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尼 玛

  姐姐要出家的时候我哭了。虽然对此我并不觉得意外,这本来就是在上师多年加持下,积资净障的结果。可事情到了眼前,浓于水的姐妹情深还是那样难割难舍。

 

  在我的印象中,姐姐一直是非常优秀的人。上学的时候,每年都是三好学生。我对姐姐很尊敬,姐姐也一直很关心我。

 

  我上大学的时候,姐姐已经工作了。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条件已经非常好了,她是个幸运儿。她怕我住校条件不好,所以她每天用车接送我上学、放学。她本人对物质生活没有什么要求。但对我,却非常疼爱。无论我想买什么,她都满足我,从不考虑价格。

 

  毕业后,我没有从事我所学的专业,是因为姐姐认为我太单纯了。一个偶然的机会,姐姐决定培养我练习高尔夫球。因为我没有太大兴趣,打到一百杆左右的时候,就半途而废了。姐姐试图让我在球场做管理工作,但没几个月就不想做了。茶余饭后,家人开玩笑,说长这么大,还没发现我有什么爱好。

 

  姐姐工作很紧张,积财辛苦,守财也同样辛苦。需要我帮她办一些理财方面的事情。我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忙碌着。直到一九九九年深秋的一天,我跟姐姐去成都办事。那一天我遇到了传说中的阿拉丁神灯,就像盲人重见了光明,找到了心灵深处长久的等待。

 

     一个朋友让我们给她带点东西,送给她的密宗师父一位西藏活佛。到了成都,又坐了很长时间的出租车,我们找到了这位活佛住的地方。因为想到停留的时间不会很长,所以让出租车在楼下等一会儿。

 

  上去后,开门的是一个藏族尼姑,大概有十四五岁,黑红的脸蛋上露出真诚的笑容。她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让我们到楼上去见活佛。她是上师的外甥女呷姆,七岁出的家。走到楼上迎面见到的是一幅比人还高的照片。是两个喇嘛的照片。一个年纪大一些有五十多岁,另外一个有二十多岁,站在右后方,身体向前倾俯,看起来非常谦恭的样子。后来得知他们是晋美彭措法王如意宝和希阿荣博大堪布。照片的右面是满墙的铜制佛像,佛像上面是好多用红黄色丝绸包着的经书。佛像前面是满桌子的供品,曼扎、油灯、鲜花和好多杯水。隐隐传来一阵从未闻过的香味。

 

  这时,一个很亲切的声音传来,示意让我们进来。进去以后,我的眼前一亮,只见一个相貌庄严、身材魁梧、笑容和蔼可亲的藏族喇嘛,就是照片上那个年纪轻的喇嘛。他很自在地坐在床上,那无忧无虑的笑声让我从呆滞中醒过来。看见姐姐正在给活佛磕头,我也马上磕了三个头。坐在地毯上,我仰望着活佛。他那深不见底的眼神仿佛看到我的骨头里,让我很震撼。他的五官似乎比常人要大一些。今天的相见似乎是注定了的,没有人说话就这样沉静着,一切都那么自然。我的心被眼前这位活佛所吸引,再也没有要走的意愿,一时沉醉了,不知不觉。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声打断了,这时才想起出租车还一直在楼下,一看表已经二十多分钟了。只好多付点钱让出租车先走了。又聊了很久,然后就皈依了他——希阿荣博堪布。

 

  第二天恰好是希阿荣博上师的生日,我们参加了放生。放生时有上百人,一共有五条船。看见上师亲自一筐一筐地抬鱼,让我感到很吃惊。能跟上师在同一条船上放生,而且离得那么近,使我感到很幸运。上师注视着那些鱼,还有几个侍者跟上师一起念诵经文。为这些鱼种解脱的因,让他们早日脱离六道轮回,证悟佛果。

 

  放生后,成都居士要请上师吃午饭。上师问我们俩:“一起去吗?”我们舍不得放弃亲近上师的机会,便买了个生日蛋糕一同去了饭店。吃完饭唱完生日歌。上师给我们切了一块很大的蛋糕,告诉我们都吃掉。我们咬着牙在大家的笑声中吃了下去。这时才感觉到,幸福是有条件的,需要多种因缘聚合,否则也会变成一种痛苦。就是这样,人只有一个胃,需求是有限的,过重的负担、过分的贪执,发展下去带来的只是痛苦,这就是人生行苦的本性。

 

  过了两天,上师打电话说要去峨眉山,问我们去不去。我们很欢喜地跟着上师还有一些道友同去了。到了万年寺无梁殿里,上师开始跪拜,这个举动吓了我一跳,因为在我眼里,上师就是佛。第一次见到圣者跪在佛像前,毫无心里准备,这一幕深深地感染了我。后来在《窍诀宝藏海》中法王如意宝提起当年在石渠一起求学的班泽儿堪布,说他一生没有点滴的傲慢心,做任何事情都是非常认真,真正的修行人就应该像他那样。由此我对上师之前的举动,有了更深一步的体会。

