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不该疏远的家(下)

  

  现在,坐在花园里,手捧一杯清茶,看着渐渐西斜的太阳,我说着自己的故事,恍如隔世般想起从前,每当我下班走在华灯初放的大街上,总是希望某一扇亮着灯光的窗户是属于我的,哪怕再小再简陋都是我的窝,我好好地工作,投入地恋爱,收获一份甜蜜的生活。而后来真实发生的一切,早已偏离了最初的梦想,我的心也被现实五马分尸了一般。看着过去的通讯录,我隐约还可以想起从前认识的一些人,拼凑出当时的情景。

  我现在的生活也许很多人会羡慕,可我却觉得这一切已不重要,无常时刻在我身边,我不知哪天会告别人世,也不知哪天我所有的一切物质条件会失去,这不是我能掌握的事情。我不再执着于过去,对未来也没有更多的妄念。我能做到的就是平静而俭朴地活在当下的每分每秒,好好修行,让心间充满法喜,有一天可以从容而无遗憾地离开这个世界,而我内心这一切的转变都源于2000年11月20日的那一天。

  记得当时一位多年朋友从南方来我家小住,她提出要带我去见她的师父,我没多想就去了。车坐了很久到了一个小区里的一家,推门进入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藏地出家人坐在床榻上。朋友问我是否要皈依,我心想来了就拜师父呗!跟师父念完仪轨后我觉得不过就这么简单嘛。

  然而,从皈依师父至今十一年过去了,其间我经历了心路的重重困难,内心有过无数次的挣扎和困惑,好在我没有放弃,依然在师父无比耐心无比慈悲的关注下缓慢前行。师父从未对我说过一句重话,相反还对我每一个细微的进步表示肯定。

  唯一一次给师父打电话是和先生商议离婚的时候。那时我们双方都带着很大的怨气,在离婚事宜上无法进行理智的谈判,我于是想到请求师父加持我。拨通师父电话时师父刚从藏民家做完法事出来,天还下着雨,信号总是断,可师父却不厌其烦地一次又一次打回来。当时我很紧张,只记得师父语气中满含慈悲地告诉我要忍耐,要忍耐。放下电话我想了很久提笔给先生写了一封信,信中没有了我一贯的强硬指责口气,而是少有地用理智与冷静和先生商量如何和平分手。现在想来这是我一生做过的最具智慧的事情,我听从了师父的话!我们最后不但没分手还就此发现了彼此的闪光点,关系变得从未有过的融洽,我们学会用宽容和慈悲与对方相处,成了再也不吵架的朋友。这一切都源于上师的智慧加持啊!

  现在想来我和先生的福报都不小,我们都拜见过法王,接受过他老人家的摩顶加持。那年冬天在成都,天一直下着雨,我们很早从宾馆动身,在朋友带领下去见法王。到达法王下榻处时发现早已等候了一屋子人,很多都是从外地赶来的。有几个从上海来的年岁较大的弟子带了好几本相册,里面全是一寸的小照,他们告诉我这些人都是下岗工人,带他们的照片来替他们求得法王的加持。见面的时间到了,大家依次进去顶礼。我没敢多看法王,但法王高大魁梧的身材和那双充满慈悲的大眼睛深深印在了脑中,老人家摩顶时手上的余温仿佛还留在我的头顶。记得回上海后我还郑重告诉两个年幼的孩子玩闹时别往我头上爬,因为那儿被法王加持过!

  还有一件难忘的事是2006年跟随师父去成都放生时,在峨眉山伏虎寺的佛像前跟着师父及众师兄秉烛夜读的情景,那是怎样的一种神圣与宁静啊!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样一个美好的夜晚。回上海时在成都机场候机室里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我几乎是一路流泪到上海。我从小生性倔强,从不会轻易落泪,更何况在公共场所。真不知师父用了什么方法让我的心一下变得如此柔软,充满了泪水!从那以后到现在,我陆续参加了师父组织的放生活动,虽然我每次都离师父很远,但似乎总能捕捉到师父投射过来的目光,我越来越不敢看师父,因为自己修为太差,连靠近他的勇气都没有!

  可是师父却从此牢牢住进了我的心里,师父的脸庞会在每个不经意间出现在我的头脑中。我开始试着将师父的教诲用在生活中,每当我在生活中遇到困惑,我不敢打电话打扰师父时,我就认真读师父的书,我相信师父隐藏在字里行间的智慧一定能带着我走出困境,而每次这么做我都如愿了!

