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圣地见闻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扎西持林我喜欢您

  我喜欢扎西持林。我喜欢扎西持林那片绿茵茵的草地上巍然屹立的法王铜像。当我第一次在网上看见这尊铜像就为之震惊。这才是我心目中的法王,形与神最完美的结合,威严而又慈祥,是我心灵的依靠。在法王那既亲切又真诚的笑容里,有着能震撼你心灵的力量,给你前进的信心和勇气。

  我从心里喜欢这尊佛像。心想,有一天我到扎西持林,要恭恭敬敬地向法王献上一条吉祥的哈达。然后偎依在他老人家的脚下,无忧无虑地、静静地、久久地沐浴在法王灿烂的阳光下,尽情地流泪,尽情地感受,感受法王对众生温馨而深厚的爱,感受法王比浩瀚宇宙更广阔的胸怀。正如希阿荣博上师所言教的那样:法王如意宝虽然已示圆寂,但我们仍然时刻沐浴在他慈悲智慧的光辉中,仍然在承受他的恩泽和护佑。

  弟子业障深重福慧浅薄。在法王在世时没有能亲近他老人家,这一直是我追悔莫及的伤心事。

  2002年是我冲破重重业障第一次进藏。在这之后的一天夜里,半空中我看见一位非常严厉的人。他说什么我忘了,但我一直记住自己说过的话:”如果我欠你的命,你就拿去!要阻拦我办不到!”我的态度如钢一样的果断和坚定。接下来的几年中,真是莫名其妙,刚逃出了水坑又掉进了火坑,整天疲于奔命。一位师兄说我:“你太紧张了,这样不行,要伤脑子的。”我没有回答,但心里在说,是呀!非但不可言说,危难之时连动个心念都不行,真的如惊弓之鸟。每想到这里我就会感恩高旻禅寺,感恩佛,感恩佛的言教,感恩所有把佛法传留下来的僧宝。

  2003年经历了千难万险,是我第二次进藏。在到康定的汽车上,有人问我:“你去五明佛学院吗?”天哪!这是我第一次听说五明佛学院,也不知道法王,一路的生死磨难让我惊魂未定,我怎么敢独自冒然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呢?我回答:“不,我去南无寺。”当时整个车上除了我自己,一个人我都不认识。我没有看问话的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但我一直记住这句话。现在回想,除了法王还有谁向我问这句话?还有谁会知道我将要遭受的磨难,要救度我?

  2008年5月9日,我正在南无寺参加观音法会,老母亲在家跌断了腿,股骨头粉碎性骨折,生命垂危。我求助无门。在金刚寺的法物流通处看到法王的唐卡。这一定是法王病最重的时候拍的,人非常的瘦。我跪在法王像前,求法王保佑我母亲平安,明年我一定去五明佛学院。我仰望法王的脸,法王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紧紧的盯住我,眼神里流露出无限的期待和焦虑,就象慈母苦苦盼望游子的归来。所以每当我一想到法王,我就止不住的流泪,我感激法王,我感激所有帮助过我的人,同样也感激伤害过我的人。古人云:梅花香从苦寒来,宝剑锋自磨利出。

  现在我最敬爱的法王静静地安坐在扎西持林这片圣洁的土地上,他慈爱地关注着扎西持林,关注着他最爱的心子,也同样关注着所有的众生。他的脸上流露出慈母般的真情,感动着所有见到这尊佛像的人。难怪,我亲眼目睹许多弟子来到法王像前,都止不住地痛哭,毫无顾忌。哭吧!我也这样哭过。哭吧!不要认为只有小孩才有哭的权利。哭吧!把所有的磨难、痛苦、委屈,所有藏在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压迫你,恐吓你,折腾你的磨难,统统痛痛快快地哭出来!此时此刻我突然感到能哭也是一种非常难得的享受。

  听上师说这尊法王的铜像还未装藏。还未装藏的佛像就具有这样非凡感召的加持力。因为他是法王,他是佛!他是在扎西持林这块圣洁的土地上,是他最爱的心子用无尽的思念,用最真诚的爱,用利益无量众生的悲愿,用整个心灵塑造的。