 

  我们依依不舍地与上师分别后,接下来的两年,我很少有跟上师亲近的机会。时间冲淡了初见上师的那份激情。突然有一天傍晚,上师打电话到家里。姐姐很激动,随后把电话又递给了我。我似乎跟上师没有什么话要说,上师问我话,我也只是随声附和。后来上师问:“你对师父有信心吗?”是啊,我烦恼的时候才会想起上师三宝;我快乐的时候不是更应该感谢上师三宝吗?眼前一片模糊,眼泪情不自禁地涌出来,说不出话。话筒里传来上师慈爱的安慰:“弟子不要哭,师父不会舍弃你的。”我一边抽噎一边说:“谢谢师父,我以后一定精进修法。”

 

  2002年的一天,姐姐当着全家人的面郑重地说:“我已经决定了,准备离开北京去成都,祈请希阿荣博上师给我剃度出家。”听后妈妈哭了,我也哭了。姐姐把她的两套房子一套给了妈妈,一套给了我。把两辆车子留给家里用,还分别给了妈妈和我一笔钱。第二天早上,我一个人开车去机场送姐姐。因为妈妈很难过,所以没让她们去。路上我们沉默不语,仿佛一切都静止了,脑子一片空白,很快就到了机场。在机场我对姐姐说:“现在你要出家了,以后一定要精进,先把五加行尽快修完。一定要像上师一样做一个非常好的修行人。不要让我们失望。”姐姐点点头,我们紧紧抱在一起。而后我开着车就走了,不敢从倒车镜向后看。我大声地哭着,脚使劲地踩着油门,车子飞快地在高速路上奔驰着。我深深地体会到了无常。

 

  就这样过了一段日子,家里的气氛一直不是很好。我跟姐姐从未通过电话,虽然彼此十分挂念,但害怕听到对方的声音。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妈妈对我说上师可能过一阵要来北京。我问妈妈怎么知道的,妈妈说刚才在电梯里碰见住在楼上的一个道友,她说居士们祈请上师来北京。我高兴得一晚上都没睡着觉,接下来几天是忐忑不安的等待。一天下班后,妈妈对我说上师在楼上的道友家,今天刚到。我赶紧冲个澡,换件衣服,跟妈妈一起坐电梯到了十五层。我的心都快蹦出来了。门没关,进去后只有女主人和一位很熟的道友。她们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去,说上师在房间里。我往房间里一探头,看见上师正冲我微笑。我扑通一下扑在地上给上师磕了三个长头,而后我不敢抬头看上师,因为我已经是满脸的泪水了。上师给我摸了一下顶,叫我不要哭。我浑身颤抖着泣不成声,妈妈也哭了。上师轻声地问:“姐姐出家了很难过是不是?”我使劲地点点头。上师说:“没关系,分离是短暂的,解脱后可以永远在一起呀。人活着的时候不好好修行,死亡来到的时候,再亲的亲人也要分离,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上师还告诉我们,慈诚旺姆师现在修行很精进,在学院上课。她跟北京另外一个觉母住在一起,互相照顾生活很方便。妈妈最担心山上冷,怕慈诚旺姆师腰受不了。上师说她身体很好,不让妈妈惦念。临走时上师送给我一串念珠,让我向慈诚旺姆师学习,精进修法。还答应晚上到我们家接受供斋。我知道这是上师给我和妈妈的安慰。后来这串念珠像我的影子一样跟我形影不离。

 

  2003年初的一天,得知上师来到北京。我从深圳请假坐飞机赶回去。到家后,看见呷姆,我真是高兴极了,有一种故人相见的感觉。这时慈诚旺姆师也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更加惊喜了。看到她平和的神情,微笑而自信地看着我,样子非常庄严。似乎在对我说:“我没有让你失望吧?”我们互相问候,得知呷姆身体不太好,脑子里长了东西。还有上师的阿妈,眼睛白内障非常严重。可她一直没有对上师说,因为上师非常繁忙,怕打扰上师。慈诚旺姆师一再坚持,阿妈才一同下山到北京来看病。呷姆的汉语突飞猛进,说得非常好,真是让我由衷地敬佩。

 

