,更何况我这个业障深重的凡夫),只能将我在法王如意宝身边的所见所闻如实地记录下来,与众位大德、菩萨共享。如果各位大德、菩萨阅读后,对众生的依怙主、全世界最伟大的上师——法王如意宝生起刹那的信心,那都是法王如意宝的威德摄受与慈悲加持。如有错谬,在此向众生依怙主法王如意宝及大恩上师希阿荣博、三根本前忏悔。

  最后愿一切众生能对众生的依怙主、全世界最伟大的上师——法王如意宝生起无伪的信心,早证菩提!!!

  与师觐见法王如意宝

  2002 年1月3日上午十时左右,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我急忙跑去接听电话,当我抓起话筒听到大恩至尊希阿荣博上师如慈父般的声音 ,上师讲到:“胖弟子,你最近有空吗?”  我马上答:“有空,喇嘛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弟子去做就好。”上师讲:“弟子,你去给至尊法王如意宝中医治疗可以吗?”我吓得一下子弹了起来说:“喇嘛,我害怕,我不敢去。”上师慈悲地讲道:“弟子,你不用害怕,明天我带你去见至尊法王如意宝。”

  放下电话后,我反反复复问我自己:“这是真的吗?不是在做梦吧?可能吗?因为在我心中,法王如意宝是那么的高贵,是全世界最伟大的上师,与佛无二无别。而我只是末法时期一个业障深重的凡夫俗子。法王如意宝像天上日中时的太阳,光芒万丈,时刻照耀着世间的万事万物,而我像是地上一棵无名的小草,天下医道医术高明的医生有那么多,而我只是一个懂得一丁点儿医学皮毛的人,有何德何能去给全世界最伟大的上师法王如意宝做治疗?”我在害怕与忐忑中等待第二天的到来。

  第二天下午,大恩上师带着我和一位师兄来到法王如意宝的驻锡地。当到达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宝的“喇荣怀猛游舞精舍”门口,上师就把鞋子脱在门外,赤脚进入精舍一层的客厅。我也学着脱鞋赤脚走进一层的客厅,心里想着马上就要见到全世界公认的最伟大的上师、众生的依怙主——法王如意宝,不由得紧张起来,忐忑不安。法王如意宝的侍者们见到了希阿荣博上师,十分高兴,急忙请上师坐下,并马上去禀告法王如意宝。征得法王如意宝的同意,在侍者的迎领下,上师才战战兢兢地往楼上走。当我看到大恩上师因恭敬法王如意宝而这样谨慎,我也更加紧张与害怕,心跳骤然加快,咚咚的,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口干,不知所措,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上楼。刚到了门外,大恩上师就跪了下来,双手撑着地板低着头轻缓地滑进房间,我与师兄也跟着大恩上师跪着滑进法王如意宝的房间。大恩上师跪着低着头滑到房间的一个角落,我与师兄也学着大恩上师跪着低头滑到角落。法王如意宝的侍者见大恩上师跪在角落里,连忙请大恩上师往前坐,大恩上师连忙摆手示意不用不用。当我心绪稍微平复,偷偷地抬起了头,看到法王如意宝正坐在椅子上,侍者们正在给法王如意宝做下肢的康复锻炼(法王如意宝的侍者用藏语向法王如意宝说这个就是医生。我面对法王如意宝跪着头几乎贴在地板上。法王如意宝慈祥地说:“让他试着中医治疗一次看看吧。”)。这时法王如意宝的侍者对我用汉语讲道:“法王如意宝说让你给他治疗一下,看一下怎么样?”当我听到后,心里非常紧张,跪着滑到法王如意宝的脚前,法王如意宝用他那宽大柔软而温暖的佛手放在我的头顶加持我,我万分紧张,不知所措,直到法王如意宝的侍者告诉我,可以给法王如意宝中医治疗肩与双手时,我才如梦初醒般地跪着滑到法王如意宝的身后,慢慢站起来。当我的双手触及到法王如意宝的法体的一瞬间,我感到其中一股强大的力量如电流从手指尖“腾”地一下子直冲头部,同时另一股热流从涌泉直冲头顶,大脑一片空白。我感到满面通红、发热,额头上的汗珠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我一边治疗着法王如意宝宽厚的肩膀,一边用衣袖擦拭汗水,生怕自己的汗水染污法王如意宝如佛无二的法衣和法体,当我治疗完法王如意宝的肩与双手后,跪着退到一旁。因紧张害怕,全身已湿透。法王如意宝非常慈爱地说道:“治疗得还可以。今天的治疗比较有序和仔细,明天可以继续来。”(法王如意宝用藏语讲的,侍者给翻译的)。我跪着倒退滑到门口。接着法王如意宝显现上让侍者搀扶着上床休息。