  我喜欢扎西持林。我喜欢希阿荣博上师。我记不清听了多少遍《喜乐的曼达拉》。我还有一本《佛子心语》。这些都是2009年我去五明佛学院一位道友送给我的。我被希阿荣博上师的精神感动着,惊讶世上竟有这样敬畏自己师父的人。十多年学佛以来,我也有自己敬爱的师父。我真心地爱他们,就像刚刚会走路的幼儿爱他们的母亲那样,每当见到他们,总是想跟在他们身后,能多多地亲近他们,我最不愿看见他们生病,畏惧的心很少。如果说有点畏惧那是怕违犯寺院的规矩。

  常听说宁玛派非常注重缘起。什么是缘起?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想了好久才有点明白。缘起顾名思义就是缘的生起。什么是缘?缘就是因果。我与希阿荣博上师的缘是怎样生起的呢?记得2009年终于到了五明佛学院,我住在当年法王和门措上师曾经住过的扶贫招待所,还参加了金刚萨埵法会。有一天,我和几位居士一块去看法王用过的法器,一只非常让人欢喜的镶着银和宝石的海螺和一把手鼓。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觉姆,手里拿着很多佛珠不停地说,这是希阿荣博上师放牦牛的。说实话上师的名字我一下记不住,那时也不认识牦牛。但我请了二串佛珠。后来一位道友送给我《喜乐的曼达拉》和《佛子心语》,我都非常喜欢。听到再过几世法王会统领他的时轮金刚大军来世间弘法,我立刻欢喜发愿跟随法王参加时轮金刚大军,做法王座下具相的佛弟子。想不到这天,我在VCD前拖地,只见一粒亮晶晶的小珠子从拖把下面滚出来,停在一米远的地方。我的心一声惊叫“舍利!”。这颗透明晶亮的舍利中心是红色的。我觉得不可思议。听说真舍利敲不碎。我不想那么做,我小心地把它包起来放在佛台上。看到《佛子心语》里上师送给聪达师父的字条,我又喜欢又激动,我也立即发愿,为了佛法的弘扬,生生世世和上师在一起,做上师身边具相的佛弟子,具华严九心,持清净戒,不扰恼上师,不诋毁上师,不违背上师,让上师心悦乐。这段话成了我的早晚课。早上一起床,我就会对着上师的照片说一遍,晚上睡觉前也说一遍。有时我会捧着《佛子心语》到凉台上晒太阳,让强烈的阳光把上师身上所有的病痛都融化掉,就像阳光融化雪山那样。

  我以前念过《金刚经》,也看过《金刚经》。佛陀在因地修行时被哥利王割截身体以后,他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一位菩萨发的慈悲心是真实的就让我的身体立即恢复。果真他的身体就立即复原。我相信这个精彩神奇而且真实的故事。我相信愿力,我相信心愿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我衷心祝愿希阿荣博上师吉祥如意,健康长寿,我衷心祝愿佛陀的教法长久住世。我希望所有的佛弟子都从心里认认真真地发愿,我相信上师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

  我喜欢《佛子心语》后面的这张照片,上师平易近人的笑容让人感到他的高贵和质朴,能直感他纯净而善良的心灵。在他真诚和蔼的微笑中有能感动你、净化你的力量。有时我会向母亲介绍上师,有时我会给母亲念佛子心语。母亲这几年身体不好,吃了很多苦。她每天都在念无量寿经,非常精进。有一天,母亲对我说,她想皈依一个好师父。我和母亲约定,七月份我去扎西持林,请上师在电话里给你做皈依。想不到母亲5月30日就悄然走了。一想到母亲未能皈依希阿荣博上师,我就禁不住地流泪。

  6月23日,我从网上得知扎西持林即将召开极乐法会,我一阵惊喜。6月26日零点我坐上开往成都的火车。我是独自一个人第一次去扎西持林,鉴于以往的教训我把佛子心语中所有关于扎西持林的消息全部收集在一起,推敲之后确定扎西持林在距离甘孜60公里的措儿乡。还是在劫难逃,匆忙之中我把这张交通图忘了,我只记得上师的家乡在德格。我想能到德格就能找到扎西持林。在经过措阿乡的时候,我看到满山遍野的经幡林。不由得欢喜赞叹,好庄严的道场啊!藏地和汉地就是不一样啊。这是我第10次进藏,看到如此壮观的经幡林还是第一次。小汽车从扎西持林壮丽的景色中向前驰去,我浑然不知。不知过了多久,一位藏族妇女带着一个小孩上车,她们就坐在我的前面。又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什么因缘。她从身上拿出了上师的照片。我的心一下子激动起来。我对她们说,这就是我要找的上师。他们还要我写上师的名字。在这之前,我说扎西持林,他们都不知道。现在他们一个劲地用藏音的普通话给我讲,你要说,要说措阿乡,要说希阿荣博活佛。车子开到修路的地方停了下来。我感激上师,感激上师的弟子。我终于坐上了一辆从德格开来的车。开车的是位藏族小伙子,他告诉我,他是上师的亲戚,一直把我送到极乐法会的山脚下。

