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心灵深处的呼唤(下)

  我后来意识到皈依和找一位具德良师的必要性,于是又去了寺院,那天是2011年9月12日,中秋节。

  远远看见寺院里伫立的那尊巨大的露天观世音菩萨金身像,我以敬仰心摄持,提前下车,一路祈祷,在观世音菩萨莲足下五体投地,祈求菩萨保佑我遇见好师父。或许是这个缘起,佛菩萨听到了我的心声,一天浏览微博时,偶然知道了有一本书叫《次第花开》及作者的名字——希阿荣博堪布,还知道了有一个网站叫“菩提洲”。打开网站首页时,耳边响起了上师的心咒,虽然听不出唱的是什么,却瞬间被那悠长而深沉的旋律打动。下班后,我立即跑到新华书店订购了一本《次第花开》。

  我整个的身心全部融入到书中贴切如面的一字一句中,时喜时悲,仿佛每一个字符都谱出了与我自心吻合的旋律,很受启发。我怔怔地看着上师的法像:人的笑容,竟可以如此温暖、智慧、慈祥、清明、喜乐。在连续攻读两遍过后,心底所感受到的东西,吸引我去找他。在闭眼的那一瞬间,我眼前出现一幅流光溢彩的图案,我很兴奋:这一定是一种缘分,一个很好的缘起。

  致“菩提洲”网站的信很快收到回复:希阿荣博堪布将会在重阳节带领众弟子赴苏州重元寺放生,届时可皈依。由于担心不能顺利见到上师,我总是踮起脚尖拼命向人群外眺望,身着红衣的希阿荣博堪布身影一出现,我当即跳起来,激动地和刚刚结识的师兄荣巴措说:“我见到了,我见到师父了!”上师缓缓地从我眼前走过,我安静地看着他,想剃度的念头也越发强烈,一抹藏红,也愈显美丽。

  我如愿得到了皈依戒体和灌顶加持。傍晚,空中依旧异彩纷呈,瑞相未散。我独自来到可一览祥光的高处,向西望去,用力大喊:“我皈依了!”我相信,朵朵祥云上的诸佛菩萨一定听到了呐喊声。

  回到宁波的小屋,我以出离心摄持修“金刚萨埵忏悔法”,愈加思念上师。窗外祥云朵朵,云兴霞蔚,我双手合十,并发了短信给上师。傍晚收到回复:“祝弟子如意吉祥!”我不知所措。一想到上师的病体,就想到已涅槃两千多年的佛陀,想到一代又一代佛子的追随,心生悲戚,理解了佛陀曾走过的路!

  自此后,我头顶上空几乎祥云不断,如凤凰羽毛般甩来甩去,变幻莫测,有时伸展至半个天空。一天下班后,西方天空云朵的中央,泛起拱形的彩虹,仅持续十几秒,我却激动得双手颤抖。因为所有的祥瑞,一定都是上师的引导,是上师对自己的召唤。

  离开苏州前,我曾发过修完十一万遍百字明后再去拜见的信息给上师。一天,我得到信息说正在上海治疗的上师,本周会安排接见弟子。我心里很矛盾,因为离那个数,还差四万遍。我一遍遍地祈祷上师,一遍遍地问自己该不该去。上海素未谋面的桑师兄发来了见面的时间和地址并说机会难得,可我仍犹豫不决。就在那晚,我又梦到了上师。起床后我想,这应该是上师在召唤自己。刚巧,在重元寺结识的师兄打来电话又谈及见上师的事,这时,我想,是时候了。我马上发了一条信息,祈请上师为我剃度。

  如愿见到了上师,但出家之事却未获开许。我事后哭了很久,而且很伤心。从上师那出来,我一个人走在临近夜晚的上海,走一路,哭一路,也不知下一步该要去哪儿。此时,在虹桥火车站有一个善良的女孩子主动介绍我去她家住,第二天还特意把我送到了火车站。

  回到宁波不久,我开始办理离职等各项手续,尽量宽慰家人,给他们讲些无常与轮回的道理。奶奶修行多年,学佛的好处,家里人也早看在眼里,渐渐地,母亲和姐姐都好些了,只有父亲仍深陷自责,表示反对。姐姐无奈地说,以后再见你不知什么时候了,你照几张照片,给母亲留个念想吧。晚间,我给家人写了一封很长的信,共有十三页,一直写到手酸,上师的心咒不断在耳边响起,我泪如泉涌。

