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花开的声音(一)

  

       繁华的万里桥头,秋日的阳光洒在路口一小片绿化带上,红红黄黄的不知名小花迎着纷飞的微尘,满眼绽放。随处可见的“田园城市”标语,诉说着这个城市“内心”的渴望。看了一上午的屏幕,这个情形让心灵短暂去度假。那个凝神遐想的白发老者,那个头发蓬松,行囊沉重的流浪汉,那个正蹲下来自拍的女子,那个咿呀学语的孩童,哪些在树丛中“出和雅音”的小鸟......

  花飞花舞,鸟语花香。经过这片绿地的人,脚步仿佛都慢了下来。没有红绿灯,没有义交,没有号令,没有栅栏,是什么让他们都做出这样一个选择?而咫尺之外,黑压压的人群和“钢铁侠”们正在红绿灯下争分夺秒,“厮打鸣叫”,奋勇争先!又是什么让他们都做出这样一个选择?这情形就好似看两场完全不同的影片,选择哪场全在自己。

  这里曾经是“门泊东吴万里船”的码头,那“窗含西岭千秋雪”的人会不会也有这样的疑惑,又是怎样的选择?是什么让“万里船”不顾“蜀道难”而不舍远行?

  一出神间,仿佛久远以来在心底萦绕的那份忧伤再次浮现,但这次是那样的宁静,淡淡的,像天空中漂浮的那朵白云。心绪飞扬,时间倒流,脑海浮现那美丽的文字,耳边响起那美妙的悦音,那刻骨铭心的时刻。

  2010 年的秋天,已近下班时刻,筹划已久的公司次年发展计划,还是不太有思路。过去几年公司的管理咨询服务发展非常快,基本上是以倍数在增长。虽然还是小企业,但对我而言,已经超出所愿。透过玻璃看到办公区正准备下班的员工,似乎多了一份压力和责任。长期莫名疼痛的头又开始有些闷疼,觉得更加昏沉,无所事事地看着电脑发呆。我想这也许就是“三匹马有三匹马的烦恼”吧。混沌中仿佛瞥见电脑提示有新邮件,习惯性地点开一看,邮件只有一个网址,是妻子发来的。顺手点开,网页缓慢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篇题为《让你看过豁然开朗的好文——关于出离心》的文章。

  是什么样的文章会让人豁然开朗呢?反正刚好“不开朗”,那就看看吧!不知道这个“杯子”里能不能腾出点空间,来装下点什么?

  “我们不喜欢生活在自己的掌控之外,任何一点不确定都会让我们焦躁不安。”

  “我们自以为是生活的故障检修员,整日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 人们不能容忍哪怕是一丁点的不舒服、不满足、不方便,所以不停地寻找安慰、便捷,并且相信能找到。”

  ……

  文章的前面,编者做了简短的节选。节选不多,刚看到这几行,心里便为之一震。随着文章次第展开,自己仿佛一次次地对号入座。“我们太在意自己那一套……我们自以为明察秋毫,但往往只能看见我们想看见的东西,听见我们想听见的声音,而不是我们能看见、能听见的东西。”快速浏览完毕,久久难以平静!抽丝剥茧,丝尽蛹现。一行行文字,宛如一个个跳动的音符,在最后汇聚,交响,这哪里是一个个的文字,分明就是一声声棒喝!多年以来,苦心伪装、紧张虚伪、自以为是的华丽外表就这样被一层层拨开!生平也第一次站在对面仔仔细细观察自己,原来对面的这个人是这副千疮百孔,粗大丑陋的摸样!这个人是我吗?这是我的选择吗?也许您会认为“这不过又是一些普通的说辞,见多了,好像都差不多”。回到几年前的我,可能也会有这样相似的感觉。

  不是吗?曾经自认为是社会的精英,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对着下属“挥斥方遒”,彰显“英雄气概”,在围城内,方寸间“技高一筹”,即便是在拥挤电梯里也是“高人一等”。自我已经膨胀的“盆满钵满”,哪里还装得下“外境”,哪有片刻与之共鸣,甘愿“空杯”呢?