  到了扎西持林,一颗悬荡的心,落定下来。我走进满是经幡飘扬的极乐法会会场,找了一块空地,像大家一样坐了下来,和大家一样念阿弥陀佛心咒。看到满目的藏族人,我又一次感到惊讶!很多人是全家来参加极乐法会的,我边上就有一位年轻的夫妇,两个孩子。小的孩子刚出生不久,还裹在襁褓里。美丽的少妇穿着节日的盛装,脸上露出安详的笑容,让人感到他们的幸福。这是我们汉地所没有的。在汉地人类许多淳朴无暇的品质渐渐地被那种人为的潮流时尚所代替。美发、美甲、美容、美胸、美腰、美腿、美裤,不知道有多少人造美,可怜这些人造的美能挡得住生死吗?当业报现前时后悔晚矣,中国有句话叫不知死活,真令人心痛。

  土登师父是上师的侍者。他待人非常热情,他把我安排在烧水间边上的一间屋子里,一进屋就看见对面墙上挂着法王的唐卡,我跪在地上呜呜地哭起来,就如见到久别的亲人。土登师父劝我不要哭,担心会引起高原反应。我还是止不住地哭,止不住内心那种思念、痛惜、内疚的泪水。

  土登师父是一位细心的人,他告诉我屋里有烟不行再给我换。我连忙说:“没关系,没关系。”我是个老百姓家的孩子,在没有煤电烧柴灶的年代,对着灶洞吹气,火老是燃不上来,熏得泪水直流是常有的事。

  上师非常的忙,身体还未好。如何去见上师呢?在我一筹莫展时,一位刚见过上师的居士非常热情地要带我去见上师。她帮我拿着家乡带来的珍稀白茶,我自己拿着一瓶十多年的西凤酒和二瓶保心安油。上师刚好从屋子里出来,一想到母亲不能皈依上师,我忍不住就哭了。我不想一见面就让上师看见我哭,我用手捂着脸忍住泪水。我先把钱供养上师。上师说不要钱。我说这是母亲活着时就发心供养的,是清净的。我知道扎西持林是个非常圣洁的道场,所有的供养都应该来源清净,意乐清净。上师问我母亲是什么时候去世的?我回答5月30日。上师立即把钱交给一位师傅。吩咐这是建塔的,这是供僧的。又吩咐供灯念经。接着我把西凤酒供养上师。上师问我供护法的?我回答是。二瓶保心安油是供养上师母亲的。最后从居士手里接过珍稀白茶供养上师。上师很高兴,说了一声白茶。看到上师高兴,我感到很幸福。

  雄伟的扎西持林正在建设中。正如《喜乐的曼达拉》中所描述的。札熙寺是从来不化缘的。上师不是什么样的钱都要,看得出上师的良苦用心。他用一颗警觉赤诚的心维护道场的清净。上师啊!我们家是书香门第。我母亲是一位小学教师,我自己是一位水电工人,我们的钱是清净的。我们衷心祝愿上师吉祥如意,健康长寿!我们衷心祝愿扎西持林正法久住,弘法利生的事业无量无边广大如虚空!