  法王如意宝上床后,叫大恩上师到床前来,并用慈父一样的目光一直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心子——希阿荣博上师。大恩上师跪着双手撑着地板低着头,缓慢地滑到法王如意宝床前,法王如意宝右侧吉祥卧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上师,而大恩上师因对法王如意宝的无比恭敬而显现出十分的紧张与畏惧,身体也在微微地颤抖。

  法王如意宝用柔和的语气与大恩上师用藏语亲切交谈着,而上师一直跪着,十分恭敬地低着头,动作也小心翼翼,时不时轻柔地答道:“啦嗦,啦嗦……”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如慈父与爱子心与心的交融,心中惊叹道:这才是人世间最美的画卷。

  看着法王如意宝与大恩上师父子般的交谈,感觉特别亲切与欢喜,顿时升起一股暖流温暖着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又如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沐浴阳光之中,暖暖的、软软的。心顿时也融化了……

  取法名

  2002年1月5日  晴

  下午二点,我准时来到法王如意宝在成都的精舍“喇荣怀猛游舞精舍”。在侍者的带领下,我来到法王如意宝的房间。

  顶礼后,在给法王如意宝中医治疗之前,法王如意宝慈悲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回答以后,法王如意宝又问道:“你的家乡在哪里?”我回答道“在新疆”。法王如意宝又问道:“你是回族吗?”。我连忙答道:“不是的,我是汉族人。”我跪着缓缓滑到法王如意宝的床前,低着头(因紧张与害怕而不敢抬头)。

  接下来法王如意宝开许我给他治疗,在治疗过程中,法王如意宝为了舒缓我的紧张与害怕,一直用和蔼的语气在问我,家中有几人?父母都健在吗?是否信佛?姊妹几人?他们做什么工作等等。我一一都做了回答。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法王如意宝都非常自在、安祥而宁静,也使我的情绪放松了很多。在接近结束治疗时,法王如意宝突然说道:“你出家吧,我已经给你取好法名了,名字就叫‘才华麦’,你出家以后去跟一个师傅去修塔子吧。”当时我就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我回答道:“尊敬的法王如意宝,您让我好好考虑考虑一下可以吗?”法王如意宝笑着说到:“可以,才华麦。”(当下应满心欢喜雀跃,马上答应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宝,应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机遇。可惜我对佛法了解甚少,最主要是自己业障深重,福报浅薄,没有马上欢喜答应,破坏了这次千载难逢的缘起。悔之晚矣!)

  第二天我忐忑不安地来到法王如意宝的“喇荣怀猛游舞精舍”,不敢进去(因自己还没有想好要去出家),在门口来回走动,最后看快到治疗时间了,才鼓起勇气硬着头皮,在侍者的带领下,走进了法王如意宝的无量宫殿。先行顶礼,然后跪着低着头滑到法王如意宝面前,法王如意宝笑着问道:“才华麦,你想好了吗?”我当时涨红了脸,硬着头皮很小声讲道:“我还没有想好。”法王如意宝非常慈祥和蔼笑着讲道:“才华麦,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没关系的。”我听到后,心里的紧张情绪缓解了许多。法王如意宝讲道:可以开始治疗了。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我一直低头不敢看法王如意宝。

  如今,每当想起此事,我都后悔万分,但因缘已经错过,愿上师三宝加持我今生还有此因缘,加持我一定不要再错过。愿上师三宝加持一切如母众生都有此福报与因缘,“常得出家修净戒,无垢无破无穿漏,天龙夜叉鸠槃荼,乃至人与非人等,所有一切众生语,悉以诸音而说法……”

  新疆

  一日,我跪着正在给法王如意宝治疗,法王如意宝用慈祥的目光看着我,突然问道:“新疆学佛的人多吗?”

