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空中惊魂

  The flower that smiles today,
Tomorrow dies;
All that we wish to stay,
Tempts and then flies.
What is this world’s delight?
Lightning that mocks the night,
Brief even as bright.

     (译文:)
今天还微笑的花朵,
明天就会枯萎;
我们愿留贮的一切,
诱一诱人就飞。
什么是这世上的欢乐?
它是嘲笑黑夜的闪电,
虽明亮,却短暂。

                                             ——雪莱《无常》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经常乘坐飞机。这次出门,一如往常,很顺利就办完了乘机手续,又是个难得的好天气,起飞也很准时。我的座位可凭窗俯视,整个城市渐渐模糊,直至飞机钻入云层。起飞时已临近午餐时间,我没有打算睡觉,微微闭目养神,等待乘务员来发放食物和饮料。本次航班的乘客中女士很多,有的还带着小孩儿,应该是游客。看上去,一切都井然有序。

  飞行了一个多小时,仍不见乘务员发放食物和饮料,我感觉很奇怪,这时也有乘客开始向乘务员要水喝。此时,乘务员的广播让飞机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尊敬的乘客,我们非常抱歉地通知大家,由于发动机机械故障,我们将启动第二个发动机,请各位乘客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系好安全带......”此时,我感觉飞机是在急速下降,并伴随着因下降过快引发的强大的气流变化,机舱上下颠簸得很厉害……

  当飞机从万米高空急速坠落到最后一千米的时候,我已经从开始对死亡的惊恐变得有些麻木了。由于过快的下降速度,机舱里的人看起来像被从簸箕扬起的沙粒一样渺小。在巨大的离心力作用下,我的头部此时剧烈地疼痛,眼部毛细血管受到挤压破裂,透过窗玻璃的反光,可以看到眼球红得可怕。几分钟过后,头部的疼痛更加剧烈,一些幻觉开始出现,曾有一瞬间,不知自己现在在哪儿。机舱里也开始极度混乱起来,几乎所有的女人和小孩儿都在尖叫和哭泣……

  我攥紧了手里的念珠。这串念珠是上师希阿荣博尊者送给我的,想着,“我不能就这样死去……”稍稍定了定神,就开始念诵上师心咒:“嗡格热湛嘉巴扎色德啊吽……”

  不知过了多久广播又响了,告知乘客主发动机出现故障,飞机正启用第二个发动机(第二个发动机本身是用来起飞时用的,因为油料凝固不能在高空启动,需要下降到距地面1000米左右才能用),机长会尽最大努力摆脱困境,飞机目前正飞回原出发地。如果飞机继续下落状态,就会在附近机场甚至海域迫降。同时通知我们,现在可以打开手机,迅速与家人联系,以防不测。

  允许在飞行过程中打开手机,只怕是凶多吉少。很多人绝望之余开始与家人联络,有一些乘客在忙着找救生衣穿,有些人干脆把坐垫拆下来绑在身上,还有人竟打开放行李箱的舱盖,用双手吊住舱帮,站在座位上,并说这样悬空着,坠落时会减少伤害。

  飞机一直飞行在低空一千米左右的高度,在群山中穿绕,巨大的山体不时从身边掠过,让人惊魂未定,……机舱里顿时又乱作一团。

  把头仰靠在椅背上的我,此时万念俱灰。我想到,什么都是假的。而此刻最感遗憾的,是此生还没真正修行。我出身贫寒,双亲把我抚养成人,含辛茹苦,那时家里但凡有好吃的东西,父母一定会留下给我,自己绝舍不得吃。中学毕业后入伍参军,退伍后受领导赏识送到机关,一路青云直上,几年前刚把爱人的户口和工作也调到我工作的城市,分了三室一厅的住房,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宝宝。

  我一直坚信万物之间存在一种相互吸引的磁力。几年前有幸在藏地拜见并皈依了希阿荣博师父。眼神慈悲、话语亲切的上师,既像一位长者又像是我的家人,令我那颗飘荡多年的心立刻有了归宿。我手里的这串佛珠就是皈依时师父给的,我一直随身佩戴,每逢有事不顺,我都会念诵心咒祈祷、拨动它。我以前经常喝酒、抽烟,皈依上师三宝后,我用一年把烟戒了,除了工作需要应酬,不会再喝酒,也经常跟随上师放生。师父在《走出修行的误区——关于皈依》一文中写道:“佛法没有减少我们的颠沛流离,甚至没有让我们觉得自己比别人更优越、更有保障,因为众生平等,皆具佛性。那么佛法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使我们纵然一无所有、四处为家,内心依旧富足、安详。”

  学习佛法令我遇事比过去沉着、冷静。此时的我,心里也很害怕,但头脑仍然保持清醒。身边的女孩很害怕,一直哭泣,她很好奇地问我,为什么会如此镇定。我安慰她说:“我也很怕,但我们一直紧张,面部就会很难看,万一飞机坠落发现尸体时,起码我们的表情不至于难看到家里人认不出的程度。”女孩虽然有些怀疑我的话,但平静了许多。看着我还能开玩笑,她哪里知道我此时心如死灰的凄凉。

  怕家人受惊吓,我没有给他们打电话。但最终还是打开了手机,发信息给一位师兄,委托他在飞机出事后,帮我照顾家人,恰在这时,电话显示来电。号码是“138****”,很熟悉的号码,却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一接,竟然是上师打来的!

  刚才还故作镇定的我忍不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起来。说来惭愧,我从来没有给师父打过电话,却在这个节骨眼上,神奇地接到师父的电话。师父问我在哪儿?我一边哭,一边东一句西一句地诉说经过。师父呵呵地笑着说:“弟子你不要紧张,一定要祈祷三宝加持,我也会加持你,应该不会有问题。”

  挂了电话,我感觉很温暖,感觉师父就在我的身边,同时也很内疚,师父平时那么繁忙,他的弟子众多,却在此时把电话打给了我,惦记着我,我令师父为我担心了。我心里默默发愿:如果我还能平安回去,一定好好学佛,不再浪费光阴。

  大约下午四点多钟,飞机安全飞回出发地。我忍不住给师父发了个短信,想告诉他老人家我此时内心的感激和惊喜,但因为之前受惊过度,短信有些语无伦次:“师父,和您的通话,让我万分感激!眼里含着热泪   合手  脑海都是师父慈祥  仁慈!弟子跪拜师父”。在机场贵宾室,航空公司安排了心理医生对每位乘客进行了简单的心理辅导,重新安排了飞机,但许多乘客受到惊吓,其中一百人没再乘飞机,起飞时,机上的乘客只有大约五十名。到达后的几天里,心里仍隐隐后怕,想起时,常大汗全身。

  我现在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大增,庆幸此生遇到了这么好的上师。上师就是佛陀的化身,与佛陀无二无别。

  记录此次经历与同修共勉,是希望朋友们也因此去认识、体会生命中的死缘,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抓紧时间精进修行,直至解脱轮回之苦是最重要的。

  我发愿:

  生生世世不离师,

  恒时享用胜法乐。

  圆满地道功德已,

  唯愿速得金刚持。

 

弟子 嘎荣多登
此文撰于公元2011年11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