  上师真的非常忙,建设中的扎西持林许许多多的事项都要上师来运筹帷幄。扎西持林召开极乐法会,上师每天都要向上千上万从各地赶来的藏民讲法。我亲眼看到上师不顾身体疲劳从法座上下来,拿着法器为四众弟子加持,话筒里传来上师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声。上师到汉地弘法是奋不顾身的,在藏地弘法同样是为法忘躯。我坐在草地上,远远地望着上师忙碌的身躯,心里涌出对上师的敬爱和感激。极乐法会上我和藏人一起顶礼上师,一位藏族小姑娘不知从什么地方来到我的身旁,我被她那虔诚规范优雅的气质所吸引。我喜欢她舒展大方优美而又恭敬的礼佛。确实我是与众不同,我是头顶一下,额头一下,喉间一下,最后胸口一下,这些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这位小姑娘只有十多岁,她没有说我不对,只是做给我看。我喜欢她,应该向她学。法会上我没有看见西方三圣,但我看到许多神态各异欢跃飞舞的小狮子,其中还有一头大象,长长的鼻子,大大的耳朵,粗壮的身子,强壮的腿,它站在小狮子面前,一副憨厚可爱的样子,我非常喜欢它们。我的心和他们在一起,我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也忘了自己,它们给我从未有的幸福,一想到他们心里就乐滋滋的。可惜我不会拍照,也没有照相机,我的周围也没有照相机。这珍贵的令人欣喜的情景永远地留在我的记忆里。这些活泼可爱的小狮子和大象也来参加上师召开的极乐法会,真是人天同乐共喜。

  法会即将结束,上师和几位德高望重的师父拿着法器给大家加持,看到上师过来,我慌忙挤到前面一行,深怕错过这一机缘。我这种担心在扎西持林是多余。上万人的会场,大家都自觉地让出一条道来。不愧是藏地人,他们懂得如何接受上师的加持,大家跪成一条道,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着幸福喜悦的笑容,伸着脑袋等着加持,没有一丝吵闹和拥挤,上师的加持不可思议。

  扎西持林的极乐法会是一片人山人海。上师和几位师傅在人海中播种耕耘,种下解脱的种子,我又一次被上师的精神所打动。我看到加持中有一位老喇嘛,背都有些弯了,还弯着腰给大家一一加持。上师在最后压阵。上万人的极乐法会,上至坐在轮椅上的老人,下至抱在怀里的婴儿,一个也不落全部给了加持。众所周知上师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好。为了佛陀和众生的利益,他付出的太多太多。刚才在法座上讲法还气喘吁吁,接着又给上万人一一加持,这是什么样的精神?是佛陀的精神,是平等的精神,是扎西持林的精神。他们是既伟大又平凡的真正的佛的传人。

  我喜欢扎西持林,美妙的扎西持林,用它最古老,最自然,最淳朴的形式向我们敞开它的胸怀,宣说它的殊胜、庄严、心物交融的神圣境界。

  在挖莲师坛城的地基时,发现一块特别神奇的石头。丹增尼玛喇嘛高兴地说,这是福报的显现,吉祥的显现,我们藏族人认为特别吉祥,他预示着坛城会利益无量众生。

  这是一块特别神奇的石头,它向我们展示的是一只硕大不知年代的乌龟,它好像刚刚从沉睡中醒来,乌龟的眼睛微微睁开,注视着前方。它知道自己背负的重责,和善的脸上流露出异常沉稳的表情。乌龟背上最高处是一座山,山顶上有尖尖的花瓣,是一座待放的莲花山。它不只是一块石头,它在告诉我们这里是莲师的圣地。我们汉人自古以来就认为乌龟是吉祥物,有万年龟之称。

  极乐法会结束后,我想起了这块在网上看见的石头,我要找到它,一睹它的真容。

  在莲师坛城的右边我看见了它,我找到拍照的位置,看到了乌龟的头,感到特别亲切。

  我家和乌龟有一段小小的因缘。大约是在1987年,还在上学的孩子,从菜场花5元钱买回一只小乌龟,怕我骂他,只说是同学给他的,还约好活着他养,死了还给同学。有一天夜里小乌龟从凉台的水池爬出来掉到楼下,弄得全家人都很焦急。最后在楼下排水沟里找到了它。小乌龟从五层高的楼上掉下来,摔伤了背,一碰到他还唧唧地叫。这只非常逗人可爱的小乌龟我们养了三年。后来我把它送到瓯江放生了。听说乌龟感恩的心很重,我怕它找回来路上会有危险,把它蒙在一只袋子里,不让它看见路。那时候不知道放生的仪轨,我祝愿他平安,好好生活,到大海里去,到观世音菩萨那里去。

