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花开的声音(三)

 

     在菩提洲师兄们的指引下,今年的一个夏日午后,我带着妻子和女儿,一家人圆满皈依了大恩希阿荣博上师。

  自皈依以来,心里就时时被喜悦围绕。每当心绪浮现上师爽朗的笑声,都会呆住一阵,时间似乎也停滞。想到上师的身体状况,又连接着无尽的担心,牵挂和思念。 对此上师早已了知,很快得以再次见到上师。当时心里太紧张,畏畏缩缩忘了首先顶礼,是上师先招呼自己!这说明我对上师的信心大还停留在思维和口头上,没有 “如理如法依止”,没有精进修学,知行合一;随后顶礼、供养时“抄近道”,上师不得不转过身来加持我,这反应自己“恶习”还很重,没有升起无伪的利他之 心,直到席间上师慈悲开示“这世间哪有不付出努力就可以获的事情”此时自己才觉察到这个问题;餐前念诵仪轨时,明明自己一句也不会,还想装模作样地动嘴 唇,虽然马上认识到这个问题,撕下了面具,但再次说明自己的积习很深。做什么都应该老实,念佛也是。

  回想起上师孤单的身影浮现在冬日的暴风雪里,露宿寒夜的屋檐下,过“1元”的生活,居“1米”木屋的时候,心里总会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心酸!心疼! “1元”,“1米”的简单生活,对于我们,完全无法想象。书架上有一本书讲述一位法师在国外弘法,年过半百却舍弃供养,亲自去菜市收集遗弃菜叶以备食用。 他们有那样的成就尚且经历如此的磨难,我这个卑劣的众生怎么会不劳而获地解脱呢!

  回忆和检讨不是为了生活在过去里,也不是沉浸在对过去的追悔之中,而是为了让我勇猛前行,将修行融入学习,融入工作,融入生活。我想,今后不能总口头上说自己幸运就万事大吉,要时时刻刻按上师言教行持,让幸运成为改变习气的动力,驱动内心的潜移默化的改变。

  面对乞丐乞讨,不再令我内心纠结,拂袖而过。那些来到寺院门前的乞丐,至少在他们心中,认为进出寺院的人是善良和慈悲的,在那儿乞讨获得成功的机会更高。 当我们视若无睹地走过,他们会失望,甚至会对佛法、佛子心生嗔恨,我的冷漠可能会造下恶业。炎热夏日,尘土飞扬,红绿灯前,十字路口,我们曾质疑路边的乞 丐老人是否真的没钱,是否该行布施。希阿荣博上师说,这个年纪了,要是她有钱,或者有其他的办法,会站在这里吗?多危险的地方。

  记得第一次参加普贤组放生活动后,下午在文殊院山门前的树下,碰到一个老者。他穿着朴实,手里提着袋子,里面横七竖八,蠕动着几只乌龟。买门票时他擦身而 过,我的第一反应是,他肯定是从市场上买来,利用好心人的心理,故意到这儿来卖的。买好票后转念想起上师的教言,心中思忖,即便他是故意的,可问题的实质 不是他在利用好心人的心理。是,又能怎样?与那几只在死亡边缘徘徊、挣扎的乌龟相比,这一切都不是问题,都不重要。救与不救,与是否有人利用人们心理以达 到自己的目的没有关系。于是我搭话问老者,他说家里有病人,靠卖掉这些乌龟后换一些药给他老伴治病。我和妻子没再说什么,买下了这七只乌龟,放入文殊院的 放生池中。看着伸伸头久久不愿离去的乌龟,我百感交集,也为先前的分别念羞愧万分!我想,应该感谢这位老者,如果不是他将这些乌龟带买到这里来,它们或许 仍在苦苦挣扎,或者已经被夺去了生命,他不仅仅提供这个莫大助缘,也让我对上师放生的开示有了深一层的理解。与救护面临困境众生的生命相比,那些所谓的问 题都不是问题。在放生乌龟这些众生的同时,自己也获得了解脱,我不是在给他们一条生路,而是在给自己放一条生路啊!

  该不该“搀扶摔倒老人”的问题,今天已成热议。我身边朋友的父亲,因为在公车上突发心肌梗塞,倒地后没人敢帮他,因未及时救助而遭遇不幸,而急救药就在他 的上衣口袋中。从社会的角度看,孰是孰非也许不会有定论,换了以前的我,也会迟疑。但是上师的教言让我有了新的认识:如果自己的行为能挽救一个生命,那么 为什么要迟疑?往昔佛陀为救护众生,无数次布施自己的身体,与他人的生命相比,就算自己遭到误解和委屈,那也是轻如鸿毛的吧!

