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倒时差

  每一个人在美好时光中度过的童年,对于我却要奋力挣扎追寻,而我为了补偿自己心中的缺憾所付的代价,最终成为我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小的时候,我跟父母关系生疏,爸爸打我是家常便饭,随时能够拿起拖鞋之类的东西打我,起因不过是关门声音大之类的芝麻大的小事。记得有一次,爸爸揪住我的头发,从家一路把我拖到奶奶家,在奶奶面前打我,然后告诉奶奶说:“你喜欢护着她,我今天就在你面前打给你看!我打她的时候,不当她是我女儿,而是我的仇敌!”那时七十多岁的奶奶气得也动手打了爸爸。我的妈妈也是这样,舍不得让我吃一点好吃的东西。有一次我很想吃鸡蛋,趁妈妈还没有下班回来把鸡蛋放在热水里煮,担心着妈妈回来看到,还没有熟就拿出来了,结果还是被妈妈发现了,从此我们家的鸡蛋都被编上了号码。我童年心灵的创伤就是父母给我的,他们不叫我的名字,给我起外号,用最刺激人心的语言打击我的自信。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我想他们不是我亲生父母,尤其后来我有了孩子以后,回忆童年,我觉得亲生父母是不会那样对子女的。可是究竟为什么他们这样对待亲生女儿呢?

  童年的孤独让我极度渴望被爱护,以至于盼着也许有一天有人来对我说,他们不是我生身父母,我是被领养的,盼着生身父母来接我走,还原我应得的父母之爱。每天经历的家庭虐待几乎每次都使我想到以自杀了断自己,在离开这个世界的同时,也让父母反省,让他们为我的死亡而后悔。当我看到夜晚路边闪烁的车灯,我又害怕死亡了,不甘心这样死去,想着人生会有价值的,要好好生活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让父母承认我,不轻视我。

  于是我幻想着也许成立一个家庭,有了关心体贴的丈夫,有了孩子,我就能体会到家的温暖了。对感情的渴望使我对恋人的行为要求苛刻,恋爱几度失败。我曾找到过我认为刻骨铭心的爱情,我觉得他是我喜欢的类型:成熟、讲道理、聪明、温文尔雅。我们曾一起度过了我认为最幸福的一段时光,但幸福总是稍纵即逝,因为我选择了做一个第三者,最终以悲剧告终:在机场的玄关前上演分手,双双泪洒机场。严寒冬日我站在空旷苍凉的机场目送飞机直上云霄远去……如今身隔重洋。人生处处不如意,且为爱别离,美国电影《廊桥遗梦》曾让我泪洒衣襟!1997年,27岁的我,已历经了许多坎坷,离家在外漂泊了五年。

  我不盼望节日,节日只会放大我与亲人骨肉分离的痛苦。记得在一个元旦除夕之夜,万家灯火,我无家可回,离异后的父亲因再婚已迁入新房子,而我,早在几年前已没有安身的地方了。我回到单位在郊外的一栋宿舍大楼里,周围一片漆黑。我在管理人员吃惊的目光中走进宿舍,室内除了一块面包什么也没有。那一夜,我将眼泪流干了,我想我今生不再会为父母曾给我的自卑与孤独流泪了,我需要尽快有一个家庭。经人介绍我认识了孩子的爸爸,这次,我没怎么考虑,很快结婚了。婚后第二年儿子出生了,我感到自己的感情终于有了寄托,我把这份感情全部给了孩子。由于没人带孩子,我两年半足不出户,陪伴孩子成长,日子变得更加艰辛,生活只靠孩子爸爸的那一点点工资维持。我们开始不断吵架。还记得弟弟曾来看我,看到怀抱着孩子的我与孩子哭在一起的一幕,之后在日记中写道:她真可怜!在没有经济基础的情况下,我不选择要孩子。因为家庭没有温暖才出来寻找,找到了家庭,没有经济基础做支撑,仍无幸福可言。那么人生价值到底在哪里?