  我马上回答道:“不多,非常少。我从出生到18岁一直未曾听到、见过佛的名号、画像以及经书。”

  法王如意宝继续问道:“听说你们那里修了一个舍利塔,是吗?”

  我回答道:“是的,法王如意宝。是由学院的一位出家师带着新疆的居士们在红莲山上修建的。”

  法王如意宝和霭地接着讲道:“把拉萨的觉沃佛搬到新疆;把新疆红莲山上的舍利塔搬到拉萨这样,可不可以?”

  我当时非常激动,大声回答道:“好啊,好啊!当然可以了。太好了!”听到我的回答后,法王如意宝开心地哈哈大笑起来了,并点了点头说道:“很好,很好。”

  我心中无比欢喜,又马上祈请道:“尊敬的法王如意宝,我心中的太阳,弟子虔诚向您祈请:祈请您到新疆弘法,可以吗?”

  法王如意宝当时高兴地回答道:“可以,可以。”

  如今回想起来:法王如意宝的音容笑貌还在眼前浮动;法王如意宝的法音还在耳边回响;而众生的至尊依怙主、全世界最伟大的上师――法王如意宝色身已融入法界。物是人非,心中万分悲痛。

  真心希望法王如意宝的转世能到新疆广弘显密教法!!!

  假医生

  一日,我来到“喇荣怀猛游舞精舍”,在侍者的带领下来到法王如意宝的房间,先行顶礼三次,礼毕后,法王如意宝说:“才华麦,今天先给我治疗吧。”我马上回答道:“啦嗦。”并跪着低头向法王如意宝的床滑去,当滑到法王如意宝的床前时我抬头正好看到法王如意宝用慈祥的目光看着我,我吓了一跳,迅速低下头,不敢再抬头。在我给法王如意宝治疗右肩时,因紧张﹑害怕会碰到法王如意宝的脸,我又时不时会抬头看一下法王如意宝的尊容,并用藏语问道:“哦啦咯?”法王如意宝笑着说:“没啦咯。”(因害怕治疗时用力大,法王如意宝显现上会痛。)听到法王如意宝回答后我心里稍微安定一些,在我后续的治疗过程中,法王如意宝在显现上也慢慢放松了下来,当治疗至肘关节时,法王如意宝就睡着了。于是我慢慢轻轻地继续治疗小臂,当听到法王如意宝微小的打鼾声,确定法王如意宝已熟睡了。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我心里一直十分矛盾:是继续治疗,还是停止治疗?继续治疗,会不会影响到法王如意宝的睡眠,如果离开,法王如意宝醒来怎么办?我心里非常矛盾,这时,上师的侍者看出我的忐忑不安,侍者让我先给阿里美珠上师治疗腿部,好让法王如意宝好好地休息一下,于是我慢慢轻轻地跪着滑到阿里美珠上师身边开始治疗上师的双腿。大概治疗不到五分钟,法王如意宝就醒了,看到我不在身旁,法王如意宝说:“才华麦,你是个假医生,怎么给我治疗治疗就跑掉了。”(法王如意宝用藏语说,侍者翻译的。)说完后,法王如意宝﹑阿里美珠上师及门措上师都哈哈大笑起来。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不知所措﹑非常畏惧,惊出一身冷汗。法王如意宝笑着说:“还是先治疗我吧!给我治疗结束后,再给阿里美珠上师及门措上师治疗吧!”我赶紧跪着滑到法王如意宝身边,继续给法王如意宝治疗……

 

  (未完待续)

完稿于2010年神变月初十莲师会供日
修稿完成于2012年神变月初一日

                       愚痴弟子:才华麦
                        2012年2月22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