  我站在这块神奇的石头面前沉思,发现乌龟山上那朵莲花的尖尖的花瓣没有我记忆中的清晰。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这块石头离坛城只有半米,灰浆掉在上面也是难免的。我告诉建设坛城的工人要爱护这块石头。我指给他们看,这是一只乌龟的头,它驮着一座莲花的山,这是尖尖的花瓣,山下好象是数不清神态各异的天人,他们拥护着这座莲花山,乌龟头后面是一条飞舞的龙。这是强劲有力的龙身和龙尾。它活生生地展现在人们眼前。我赞叹所有建设这座坛城的人,他们是真有福报。

  就在我赞美这块石头的时候,我做了一个白日梦。2011年9月5日(农历8月初八)上午,我躺在地上小憩,不知不觉睡着了。梦中没有看见这块石头,看到有石头这么大的洞,向上喷出强烈的金光,势不可挡直射天空,梦中醒来刚好十点,我记下了这个梦。

  我喜欢扎西持林,有一天我转山回来经过坛城,我看到令人振心的一幕。很多藏地老人,他们在坛城边上,把拆下来的砖头,石块搬运到十几米外的地方垒堆起来。他们弯着腰,背着沉重的砖块石头,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喜气扬扬,说他们在辛苦的劳动,更确切地说他们是在享受,享受一种快乐。我在坛城边上站了好久。我曾想和他们一起去搬石头,但想到吃晚饭的时间快要过去了,为了吃饭而失去和他们享受快乐的良机。事后我狠狠地骂自己,真是一个地道的凡夫,就记得吃!我常常想念他们,赞叹他们,这些虔诚勤劳的藏人。他们已经很老了,头发白了,牙齿落了,满脸是饱经风霜的皱纹。他们生活在扎西持林这块幸福的土地上,闪烁着生命的光彩。

  在汉地同样也有老人,他们不甘沉没,投入健身,健美,旅游,登山,跳街舞,拍金婚银婚的照片,竭尽所能,人们赞叹他们是夕阳红。

  我喜欢扎西持林,这里有达森堪布、丹增尼玛喇嘛、聪达师父、土登师父这些非常清净的修行人。看到他们就像清泉水流过心头,会感到一种清凉的喜悦。希阿荣博上师常常赞叹他们。他们尽心尽力地为扎西持林无私地奉献自己的生命。他们没有世俗的烦恼,心中只有佛与众生。他们像众星捧月一样亲密地团结在上师身边,为了共同的事业努力工作。

  我喜欢扎西持林,这里有一位非常善良虔诚的老人。大家都称她阿妈,她是上师的母亲。

  要感谢土登师父把我安排在这间有烟的屋子居住。烧开水的藏族人是阿妈的小儿子,他高高的个子,大大的眼睛,虽然穿着汉人的衣着还是遮不住那种纯清的藏人气质。天还未亮他就开始烧水,每当我从房间里走出来,他就会不好意思地用汉语说有烟。用木柴烧水总会有烟的,但是一会儿就随风飘散了。我看出他的心思,连忙回答说:“没关系,没关系。”确实是没关系,人如果连这点苦都受不了,那这个人还有什么用呢?阿妈的小儿子带着四岁的孩子为来扎西持林的师父和居士们烧开水。晚上和孩子就睡在烧水间的地铺上,生活得非常清苦。有一天,我在房间听到小孩的咳嗽声,知道他已经醒了,走进去一看,他爸爸不在,孩子躺在地铺上也不呼喊,二只小手不停地抹眼泪。我真的好感动,怕他冻着,我连忙找衣服给他穿。这天有点冷,我找来找去只有一件小夹衣、小夹裤,再也没有别的衣服,孩子很瘦,小胳膊小腿瘦得让人心疼。小孩前二天咳嗽吃的是大人的药。有一次,一位汉地居士来打开水,被灶洞里冒出来的烟熏到了,连连说“呛死了,呛死了。”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躺在地铺上才四岁的孩子,没有说话只是心中沉沉的,我陷入了沉思中。

  我喜欢这个孩子,他才四岁就学会了忍受。有一天,我在山下藏人帐篷超市给他买了一辆小汽车。我在房间里听到门外有小孩的吵闹,知道他们回来了,我连忙拿着车子出来。我看到了阿妈,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阿妈,和在拉萨拍的照片相比清瘦了些。我把小汽车交给孩子,阿妈忙问多少钱?很贵吧?我说很便宜。阿妈举起一个指头,我连忙回答20元钱,在山下超市买的。20元钱的小汽车弄得大家都很开心,真是我意想不到的。