  钱,才是实现这种“价值”的手段。经过一番思索后,我得到这样的答案。时间已过去了两年,外面的世界怎么样呢?我重新踏入社会开始工作,而那时人们生活的脚步已越来越快,工作保障也越来越不稳定了。我每天早出晚归,生活依然拮据,勉强维持了五年,然而非典的到来,让生活又雪上加霜了。一天,有个朋友再三劝我跟她一起去酒吧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犹豫,我跟她一起去了一个日式酒吧。这里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在弥漫着香水、酒、烟味的酒吧里,在霓虹灯闪烁的世界里,到处充盈着欺骗,客人们拿着酒杯唱着酒吧情歌。初入这个圈子的我有点发懵,惊诧之际伴着很强的不适应感。但是我不想放弃用物质来证明生命价值的追求,经过一番努力,很快就融入了这样一个世界。生活改变了,我周围出现很多自私、爱慕虚荣的人,我们为了积攒钱财走到了一起。后来有了积蓄,我自己也开了一个小酒吧。白天的日子空虚难以打发,我经常在商场里漫无目的闲逛,买的很多衣服、化妆品、首饰,其中许多新衣服还没穿就被遗忘在衣柜里;老朋友见面的话题无非是最近买了什么名牌皮包,换了某款新车,换了那的新房子;几个人吃一顿饭可以一掷万元,将刚刚捞出活的海鲜摆满全桌。龙虾的身体被切成片状塞进我们的嘴里,此时它的须子还在抖动着;手里的葡萄酒杯被一次次地斟满,在酒精俘虏下,我被推向兴奋的梦幻中。我经常是在酒醉中清晨回到家,每天在近中午的时候才起床,生物钟改变了,白天见到我的人说我脸色苍白,眼圈发黑,像电影里的“鬼”。

  过去说“烟酒不分家”,在这里,酒永远载着欺骗、放纵、毒品、暴力。酒越喝越醉,有时醉后呕吐,躺在床上四周都在旋转,难以入眠,胃疼恶心,几天不能正常吃饭。以前认为喝酒后心情很舒畅,后来经常酒后失态。我也开始理解那些酒后变得千奇百怪的客人,以及他们苦闷的心情。我经常在酒吧里将“洋酒”加上冰块,坐在一边独饮,酒精发作后,我就拿起麦克风唱歌。有一次客人们醉后尽情舞蹈,当时酒吧里烟雾和灰尘弥漫,出现了失态后的过激行为,酒吧的“工作人员”手持大棒追打的场面,让我手心发凉、心房颤抖。经常到店里的一个女孩酒后驾车出了车祸,新买的宝马车撞坏了,人也受了伤。一个朋友和她的男朋友酒后吸食摇头丸,二人双双入狱。国外媒体曾热议将恶性蔓延的毒品合法销售,是指不禁止在酒吧贩卖、吸食比摇头丸还要烈性的毒品。“常在河边走”的我知道,这里离危险已经有多近了。

  一天听说,刚上学前班的孩子竟然咬了老师,孩子哭着说:“我一百年没见到妈妈了!”(为了“方便”我在外面住)。回想自己,那个曾经认为家庭幸福第一,又认为拥有金钱才拥有快乐的我,现在在干些什么?我背叛了自己的初衷。我不但没有找到满足感,在要求别人给与及得到物质享受之后只会使自己更孤独、更空虚。在向“朋友们”展示自己的奢侈品的时候,我心里明白这不是靠自己的实力而来的。这也不是我想要的人生价值。在没找到正确的方向之前,我难以停下堕入黑暗的脚步。出于苦闷、空虚和对家庭及孩子的愧疚,我多次大哭,问苍天我的路在哪里。这样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甚至用脑袋撞墙,希望自己变得清醒。怎样做才能找到生命的价值?如今提起这近十年与正常生活有“时差”的日子,真令人难以启齿。

  

  后来我遇到了当初拉我下水、介绍我去酒吧的朋友。她也几经坎坷、并不顺利,不过她从以前信“大仙”又转向“信佛”了。对她的感悟,我不置可否。一起坐车时,她突然问我:“你知道六道轮回吗?”像突然被什么东西定住了,我感到心里一股心酸的泪水涌到眼眶里,这好像使我想起了什么。出于面子,我将眼泪压下去,可是当我再次听到她的一位道友讲“佛舍利”故事的时候,我的眼泪竟控制不住涌了出来。我想对她所说的“佛教”进行一次深入研究。不知是否是巧合,我在很多地方看到了我想要看的书,了解了一些佛法知识及“三皈五戒”。出于对佛法的渴求我皈依了,那天恰是2009年冬正月十五,家里包肉馅饺子,我却感到难以下咽,就此戒了肉食。

