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弘法足迹 > 希阿荣博上师重元寺放生弘法纪实 > 文章查看

2011年希阿荣博上师重元寺护生弘法纪实

南无地藏王菩萨 

  顶礼大愿地藏王菩萨摩诃萨!

(一)

  2011年5月23日(藏历三月廿一日),地藏菩萨加持日。此时希阿荣博上师正带领部分弟子在地藏菩萨的道场九华山朝圣。虽然没有谁特意安排,但正是这次看似不经意的巧合,在九华圣地显现出让无量众生获得利益的因缘。

  这天上师朝拜了位于九华山神光岭的地藏菩萨月身宝殿和九华山天台顶供奉的地藏菩萨脚印。“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是地藏菩萨曾经发下的誓愿。今天,地藏菩萨度化众生的道场九华山,希阿荣博上师带领随行弟子蹑胜士足迹,在这些殊胜的对境前发下了弘法利生的誓愿。天色渐晚,师徒一行准备前往地藏月身宝殿供灯,供养地藏王菩萨。

  出发前上师把弟子们聚集在一起,若有所思地讲道:“多年来我一直有一个心愿,希望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救度众生的生命。末法时期,我们最好最直接利益众生的方式之一就是放生。所以我想在我们这次朝圣圆满后,你们回去无论工作多忙,最好都能在每个月中至少抽出一天的时间放生并一直坚持下去。这样大家可以在培养慈悲心和菩提心的同时,拯救更多如母有情的生命,也是对佛菩萨最好的供养。我们来地藏菩萨的道场朝圣,如果能在这样殊胜的道场发愿定期放生,这是最能让诸佛菩萨欢喜的善行,我们的朝圣可以说非常圆满了。”聆听着上师的开示,弟子们默默地围坐在上师的身边。

  “以前在共修放生的时候,不少信众会给菩提洲网站写信,问能不能公开放生帐号,希望能随喜放生。当网站发心的弟子和我讲起这些事时,我心里有些许的担心。担心大家通过寄钱随喜放生的方式参加放生,心中难免会存有疑问,怀疑这些钱是不是真的能完全用于解救众生的生命,或者在随喜后又产生后悔心等等。如果是这样,大家随喜放生的功德会受到影响。因此,我一直没公布放生帐号。现在大家如果能亲自参加放生,自己发心的同时,还亲自到市场上去购买生命放生,亲眼看到这些即将失去生命的有情,因为自己的努力和付出重新获得了生命的自由,心里不会有任何的疑惑,也不容易产生后悔心,这样的功德会非常圆满。”

  “众生最珍爱的就是自己的生命,这不需要复杂的道理,是大家都能亲眼看到的。我们在放生时念诵放生仪轨,施洒甘露水,用佛像佛经为这些生命加持,这样在解救众生生命的同时,还会为它们种下解脱的种子。另外在放生的时候,你们还可以叫上自己的亲戚朋友,让他们一起参与,这也会让他们获得很大的利益。大家要记住,放生是我们将来往生极乐世界非常殊胜的法门。”

  “在放生的时候,无论你是修学显宗还是密宗,师兄道友间一定要团结。如果佛教徒内部不团结,诽谤其他的教派,不但自己没办法解脱,还会给佛法带来损害。特别是一些还没有进入或刚刚进入佛门的人,可能会因此就不再学佛。我们就算是不能做到弘法利生,但至少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如法行为给佛法带来损害。”

  “还有,大家在放生的时候一定要发心清净,除了利益众生的发心以外,不要掺杂任何世间的名利心,更不要自己刚刚做了一点善法功德就到处去向别人炫耀。今天是地藏菩萨的节日,地点是地藏菩萨的道场九华山,缘起非常好。我想大家如果能在这么殊胜的地方和吉祥的日子发愿放生,将来的利生事业一定会非常圆满。但是不是参与放生或者是否要定期放生,完全是大家自愿的行为。我看这里有北京、上海和青岛等地的弟子,人不是很多,但没关系,如果大家愿意,这三个地方可以先成立放生组。我这里有些钱,先拿出来作为放生款交给你们。”