  阿妈问我想去见上师吗?我想所有到扎西持林来的人都想见上师,我也不例外。我这次到扎西持林来有二个目的,第一皈依上师,求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法,第二给母亲超度。我知道上师很忙,而且身体还未恢复,我不敢有太多的奢望,期望能和其他居士一同皈依,我一直盼望着能见到上师。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阿妈的话,我的心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说什么好。阿妈的意思让我一同去。这突然降临的幸运使我愣住了。这是什么业障啊!从《佛子心语》中看到佛子们与上师在一起多么的幸福,我无比地羡慕。听说上师身体不好,2010年11月10日,我独自一人骑着三轮车顶着狂风雨雪到湖海塘为上师放生,在凛冽的寒风中祝愿上师吉祥如意健康长寿。我计算着上师在扎西持林的日子,盼望着能见到希阿荣博上师。现在千辛万苦来到扎西持林和上师的亲弟弟住在一起,只有一墙之隔,又见到慈祥的阿妈,为什么脑子会空荡荡的没有反应,这是为什么?我百思不得其解。

  在决定来扎西持林之后,我一再告诫自己要小心爱护和上师的缘起,要遵守上师的言教,要爱护扎西持林。为什么会这样?

  记不起从那一天开始,我发现唐卡上的法王在哭,我真的很难过。我对法王说,法王您哭什么?我因为母亲去世了,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而伤心,您为什么哭?法王的眼睛红红的。我想他是担心上师的健康,我用头顶礼法王白净细嫩的脚,用心和法王说,请您放心,我会用心爱护上师的,但法王的眼睛还是红红的。

  时间像飞一样的快,不知不觉十多天过去了。我一直期待着土登师父能通知我去见上师。可是他迟迟不来,连人影都见不到。世界上就有这样奇怪的事,幸运突然降临我会不知所措,我日日期待的又迟迟不来,我终于耐不住了,母亲的中阴期快要结束了,死亡对每一个人只有一次,所以十分珍贵。我要到接引我进藏的南无寺为母亲超度,我还想去亚青寺拜见阿秋喇嘛。我的心真的忍不住了,乱糟糟的心像一堆干草。无论如何我都要去见上师。我找到上师的弟弟,告诉他我想去见上师,我严肃地看着他的脸认真地问:“我可以去见上师吗?”他同样看着我很诚恳的回答:“可以。”

  我由衷地感恩法王,因为我是一个凡夫,我会陷入无明的泥坑,是法王把我引到扎西持林,是他老人家在护佑着我。没有法王我不知道又要流落何方,我感激法王,满怀渴望和欣喜来到扎西持林,怎么还这么难?不知为什么?我总想哭,止不住的泪水总是夺眶而出。业障?这是什么样的业障?法王为什么要哭?难道是因为我?是担心我受不了扎西持林的调伏而出走?是考验我的金刚心和犬心?我感慨万分。我想到诺那祖师开示的那句话,一切众生皆是佛。我想起虚云老和尚的言教,深信因果。我想到宣化上人的开示,一切是考验看你怎么办。我还想到一位大德的开示,有些念头不是你的。我同样想到上师的言教,无论善缘恶缘到眼跟前都是同证菩提的缘。句句是佛语甘露,使我沸腾的心渐渐平息下来。一切都是因缘,为了这个因缘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言行以至心念负责。我决定去见上师,我坚定自己的心念。

  2011年7月11日,我见到希阿荣博上师。有达森堪布和一位小喇嘛为证。上师送给我一幅法王的唐卡,他问我:“你喜欢扎西持林吗?”我不加思索地回答:“我喜欢扎西持林。”那种空白茫然不知所措的东西此时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感恩法王。我感恩上师。上师告诉我达森堪布是最好的老师,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向他请教。我相信上师的话,我一直都敬重达森堪布高尚的品格。

  7月12日早晨,我去向阿妈告别,想给阿妈揉揉腿,阿妈很高兴,她脖子上挂着许多我不认识的挂件,我想那肯定都是很珍贵来历不凡的挂件。她要取下来送给我。我连忙说我有我有,怕阿妈不相信,我从脖子下面拿出法王和上师的挂像。阿妈的腿上贴的麝香壮骨膏。妈妈在世也用的这种药膏,但她后来用保心安油效果好。她是用很热的毛巾焐,擦干之后,再擦上保心安油。我一面用保心安油给阿妈揉腿,一面对自己说要用心揉。人老了,大都腿不好使,这痛那痛。愿天下老人的腿都健壮。