  作为这场“电影”曾经的演员,生活数年无休止的放映,每次都一样,没有一点新意!但是,这段在一年前接触到,至今不舍的“文句”,让我越来越坚定要为余生做出新的选择,不再过这样的“二手生活”,开始新的旅程。

  我生在西北边陲新疆,父母是建设兵团的农垦职工,是当年从四川支边军垦的第一代开荒者。兵团的子女大多数都是延续相似的轨迹,小的时候父母响应国家召唤,来到边疆开荒。常年辗转,居无定所,子女通常会被送回内地交由长辈寄养,直到大一点了才会被接回父母身边。我也不例外,记得父母接回了两个哥哥后,我就跟着奶奶回到了四川。后来上初中时又被母亲接回新疆。过早离开父母的生活,孤独而忧郁。在这样的来来回回中,幼小的内心在外人看起来好像变得很坚强。但这种与其说是坚强,不如说是为了保护自己脆弱的心而不自觉地构筑起的一道无形的围墙。抓取任何有益的“土壤”垒高围墙,以确保不受伤害。围墙越来越高,快把自己淹没,压垮。任何事物只要接近这座保护层,自己的行为就会不自觉变得具有攻击性。粗大的情绪淹没一切音声,哪里还谈得上欣赏“满园春色”。

  不是吗?对很多70年代的人来说,分数和成绩的记忆是如此的深刻,尤其是高考的“龙门一跃”。记忆中,初三和高中我是在争班级学习名次中度过。86年在父母从不宽裕的家庭开支中挤出生活费把我从新疆建设兵团送回四川老家读书,希望回去后能考一个好的大学。在兵团的子弟校已经念到高中,回来后在舅舅任教的当地重点中学,我不得不重读初三,用一年的时间来补习之前的所有课程。15岁独自一人外求学,肩负众多希望,仿佛每一次考试成绩都严重到可以左右前途。太在乎期中、期末成绩,每次考试都必须是前十名,如果有哪次没发挥好,名次倒退,整个假期都不会安宁。就这样,一直保持着进入高三。高三上学期期末考试,长期得不到放松的身心,终于出现了一些问题,期末考试意外地跌出了前十名。打听到成绩的那晚,迷迷糊糊独自走出寝室,从来不喝酒的我,竟然来到学校小卖部买了一大瓶葡萄酒,10分钟后,倒在床上,整晚呕吐不止。第二天上午很晚才在起来,生平第一次逃课! 不想去教室,独自在校外游荡。心绪随着远处连绵的群山起伏不定,第一次开始问自己“名次和成绩真的那么重要吗?” 现在回想起那晚的愚痴摸样,真是有些滑稽可笑,整日严阵以待的“成绩”,却是那样的不堪一击!

  虽然无数的事实早已证明成绩好并不能为高考和前途打保票,我仍然将最美好时光都花在了追求分数的历程中,全然感觉不到学习的乐趣,也完全体会不到青春年少的快乐。90年高考后,在快要绝望的时候,夏日热风送来最后一批录取通知书。

  大学的生活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轻松的,而我却让自己陷入另一个“执着”,在“自以为是”中为难自己。入学后,我“如愿以偿”地入选班干部。抱着锻炼日后社会生存能力的功利心开始参加班级管理和学校各种组织,但是由于动机不纯,日后发展为膨胀虚荣心。在校学生会换届时,虽然入选,但没有谋到心仪的“岗位”。在宣布的时候一下子就站到了“对立面”,此后学生会的老师组织开会,心不在焉,一副“怀才不遇”的样子,内心一夜之间由积极参加各种活动变为消极对抗,这种偏激的心态促使行为发生了180度的逆转。除了还是关心期末成绩和奖学金,好像变得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并不是希望通过参加集体活动来奉献自己的“光和热”,而只是想着如何通过这些活动为自己谋取虚名,获得赞扬的眼神。心里的这份偏执一旦被打破,就产生了强烈的对抗,脆弱的心理随即走向另外一个极端。整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嗔心驱使内心将这些抓得比谁都紧。对抗并不表示放下,只是另一种抓得更紧的方式。

  毕业后国营企业的痼疾再次击败了我的“踌躇满志”,没有福报享受国企的清闲,在很多人的疑惑中,没敢告诉父母,我毅然打破了“铁饭碗”。辞职后在原来公司同事的帮助下,很快在一家是咨询公司找到了一个职位。私营体制和外资背景,我变如鱼得水,一年后便被提拔为部门经理。在很多人的羡慕中,从此开始背上了“白领”这个包袱,在“职场政治”中暗地争斗。不说别的,就连办公桌比别人小都要老大不高兴好一阵!因为一个看似“不如自己”的人做到了比自己更高的位置,而心有不甘,耿耿于怀。后来公司的人手不够,开始要求各级经理要亲自到一线带项目。从基层中来,但是却不愿意再下基层实地工作。觉得自己已经如何如何,还要做这种基础工作,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很是不了然。但是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问题,反而觉得“待我不公”。半年后,带着贪恋虚名的执着和自以为是的傲慢,在不断的抱怨和冲突中,我辞去了外人羡慕的工作。

  “俱往矣!”,小的时候,我们别无选择;中学时代,愚痴好的成绩,被“分数”选择;大学时代,年少轻狂,嗔恨不如意的选拔,被“愤青”选择;踏入社会,贪恋虚名的职位,被“名利”选择;在浑然不觉中,像木偶般为他所选,为他所转,哪一个才是自己的选择?哪一个又不是自己的选择?这条路上我们乐此不疲,我们要到哪里去?