  听到上师的开示,三个地区的弟子表示自愿成立放生组,定期放生。“现在大家一起念《八圣吉祥颂》,三个放生组的发心弟子来一下。”在大家的诵经声中,上师为三个地区推举的放生负责人戴上了象征吉祥的哈达,并亲自将自己的放生款分别交到了三位负责放生的弟子手上。

  天色渐晚,上师与弟子们来到地藏菩萨月身宝殿前,开始供灯。夜色中,伴随着弟子们低声吟唱的地藏菩萨圣号,供养的油灯被一一点燃。夜色中熠熠的灯光映照着佛子们一张张虔诚的面孔。虽然此时九华山的夜晚还略带寒意,但这夜色中的一盏盏油灯,还是让人感到了阵阵温暖。时近午夜,在月身宝殿前,上师开始带领大家念诵《普贤行愿品》回向发愿,并祈愿刚刚成立的放生组的利生事业顺利吉祥。随着念经声起,九华山的夜空悄然飘下了丝丝细雨,无声的细雨让九华圣地的夜晚显得更加静谧,庄严的月身宝殿前万籁俱寂,仿佛大愿地藏王菩萨与三世诸佛也一起聆听着上师在这里发下的誓愿,而这飘下的细雨,也许就是佛菩萨洒下的加持甘露。

  5月25日,上师圆满结束了九华山朝圣,返回上海。途中行至苏州已时过中午,有些饥肠辘辘的师徒开始寻找附近的素食餐厅。一个再偶然不过的机缘,上师一行来到了位于阳澄湖畔的苏州重元寺。

  多年来,阳澄湖以盛产大闸蟹闻名于世。每年秋季在大闸蟹上市的季节,恐怕没有人能计算出这里会有多少众生厄运当头。“上师,我做了二十多年的企业,没学佛以前,自己吃或者送给客户的大闸蟹不计其数。现在想想真是追悔莫及。阳澄湖真是一个让我洒泪的地方,来到这儿我头痛。”在阳澄湖边,一位弟子这样讲道。听着弟子的讲述,上师已经没有心思欣赏眼前的美景,说道:“我也头痛。弟子,对于自己曾经造作的恶业一定要好好忏悔啊!”

  走进重元寺,在朝拜寺内一尊四十四米高的观音菩萨像时,重元寺一位僧人的介绍引起了上师的注意:在观音阁前近万亩的水面是重元寺专门用于放生的水域,水域由寺庙管理,禁止任何形式的捕捞。

  “生命放到这里不但是最安全的,而且这些生命每天都能看到观音菩萨的圣像,听到出家人念经,非常好。我们刚刚发愿放生,就在返回的路上遇到这么适合放生的地方,我想这一定是地藏菩萨赐予的加持。”听了僧人的介绍,上师对身边的弟子讲道,并马上让弟子与寺庙联系放生事宜。

  临行前,上师一行还来到重元寺的一座钟楼,敲响了一口镌刻着“重元古寺”的大钟,钟声浑厚悠长,传遍天际。

  回到上海后,上师亲自为弟子们刚刚成立的放生组赐名为“普贤放生”。

  6月2日,“普贤放生”的第一次放生就安排在重元寺。上师与重元寺的住持秋爽大和尚一起主持了这次放生,重元寺的出家师父们与来自各地的佛弟子共同参加。这天放生生命的数量超过了一百万条。看着一百多万条生命从此远离怖畏,在三宝的加持下自在生长,上师心里充满欢喜。放生结束,秋爽大和尚又将上师请到了客堂。未等落座,上师就双手合十:“在汉地,很少能见到这样适合放生的地方,有的地方甚至是这边放生那边就有人在捕捞。所以今天的放生太圆满了,非常感谢您!”

  大和尚也马上双手合十。

  “我今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尽自己的能力解救众生的生命。”坐下后,上师继续讲道。

  “等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和堪布一起组织一次更大规模的放生吧,让更多的有缘信众来参加。”听到上师的话,秋爽大和尚也兴奋地说道。

  “太好了,这样一定会救度更多众生的生命。”上师回答道。

  希阿荣博上师临行前与秋爽大和尚的此次约定,成为了几个月后重元寺那次令所有亲身经历的人都非常难忘的放生的殊胜缘起。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