  从阿妈那里出来,我走到院子里看见一间佛堂,我停了一下,心想这一定是觉沃佛堂。在开始听《喜乐的曼达拉》时,我就发愿,将来去扎西持林要到觉沃佛堂前发愿。到了扎西持林已经整整二个星期了,怎么没有想到觉沃佛,母亲的去世把一切都搅乱了。尊敬的觉沃佛,我一定会把您记在心上,等我把母亲的事办好,我一定信守我的诺言来拜见您。                                                  

  我喜欢扎西持林,我喜欢扎西持林的白塔,它高耸入云,威严而雄壮。

  我喜欢上师建造的转经筒,它带着我飞也似的转,一个居士拼命叫我不要推,不要推,她跟不上了。其实我没有推,真的一点也没有推。这是金刚萨埵菩萨的加持,是上师的加持。

  我喜欢扎西持林,我感到扎西持林对我如慈母般的疼爱。有一次我去转山,在法王铜像不远的地方我看见三只兔子,二只大兔子中间有一只小兔子。我欣喜若狂,我对它们说,我会给你们送来香酥的挑豆。一连二天,我给它们送上旺旺挑豆和三牛饼干。还有一次,我看见一只大兔子在经幡林附近,我会延着经幡林撒上挑豆和饼干。我喜欢它们,它们送给我大自然的和谐和纯净的快乐,我感谢它们。

  我喜欢扎西持林,我希望所有来扎西持林的人都用心爱护这块寂静的圣地。

  我提着包准备下山的时候,天上落下一阵小雨,雨是吉祥物,是甘露。一位居士过来送我,我刚好可以空出一只手捡路上的垃圾。上师要我们下山的时候,把自己用过的垃圾带下山去。我遵守上师的言教,让上师欢喜。路上我看到三条大蚯蚓,它们躺在路中间,我没有像噶姆那样把它们送到草地上,我说它们无明,爬到路上就没事了,我愿它们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我匆匆下山,刚到三岔路口,一辆车子开过来,刚好有一个空位,我感恩上师,闭上眼睛不让泪水流出来,一路上我念着心咒离开了扎西持林,我想着上师的问话:“你喜欢扎西持林吗?”

  我觉得我与扎西持林有着千丝万缕的因缘,也正是这个缘使我不远千里历尽辛苦来到这里。记得有一天傍晚我去转山,在法王的铜像前我遇到一位居士。她一面供养一面告诉我,她没有见过法王,但她有五明佛学院的好几位师父,她都很喜欢。这天我没带什么东西,看到她供养我说我用菩提心供养法王。她约我和她一起做功课。我说天黑了我看不清字,我给你照明,随喜你的功德。在我决定来扎西持林,决定和和母亲一起皈依希阿荣博上师时,我的心中就一直思念着希阿荣博上师。我感恩法王,我感恩所有教育过我帮助过我的人。是法王把我引到五明佛学院,使我认识上师。我认真学习上师的言教,用三殊胜来回向。今天不知为何刚念了二句回向偈就忘了,脑子里空荡荡的怎么也想不起来。我想回到房间找出笔记本一定要牢牢记住。突然一下又想起来了,刚回向好,天下起小雨,我们连忙下山。这时天已黑了,一把小伞一只小电筒,她要扶我,我说不要不要。在佛塔的地方我滑了一跤。我只觉得身不由己像坐滑梯一样,脚下一滑,刷地一下滑下来。还好除了衣服脏了,人一点事也没有。雨越下越大,我独自前往,在经过坛城的地方我没有进去躲雨。下吧,我冒雨前行。我祈祷扎西持林的圣洁甘露把我所有的染污全部冲洗干净!

  学习密宗第一个条件是视师如佛。上师比我自己还要了解自己,这些日子萦绕心头的一直是我母亲,我一直想写一篇《往生》,因为我不知道母亲到底在什么地方?而迟迟不能动笔。是上师一句善巧问话牵动我的思绪。我如实地回答:扎西持林,无论你是山花烂漫旭日东升的清晨,还是大雨滂沱山路泥泞的夜晚,我都一样的喜欢您。

 

   弟子多杰拉姆   
2011年10月11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