  历历在目的还不只是工作和学习,文字化作甘露洒下的时候,日常生活的一幕幕也再次浮现,还原。在沙发上当土豆,拿着遥控板不停地换台,人我是非妄加评价。上班过客户的生活,下班过别人在“电视上的生活”,却不知道哪个才是自己的生活。握上方向盘仿佛就变成了魔鬼,敲击喇叭,抢道,骂人,除了自己,仿佛所有人都是白痴。天天憋着嘴,仿佛天下所有人都“借你谷子还你糠”?这是我吗?久远以来不敢面对的自己,就是这样的吗!

  太在乎自己的表现,以至于把什么都看的很重要,什么都想到一生一世,但却没有认真想过真正到了终点该如何面对?这一世的选择会对“临命终时”产生什么影响?安然还是黯然?在看到这篇具有极大加持力的开示前,我甚至没有听过“出离心”这个词,看不到自己的问题,当然更体会不到那种喜悦和安乐。即便偶有一丝的疑惑,也很快被选择“逃避”时的心情所遮蔽。而这种逃避只不过是另一种执迷,这种执迷让自己又偏离到了“人生苦短,只争朝夕去打拼”的世间法则中。不但没有升起清明的觉察,反而让自己深陷其中。总是觉得自己应该抓取更多,凡是能让自己与众不同,显示自己有水平有能力的东西,一概不想放过。将“命自我立”错误地看成了“抓取”法则,并贪恋这种成就,而不是通过“命自我立”来“超越轮回,获得解脱”。

  在文章结尾处,第一次看到了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的名字,由文章想到作者,心里也第一次升起看到一个名字而产生的异样感觉。上师这些简朴的教言就是让我重获新生的甘露。

  “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执着于去抢,去争,乐此不疲。“珍宝人生”就这样在一次次习惯性的选择中偏离了应有的方向,就这样毫无实义地白白浪费了几十年。如果没有听闻上师的教言,恐怕在生命终结的那一天,必定徒劳慨叹“只是当时已惘然。”

  那天下班开车回家,道路依旧拥挤不堪,试着按照上师教言,站在车流之外看车中的自己。这天开车没抢道,没骂人,没按喇叭,每当情绪升起,就观察、自嘲,在前所未有的轻松中开回了家。妻子问我看了没,我跟她说写的很好,自己就像个小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所改变。然后就问她:

  “堪布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是太明白,堪布好像就像大学里的教授”。

  “哦,藏地的师父们现在可以写出这么亲切、优美的文字?”

  在一些疑惑,一丝不可言说的挂碍中,时光荏苒,继续偷偷溜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春天。在这个春天,当我读完《次第花开》,一切由此继续着新的变化。

  像往常一样回到家中,妻子很高兴地说在网上买了几本书,上次看到的文章已经集结成册了。我看她买了一摞书,就随意答了一句,“别买这么多书,看杂了不好,当心走火入魔”。习惯于思考如何完成客户的咨询报告,与专业无关的书籍,似乎都提不起兴趣。

  此前虽已心动,但今仍未行动。这本《次第花开》就这样放到了一段时间,也一直没有开始阅读。直到那个周末,本来都是睡懒觉的,那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很早就醒了。随手从那一堆书里面抽出一本,哦,竟然就是《次第花开》,而书的作者正是大恩上师,合着前面的一丝“好奇”,夹着这本书,到楼下院子里的座椅上翻看起来,这一翻就是大半个上午。

  接下来几天心思一直都离不开这本书,这次不似上次那样的“翻江倒海”。渐次看完,心绪丰满而平静,上师的言教娓娓道来,如涓涓细流,在心间舒缓流淌;又如春日喜雨,润物无声。读到后面,又像是跟随上师来到了寂静地,就像蓝蓝的天空中总飘着的那朵洁白的云,宁静、悠远,结着淡淡的忧伤。

 

  (未完待续)

  扎西宁玛

  2011年9月6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