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一点心光

   一、小时候

  日光月光总是无私地遍照我们的世界,不管你是什么,人也好,动物也罢,不管你长得美还是长得丑,不管你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不管你是穷人还是富人,不管你是有文化的还是没有文化的,就算你集世间所有的一切----权利、金钱、名利、容貌或所求皆得,可是不因你而改变。
  当你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一如赤裸裸地来,赤裸裸地走,世间的一切包括你的身体都带不走……佛光仍如是普照世界,有一天你会觉醒……

  小时候爱胡思乱想的我,总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为什么要来这个世界?一旦受到委屈了,总会冲动地想离家寻找答案,几次出走,但走着走着,就想到父母会难过,还是回去等着慢慢长大……

  从小就很向往远离尘世,到森林里生活。可能是七岁,跟着大人进山砍柴,和小朋友们去山上采摘野果比如杨梅、桃金娘等说不出名的野果。我和小伙伴讲,长大了我们去森林里搭小木屋,不要钱,我们自给自足,种一些粮食、水果、蔬菜,养只狗狗,和森林里的小动物做好朋友。三十岁了,伙伴都还记得,相聚时还会笑我。

  小时候不喜欢住在别人家,就算外婆家也不喜欢。一次年后去外婆家拜年,吃完晚饭,怕黑的我,却仍坚持要回家。没有家人陪送,一个人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路上,无尽黑暗像隐藏着什么,很害怕,但又感觉有什么在身边保护我,不用怕。

 

  二.彷徨

  深圳的夜晚灯火通明,天上的星星也看不见了,我在哪里?
  这个高楼林立、繁花似锦的都市,充满了无尽的诱惑。无数的哭泣吵闹,在深夜不断地重复,我要成为这里的一员吗?

  我从小想寻找的答案在哪里?活着是为了什么?我要寻找什么?
  我发现自己迷失了。工作没有了激情,生活没有了激情,爱情没有了动力,我要去寂静地安静一段时间,好好地想想……

  读完书我仍呆在大城市,工作选择在深圳。慢慢地,我发现自己迷失了。我常常觉得身边朋友都过得很幸福。

  小时候家里穷,我对钱没有概念,不知道自己挣的钱是多是少。直到身边的朋友都买了房子,我才意识到钱在生活中的份量,开始在意名牌。对过去毫不注意的小事也都开始注意了,出去喝茶、吃饭、旅行,也要扮靓。小时候最喜欢的习惯——看书,也早丢进爪哇国,喜欢上了电视、电影、上网、打球,认为这是正常生活。

  对爱情,我绝对迟钝:老妈催促时,我总以为自己还很小,没到年龄。对已婚朋友的那一脸甜蜜,我由衷地为她们高兴。刚出生的小Baby真可爱,又软又暖的身体,亮晶晶的眼睛眯起来笑,连哭都可爱。然而,爱情并不像想的那样甜美:一日不见会担心,见了也不一定总高兴。说不清道不明的辛酸与无奈,其实就在这甜蜜的背后。

  2009年的春节,外婆突然晕倒,我们惊慌失措,邻居初四去韶关南华寺上香,我赶忙与她同去。第一次虔诚拜佛,求外婆身体康复,还买了很多玉,开光后给亲人们戴上。

  回到深圳我辞职了。老板放我一个月的假,让我之后回去上班。我心里明白,走出这道门,今生不会再来。

  还记得,有一次在深圳深南大道上,看着车子川流不息,突然发现找不到自己了——生命如同汽车呼啸过后留下的微尘,那样飘荡,那样渺小,那样微不足道。已不记得,有多少个生命意外地躺在路边终结,记不得有多少的生命,生前饱受病痛的折磨。

  我常有一些奇怪的感觉,比如某天出门时,看到天空仿佛充斥着说不清的燥动不安、惶恐、忧伤……,我会想,可能出事了,果然没多远,就会看见塞车、撞车,又一个可怜的生命消逝了。

  我们养的狗狗,胆子小小的,一天它突然消失了,只有小狗的母亲挣扎着回家,死在了门口,小狗却死不见尸,让人痛极。

 

  三、寻找

  无明紧紧地遮住了阳光,只有一个很小的缝隙穿进来一点阳光。
  不要害怕,佛光普照之下种下的种子,总有一天会发芽的,一旦发芽了,所有不想都会变成渴望,所有的犹豫都会被摧毁,所有不明白,都会变成明白……

  我去过普陀山。没去五台、九华、峨嵋,一直让我有一种失落。一天朋友说,她的一个旅行发烧友去了色达。看了她的博客感到很震撼,认定这是我要去的地方。没有多想,买了机票直奔成都,也没想过到了色达住哪儿。

  一路上睡了醒,醒了睡,醒时往天上看,看远处的群山。我曾看到一座山的顶上还另有一座山峰,颜色跟山一样,但怎么看都像一尊很大的佛,仿佛盘腿坐在天空中。我看到入迷,竟忘记了用相机拍下。