  没想到,第二天给父亲回电话,原本以为又会自责的父亲并没有挽留我,情绪竟然还很不错。他说自己忽然间感觉到我出家是对的,是好事善事,他不仅不该拦,反倒该支持。他还主动提出帮忙劝姐姐和母亲。我正好要去湖北学校办理户口事宜,手续繁琐很需父亲相助,他若不同意我出家,一定会在此事给我留难。当晚,我的梦境异常吉祥:头顶处,白衣观世音菩萨和白色金刚萨埵尊庄严端坐……

  11月10日上师的生日,我赴成都的计划未能实现。那天清晨,我拎着从菜场买的鱼儿和螃蟹独自在寺院放生。天上挥雨如丝,我带着小米和馒头、供灯的油和这些小生命,踏雨前行,没有打伞,任风飘雨洒,淋湿衣裳。因为我觉得这是上师降下的甘露。我再次发短信,祈请上师帮我剃度。上师未回复。得不到回复的我,心情焦急和失落。我每天祈祷上师加持,帮我了断尘缘。也是,怎敢想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祈请上师为一个素不相识的我剃度呢。11月16日,我终于踏上了开往成都的列车。在车上,我感觉上师就在我的身边,感觉幸福就在身旁,暖流不断在心中涌动。加持无处不在,我一路都在笑,旁边的人很好奇,问我在笑什么。我说,“高兴,人就会笑!”

  到成都后我把一切安排妥了就发了信息给上师。上师回复:“好的弟子,知道了。”就这短短的几个字,我幸福了好几天。参加11月24日上师的放生活动时,我祈请上师帮我剃度。11月26日,我叮嘱家人27日要吃素念佛,母亲和姐姐都欣然同意。父母亲心中还有不舍,仍需时间去淡化,但他们见我志坚意定挽留不住,最终同意我出家,尊重我的选择。

  11月27日——我的重生日,从此,我的人生再没了恐惧与不安,再没了迷茫与痛苦。前方道路愈渐明朗,生命的意义所在是将身心融入到上师心中,从此,吾将永弃黑暗与无明,永具智慧与光明。

  上师如同一尊大佛般坐在床榻上,我小心翼翼地跪在上师面前,期待地望着他那充满了慈祥的目光,心里洋溢着浓厚的幸福感。

  上师慈祥地看着我,轻声问道:“你出家的事情父母同意了没有?”

  “同意了。”我轻轻地答道。

  “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父亲 、母亲、姐姐和弟弟”。

  “学院你之前去过没有?”

  “没有。”

  “学院很冷,条件也会比较艰苦,你能不能适应得了?要么你考虑一下在汉地修行怎么样?”

  “我想我可以的。”

  “剃度的东西带了没有?”

  我忙激动无比地掏出了准备已久的剪刀和推子,高高举起,高兴地拿给上师看,因为我知道上师已经同意帮我剃度了。

  看到我的信心和激动,上师忍不住呵呵地笑了起来,在场的师兄们也都随喜地笑了起来。

  上师授我戒体,并传了戒律,尤其叮嘱我说:

  “无论以后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一定要守持清净的戒律。”

  这句话我会牢牢记住一辈子的。当剪刀从我头上划过的瞬间,我看到了上师的用心良苦,自感浑身的血液在沸腾。

  当我换上按释迦牟尼佛的规制流传下的僧衣,庄严而喜乐地重新走近上师的瞬间,上师开心地指着释迦牟尼佛法像说:“快去,再去磕三个头。”叩首的瞬间,我终于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佛子。

  上师送了我一部《心经》,一副护膝。上师似乎看透了我的全部心思,知道我所面临的经济困难,还给了我很多钱。身边的好多师兄也都纷纷随喜给我钱,这都让我好生地惭愧!心想,我何德何能得此供养,但是心中又好生地温暖和感动。尤其是上师亲切地给我戴上哈达的那一刻,心中的幸福感从来没有这样踏实过。我感受到了自己那颗心脏从未有过的跳动!

  11月28日,母亲和姐姐打来电话,我们聊了很久,都怕以后这样聊天的机会不多了。情绪还有些伤感的姐姐末了说:“从未见你这么开心过。”我说:“是啊,我找到自己生命的意义了,苦修这一世得永久的解脱,可以利益一切有缘众生,帮助他们解脱,我当然开心啊。”姐姐又哽咽了。我没再说什么。从现在起,我会精进修行,直至生命完结……

  耳边响起上师心咒的瞬间:

  朝阳般的

  清新的,

  幸福

  微微上扬的嘴角边泛起

  微苦的

  涟涟的

  泪水。

  三千烦恼丝已斩断:

  露出一身出家人的,

  红黄相间的

  庄严的

  喜乐。

  来路已一片苍茫:

  过去的

  现在的

  隔世一般。

  二十七年红尘的感悟

  是福报,

  也是命运。

  

  

  弟子:彭措琼措

  2011年11月29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