  第二天我们一起去看上师。因为有好久没见到上师了,心情非常急切。到了宾馆给上师磕了三个长头,跪在上师面前。上师拍拍我的头,哈哈大笑。望着上师清瘦了许多的脸,似乎苍老了一些,我心里酸酸的。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五百元钱供养上师,上师说什么也不肯收。后来我一再恳求,上师收了一百。因为慈诚旺姆师出家前,对我非常关心、爱护,我在外面从来就没怎么工作过。这次工作我做出纳,因为受聘的香港经理想把出纳换成自己熟悉的人,对我百般刁难,十元钱的饭费也不批准报销。由于没有过多的工作经验,而他任意拿票子,我都给报销。对他的不讲道理,又想起以前在家时的幸福,经常气得我忍不住地哭。结果没多久,肚子里长了囊肿。我现在才知道,凭借自己的力量,挣来这么一点点钱都这么辛苦,觉得自己的福报很小,心里有些难过。想着想着听到上师喊我的名子,问:“弟子,你身体怎么样?”我说:“上师,我被气病了。”

 

  六月份学院开金刚萨埵法会的前两天,慈诚旺姆师打电话来。我告诉她,协和医院安排我近两天做手术,因为囊肿长得太快。她让我来学院,说门措空行母将在法会上灌顶。我怕时间来不及,给上师打电话请上师加持。上师说好的。

 

  我到达学院时,是清晨七点多,刚好赶上开法会的时间。而且在大经堂的门口碰到了在那里焦急等待我的慈诚旺姆师。门措空行母开始灌“金刚萨埵”顶。此时心中法喜充满,我忘记了一路的疲劳。在开法会的期间,法王如意宝让每个人每天念诵五万遍“金刚萨埵”心咒。因为法王如意宝讲过,众人共同做一件善事,每个人都有同样多的功德。

 

  法会刚刚结束,大多数居士都各自下山,我留下了。因为要帮慈诚旺姆师修房子,也正因为我留下了,十分荣幸的是法王如意宝圆寂前的最后一次灌顶我赶上了。法王如意宝灌顶前说,他老人家生病以来,已经两年没有灌过顶了。这次是别的教派来了几十个僧众,受他们的祈请,法王如意宝灌了“金刚橛”顶。以前我一直认为自己福报很小,没有工作能力挣不到钱。一次上师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看着我说:“她福报很小啊,没有什么钱。”但是现在我才知道,这次跟法王如意宝结上缘才是我最大的福报。而且法王如意宝最后一次灌顶,我不是也赶上了吗?

 

  上师的姐姐仁钦嗡姆和她的女儿希阿措、几个觉姆,一起来帮慈诚旺姆师修房子。她们要从很远的地方背石头回来放在屋顶。山上早晚的温差很大,中午还像夏天一样温暖,到了下午必须穿上毛衣。很晚了,她们还穿着单衣一袋袋往房上背土。仁钦嗡姆非常调柔、勤劳,她总是默默地关心照顾身边的每一个人。经过几天的辛苦劳动终于房子不漏雨了。在她们的身上,我看到了对众生的真正的慈悲心,以及吃苦耐劳、待人真诚的优秀品格。

 

  在这期间,我没能见到上师,因为学院的男女僧众分别在两座山。学院的戒律很严格。无论是僧众还是居士,男女不可以去异性居住的区域,有很多管家巡察。在我临走的前一天,上师叫他的侍者跟管家讲明原因后,带我去见上师。走进房间后,我汗毛孔直立,没想到上师的房间这么小,但是感到非常的舒适、温馨。上师就住在这里,在学院授课,在法王如意宝身边依止二十年。我发自内心觉得,我跟上师的距离更近了。曾听道友说,上师当年求学时,每天磕一万个头,上师说:“那时我年轻。”上师笑着问我有没有高原反应,我说没有,很适应。我赶紧把从北京带来的香瓜拿给上师吃。上师非常慈悲,一边吃一边问我有什么营养。当时我傻傻地回答:“不知道有什么营养,就是好吃。”

 

  下山后,我到医院做B超检查,医生说什么都没有了。佛法无边,对境殊胜,真诚的忏悔才是消灾免难良药。我对希阿荣博上师的加持力和佛法更有信心了。回到灯红酒绿的都市,看到路上穿梭的车子,来来往往的行人,我似乎有点厌倦城市的生活了。不知道世间的人都在忙些什么?我下决心,要尽快修完五加行,暂时不考虑去工作。其实工作是为了生活,如果生活有保障,为什么不让我的生命更有意义呢?从此以后,我整天除了干点家务,就是做功课:每天念诵一遍课诵集,一千遍发菩提心,一千遍百字明。午饭后泡一壶茶,有时看一看有关佛教的碟片,这样的生活让我很陶醉,感觉很充实。偶尔与上师通电话,法供养。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十一万遍发心、十一万遍百字明的念诵。慈诚旺姆师鼓励我开始磕长头。几年前磕过几千个长头,但半途而废没能圆满。这次我先给上师打电话祈请加持,上师答应了。而后我每天磕两千个头,有时不能完成,至少也磕一千个头。三个多月下来,我圆满了十一万大礼拜,向上师法供养。上师欢喜地说:“法供养的功德是最大的。”我问上师:“呷姆她们好吗?”上师说:“希阿措病了,她们在马尔康医院。”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告诉了慈诚旺姆师。我们都很想念她们,于是我们长途跋涉到了马尔康。当天晚上见到她们时,她们是一直站在医院门口等着我们的到来。我高兴极了,忘记了疲劳,冲下车。看到希阿措时我很难过,她瘦了,脸色好难看,我发自内心觉得心痛。她学习非常精进,每天晚上都学到凌晨一点多钟,她是累病的。