  我开始到寺院居士班学习,同年四月初八佛诞日我受了居士五戒,成了素食者,也戒了酒,生活开始简单起来。我周围的那些“坏朋友”大吃一惊,都说看我能坚持多久。我依然没能放弃赚钱的欲望,酒吧继续经营,只是客人越来越少了。有一次客人跟我开玩笑说:“你自己不喝酒,不希望我们也不喝酒吧!”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我,忙把酒吧的家具都处理掉,并停了业。在一年中看了一些关于佛法的书,也跟一些居士去寺院做一些功德,但是仍感觉没有头绪。我觉得应该有一些新的突破——要找到生命的价值。此时看到很多居士的学习不但没有系统,有的甚至把外道当成佛教,有的顶多看看一些开示的光盘,大部分学习仅是到寺院做一些佛事,我又迷惑起来,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本《佛子心语》,认识了希阿荣博上师。我被上师的完美人格感化了,尤其是上师写给弟子的一封信,感觉是上师写给每一个弟子的,我找到了归宿,想做像上师那样的人。“佛”来了,可我没见到他,没得到他的教言,如果今生见不到上师,恐怕世世在轮回苦海中漂泊了。通过菩提洲网站我联系了上师,当上师在电话中说:“我是希阿荣博。”久积的泪水涌了出来,终于回家了。我向上师诉说了难以启齿的往事,诚心忏悔,慈悲的上师将“百字明”传给了我。在上师的指导下,我开始学习《普贤上师言教》,每天读到深夜。“太好了!密法太殊胜了!”我常在没人的房间情不自禁地说,感觉自己太幸运。

  选择了将近四十年,我曾幻想要抓住可以依靠的东西以挣脱痛苦,甚至想用死来“解脱”自己,这次,没想到像我这样在那种环境里滚打、接近罪恶深渊的人竟找到了佛法。想到往昔因业力感召所造的恶业,如在地狱的苦海里煎熬一般可怕,没有把这条命也搭进去,全凭残存在心底的一丝善良,和想寻求清净的心。是上师将我从地狱般的生活中解脱了出来。“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我曾度过了没有意义的人生,现在懂得了如何珍惜短暂的人生,痛恨自己为什么刚刚才找到佛法。我终止了不良行为,和大家一起行持善法,终于走上了一条解脱之路。凡相信佛陀金刚语的人都有机会解脱。

  父母如今已到晚年,因为离异,现在各自品尝晚年孤独。我和弟弟也因为当年家庭的变故,都远不在父母身边。有一天一大早,爸爸打来电话说梦到我在远远的山上,他站在对面的山上,喊我的名字,好像我越走越远••••••我感到他很担心。放下电话,我已经泪流满面,爸爸的话语唤起了我内心一直不敢触碰的亲情。在弟弟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和弟弟去见了一次妈妈,几年不见,妈妈的头发全白了,妈妈是老师,学校放假的时候,她早早起来去卖菜、还卖一些自己做的小宠物的衣服、旧货什么的••••••妈妈的生活非常节俭,自己也不舍得吃穿。她忍着腰痛给我俩做饭,我看到她的房子里,没有电器,连张床都没有,只有一张破沙发。我想在无数的孤独的夜晚,她有多少次因为思念儿女孤独地哭泣。父母的经历及承受的痛苦远比我多得多。我和弟弟都曾因为自己所受的苦抱怨过他们,而我们又何尝理解过父母的伤!现在他们想拼命抓住残留的岁月,可是已没有时间了。《跪羊图》中唱到:“古圣先贤孝为宗,万善之门孝为基,人间孝道及时莫迟疑,一朝羽丰,反哺莫遗弃,父身病,是为子老成疾,母心忧,是忧儿未成器。莫到忏悔时,未能报答父母恩。为人子女饮水要思源,圆满生命尽孝无愧意。”

  作为大乘佛子,能够将父母引入解脱之路是对父母的报恩。妈妈已经皈依了,她也开始看佛法的书了,也问我一些佛法的问题。倔强的爸爸也经常跟我辩论,虽然说不信佛,但是也认可佛教的道理。我最关心的是怎样让佛法融入父母的心,在最后一刻他们能够往生善趣,在相续中洒下不退转的种子。当我能够理解父母的艰辛,感到心痛时,我为过去对父母、对一切众生的伤害深深地忏悔!佛陀留给了我们伟大思想:所有众生都曾做过自己的父母。我现在每天观想,把对父母的爱逐渐扩大到每一个有情。                                                                        

  

                                          弟子  慧智
                   完稿于2011年9月25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