  同车上山的师父请我到她在色达的小木屋住。我看到了很多学院上师们的相片,很亲切,好像以前都见过。又看到一张侧面盘腿坐着的相片,问师父是谁?师父说,这就是法王如意宝。我一下被震慑,忙问师父上山时有没有看到一尊像佛一样的山峰,就像这张相片。师父说没有,问我在哪里?我愣住了,心想,回去时一定要在那儿停车,把它拍下来,将来有机会,翻山越岭也要爬上去,看看这尊大佛。可惜回去时再也没有找到。

  师父让我去培福报,我想到为觉姆师父们倒奶茶。走进觉姆经堂,很多师父与我结缘,我的心,很温暖很感激也很震撼: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那么多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如天上的星辰。那笑容里的羞涩,让我一次次震动。我喜欢上了学院,我还要来。

  然而业障老是作怪,我依旧为了生计,继续在深圳北京两地奔波,继续沉郁、迷失,没有参加2010年的法会。09年到11年几次小组学习课程,事先接到通知,我没有去,除了《金刚经》以外,我也没读别的经。

  每天诵不完所有想诵的经,连《喇荣课诵集》也不能坚持每天诵。想好了早起的时间,结果是到了时候,还在梦中。越是发心,受到的干扰就会越大。我想,这些“我执”,真不知从哪儿来的?

 

  四、觉醒

  如同流浪的孩儿找到父亲,
  拉好父亲的手,再不放弃。
  走出这个世界、走出这个轮回,然后乘愿再来。    

  我很想出家,很想很想。

  母亲说:“我这辈子没有其他的想法了,只想着你能赶紧结婚生个孩子。”我开玩笑地对母亲说,就算我成家了,你还会有想法,还会有烦恼。她说保证不会。我说会的,几十年了,很小的烦恼都没放下,还一直背着,多累。

  我不想成家,只想出家。真正的孝,不是结婚生孩子。真正能帮到母亲的是佛法。我劝母亲:请尊观世音菩萨到家里供起来,就没有那么多烦恼。刚好电视里播出了,有人以供菩萨、化解灾难为名,骗走老人一生的积蓄,老人蹲在一旁流泪。还有一位老人被骗后活活气死了,即使将来能破案也于事无补。我说:“母亲,这些老人真苦得可怜!如果家里有菩萨,你自然会想:供菩萨,我已在家里供了。不是就不会被坏人把钱骗走,省了这份苦恼。”母亲听后欢喜地说:“好,好,你比较懂,你去请,我来供。”

  很神奇的是,我发现读《地藏经》时,如果恰好遇到身体不舒服,读一会儿身体就会好转,经读完了身体也痊愈了。记得自己第一次一口气诵完《楞严咒》时涕泪横流,此时如果马上读《地藏经》又会没有事情,如果有较长一段时间没读《楞严咒》,再读还会出现这种情况。

  今年学院的金刚法会上,我有幸看到《圣地写真》杂志,看到希阿荣博上师令人欢喜的笑容。后来又在微博上看到“扎西持林”,我在上师的照片上加了关注,错误地认为上师的名字是“扎西持林”。这个错误直到我在菩提洲网站看完了《喜乐的曼达拉》才得以纠正。《喜乐的曼达拉》,真好。感恩上师!读的时候,我时哭时笑,分不清是悲痛还是激动。我多希望早日拜见到上师。看到了《佛子心语》,于是很想写信给上师,尽管有担心也很害怕,但最终还是写了。

  很多人都有共同的体验:第一次拜见上师,在上师的面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哭得稀里哗啦,不舍得离开,总想赖在上师身边。见到上师,连学佛次第都忘了问。有一个师父说,她拜见上师,还没说话,上师说该出家了,她“哇”地哭了。因缘到了。

  当上师加持的阳光照进你的心间,你会发现:以前你在意的,现在不在意了,以前不在意的现在已放下了;以前不爱读经书,现在喜欢了;以前不出门脚痒,现在可以在家连续禅修七天;知道了什么是法喜,知道了没钱的生活也可以这样轻松。

  法会结束后我想一直呆在学院,不再走。听闻到阿秋喇嘛的名号,就很想去亚青寺拜见,我想:这辈子没有福报拜见到法王如意宝,能拜见到阿秋喇嘛也是好的。和别的居士商量,她们都要下山,只能约好明年再来,到时再去拜见吧,可总有不好的预感,好像这次不去拜见阿秋喇嘛就再也见不到。心里祈祷着阿秋喇嘛长久住世。下山后,一阵瞎忙,在北京去参加放生时,听一个师兄说,阿秋喇嘛圆寂了,我愣住了,不相信,连问几遍。那个师兄说不信你去问。我在网上找到了。遗憾、痛苦,甚至后悔充塞心中。后来在广州禅修观无常时,感觉自己就仿佛一只蜗牛那样,从深圳爬到色达,不知经历多少次的苦难生死,才终于听闻到上师的名号见到上师。可是如果不能好好学习佛法,那不知再经多少载才有这样的机会。我痛哭不已……

  每次读到释迦牟尼佛舒金色臂给地藏菩萨摸顶,都欢欣不已,仿佛释迦牟尼佛也给自己摸顶一样。你觉醒了,就会发现在这世界上最幸福的,是找到自己的上师。

 

 

弟子 邬金秋措
于2011年10月14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