  网络快速传递信息的时代,由于工作的原因,白天我实时在线。以前在不了解实情的情况下,我还时不时发表似是而非的议论,现在回想那时的心态,其实只是为了 显示自己与众不同,高深莫测,在哗众取宠中,求得虚荣心的满足。上师在《善护口业》中对此有明确开示。现在,我不会再贸然发表、转载任何可能造下口业人我 是非的言论,尤其是在微博上。在这张“虚拟”的网上,即便是较为细微的恶业,也可能会造下无尽的恶果。

  在聆听《次第花开》的时候,联想到上师反复提到的书,一定会有神奇的力量!我下载了《普贤上师言教》的文字和语音版后,时常反复阅读和听闻外四加行,想着它是最基础的。

  我感受过生命的脆弱,身边的一位好朋友,一路仕途得意,娇妻宠儿,在别人看来几乎完美的家庭,去年却遭遇重大变故:罹患绝症的妻子舍下不到两岁的儿子、恩 爱的丈夫、年迈的父母先行离去。她住院期间,想为她做些什么,下载《观音菩萨如秋月》,《观音偈》等佛乐给她听,在她的病榻前念诵了《佛说阿弥陀经》,她 很聪明,听完后说,“西方极乐世界很美,这个经告诉大家如何去”。我当时默然无语,不知该说什么。

  生命快要终结的那个夜晚,我想去看她,但没能见到。回到家中,天空中开始飘雨。我心里升起无名的难过。我打电话对另外一个朋友说,“今夜,是一个不眠的夜 晚”。次日凌晨,噩耗从手机信息里传来。现在想起十分叹息:如果早点值遇上师,我会带她皈依......这样,她生命的最后一程能走得好些,她的家人能早 些走出哀伤的阴影!

  就在我感慨无常时,本地咨询行业的模范、我们曾经的行业标杆仿佛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电子邮箱里,这家公司前任CEO发来的求职简历,赫然出现在眼前!天 哪,怎么是这样?怎么是这样?无常,就是这样。你苦心经营的生活,会在你最得意的时候,给你迎头一击!它原本也实在就不堪一击,对此,上师也早有开示。

  公司多年高速发展的咨询业务,在年初出现正常的停滞。但在筹划着去扎西持林朝圣的时候,一直跟踪的项目都突然加速,工作量迅速上升。项目新、陌生,员工们 难以搞定,我只好赤膊上阵。但我心里很矛盾:项目如果不接,可能会对公司的发展造成负面影响,影响员工的士气,接,就要耽误朝圣之旅,真是两难。曾请示过 上师,上师说“应该接!扎西持林可以以后再去”,当时由于紧张可能并没有完全领会上师的意思,只是心安理得的觉得这下好了,我可以接下这些项目了。

  现在仔细回想上师的话,才略为了解其中的深意。是呀,朝圣之旅可以再找机会去,而当前的项目,不只是关乎我的事业,更关乎公司全体员工利益。一个人的 “利益”和一群人的利益,孰轻孰重不用多说!如果因此导致公司经营不善,或发展到解雇员工的地步,引起他们对学佛人的嗔恨,因果就大了。

  有一天,合伙人忧心忡忡地问我,今年的营收不如去年,咋办呢?我笑了笑,很平静地对他说,这没什么,但只要大家的心还在,今天不做这个,明天我们还可以做其他。他反过来笑我,“你以前不是天天愁眉苦脸的焦虑公司业务吗?”我想,那该是以前的我吧!

  上个月,好友跤摔,造成粉碎性股骨折。医院在她的股骨发现肿瘤,病变导致股骨变脆。我们前去看她,她情绪很差,只是在重复一句话——“现在只要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就好了,我啥也不求”。我明白了,原来我们这一生的要求并不多,只是到了紧要关头才发现。

  前几天,听说一位朋友的父亲,由于不堪抑郁症的困扰,竟然在浣花溪中自我了结。是什么让这位年近八十岁、颐养天年的老人无法走完生命最后一段路程!?听到这个消息,我不只震惊,不只悲伤。

  四十年前,父母给我了第一次生命,我在无明中奔波;四十年后,上师赐予我第二次生命,指引我走上了觉悟之路。

  我庆幸自己不惑之年的不惑选择!也是我在余生唯一的路。

 

  弟子扎西宁玛

  2011年9月6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