  佛法像一面镜子照出了我身上种种不好的习气。出现问题时我不再专挑别人的错,而是首先检查自己有没有不当之处,这样一来双方的烦恼都减轻了。我的生活一下子变得豁然开朗,我也能驾轻就熟地处理我以前觉得棘手的事情了。这一切都源于上师慈悲的加持!我的内心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宁静和满足,只要有师父在,心里就没有畏惧;只要能读到师父和各位大德的书就无比欢喜。读书让我找到了那份从未有过的从容,那样的从容不是来自于物质上的丰足,而是来自于一种对生命领悟后产生的勇气。

  记得奶奶在世时我去看望她,我们总是对坐在一起说话。奶奶背靠着天井的窗户,坐在她那不知年代的沙发上,瘦削的身体隐没在光影中。她看似闲淡地告诉我人生很没意思,真是活够了。有一年初夏她就真的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走了!那是1999年的事,而我在第二年就遇见了师父!为什么我没能早点儿遇见师父,如是那样我的奶奶就不会这样走!我会告诉她这就是我们无常的人生,即便有再多痛苦也要积极坦然地活下去!现在想起心里还是非常难过,我没能救我奶奶。奶奶的人生和我的人生都是由一连串无常串起,我们都遭遇过轮回中的种种痛苦,而我却因为遇见了佛法而更有勇气。

  我的爷爷在青海去世,几十年过去了,家人都没给他立一块墓碑,也难怪,即使是衣冠冢也需要遗物的。于是我在一个冬天飞去了遥远而陌生的青海,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寒风中挖了一捧黄土,点燃了三支香,喊着爷爷的名字,我希望我能将他的魂魄带回故土,半个世纪后我终于让奶奶和爷爷团聚了!师父在《次第花开》中写到:当我们看到苦难的景象,不要马上把头扭开,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内,去体验其中的痛苦,并尽己所能地伸出援手。这是我们学习如何生活的重要课程。在祖辈和父辈身上我体察到了人生种种的苦痛,内心开始生起了对其他生命的慈悲。

  这个年纪再想起自己小时候父母的严厉管教已经彻底明白了。当年我们那儿来了很多的上海和其他地方的知青,因为恶劣的生存条件,导致很多女知青甚至为了吃口饱饭而用身体去交换一个馒头。而为了回到家乡更不知有多少年轻人干了多少后悔终身的事。因为父母生育的是两个女儿,他们才会用严酷的手段去训练我们面对严酷的现实时永不妥协,保全自己。

  如今,我的儿女也到了青春期,他们在十一年前就见到了师父,还有幸和师父合了影。平常在家,我会经常给他们说说简单易懂的佛法,虽然他们尚未皈依,可是我已告诉他们在哪儿可以找到那盏智慧的明灯去照耀他们未来的人生之路。小小年纪的他们对人和其他生命已经产生了不小的悲心,走在路上发现路当中有小虫子都会马上将它送到安全地带。爱花儿的女儿从不采摘花朵,因为她觉得草木有情,花儿也能感知疼痛。今年春天她还将跟随学校的公益组织去云南偏远地区帮助当地人建房修路。他们还经常请求我捐款捐物给需要的人。看到孩子们心中有爱我觉得莫大的欣慰,正是这星星点点的善意令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更加美好。有时侯我都嫉妒这些孩子们的福报,当年的我如果能早早接触到佛法又怎会走那么多的弯路呢!对于日渐年迈的父母,我是多么希望他们去开始认识佛法啊!我至亲的人们,我希望我能将世上最珍贵的佛法献给你们,让你们这一世远离苦难!正是佛法和师父让我有了重生的机会,这一辈子我得到的所有内心真正的安乐都来自他老人家!当年惶惶不可终日的我怎会料到能有如今的平静自在。

  我是个微小的普通人,因为前世的善业于今生遇见恩师,人生于我满打满算已过完一半,过去我飘忽的人生宛如做了一场苍白离奇的梦,我究竟有没有准备好我最后的那一天,而那天来临时我又会不会有恐惧和遗憾?我无时无刻不感觉到时间的紧迫。我喜欢看电视,可是每次我打开电视时无常的念头就会跳将出来,我就会想如果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我该怎么办,这样的念头每每令我窒息,而我就努力在这种恐惧感中追寻心的变化。

  我希望我能更加精进地修行,直到有一天,我不再以闪烁羞愧的言辞向师父汇报我的学习。当年皈依回家后,朋友告诉我皈依后要注意的事情,因为深知自己脾性顽劣害怕破戒,所以第二天我请求师父将我从他的弟子中除名,师父没有同意,只是说我可以慢慢来。最近我有机会再次见到师父,在谈话间,又提起这一段往事时,师父击掌哈哈大笑,而我却早已热泪盈眶!

 

松吉召嘎
2012-2-5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