 

  我们在一起的两个星期,每一天都过得那么美好。跟她们在一起,你可以轻松自在、敞开心扉地活着,无拘无束。她们简直不知道什么是嫉妒,什么是猜疑,什么是欲望,什么是傲慢,那才是真正的无忧无虑。

 

  我终于有机会去向往已久的扎西持林。路上听说,有几个道友从上师出生的地方磕长头磕了三天,一共十二公里,磕到扎西持林。真是随喜他们的功德。到了扎西持林的山下,远远看到山腰上一大片经旗,围绕在两长排红色木制房四周,显得格外美丽、庄严。眼前的这一切很熟悉,似乎我以前见过,这大概就是因缘吧。

 

  在跳格萨尔王传金刚舞的时候,一个喇嘛把格萨尔王空行母演得惟妙惟肖,非常调柔。想起希阿荣博上师曾开示过,人不同的是心,无论是什么样的外表,再过两年也会衰老,心灵美才是最重要的。大家跟上师一起聊天,上师突然说:“弟子,你出家吧。”当时吓了我一跳,因为我从来没有过这个想法。上师拿了一把剪刀,说是要给我剃度,过来好像要抓我的辫子。这时,我想起了禅宗二祖慧可大师对达摩祖师的无伪信心和连连感恩叩首的情景,于是我不停地给上师磕头。大家都觉得我的做法非常机智,可谁也不知道,当时我内心的愧疚之情。我想终有一天会出家的,但不是现在,因为我似乎还有一些执着没有放下。

 

  次日上午,去新路海,本来应该是慈诚旺姆师陪我同去。突然正在一旁念经的希阿措说:“还是我陪你去吧!” 我原以为她也想去玩。于是我们俩个带了两瓶绿茶、几包饼干上路了。我们坐着车子,路两旁是高高的石头山,道路有些狭窄,蓝蓝的天空上白云朵朵,感觉很快就到了新路海的售票大门。跟车子约好三个小时后到这里来接我们。进去后看见两个藏族小孩,一男一女,大概八九岁的样子。希阿措用藏语跟他们说了几句后,递给他们每人一包饼干。我问说了什么,希阿措只是说他们在放牛,其它没再说什么。后来回忆起,这可能是个缘起。走了几分钟后,翻过一个较矮的小山坡,呈现在眼前的仿佛真的是片海。宽度可以看到,但长度无法看到。海面的颜色很奇特,近处是蓝色的,再往里一段则是绿色的,风平浪静。海底的石头清晰可见,五彩的鱼儿自由地游着,小螃蟹在石头缝中窜来窜去。白白的雪山环绕着新路海,衬托出新路海格外神奇,仿佛是世外桃园。突然间,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问题。于是我问希阿措这里有龙吗?她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给我讲了一个小龙女的故事。而后,我也像故事中的人物一样,喝了三口湖水,盼望着能听到小龙女的谈话。因为这里是法王如意宝埋取伏藏品的圣湖,加持力很大。于是我们俩爬到岸边的山坡上坐下,念起经来。一个多小时念完经后,我们喝着饮料、吃着饼干,太阳照在身上暖烘烘的。躺在草地上,听希阿措给我讲着佛法,享受着大自然,享受着上师三宝赐予的福报。感觉就像在极乐世界。很快三个小时就过去了,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个圣湖。

 

  站在路边等了半个多小时,车子还没有来。希阿措说:“一会天就黑了,车子还不来怎么办呢?”我十分有信心地说:“不会的,一会儿就来了。可能是路上有点儿小情况,耽搁了,不用担心。”我们又等了大约两个小时,此时已是下午六点钟左右。天渐渐地黑了,我开始有些不镇定了。有些藏民偶尔路过,跟我们打招呼,关心我们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希阿措讲明原因后,他们都热情地让我们去他们家住,因为这么晚不会再有车子了。可我还抱有一丝希望,怕车子错过去看不到。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们俩个害怕极了,因为这里晚上会有狼出没。听藏民说,这条路上出过车祸,有二十一人死了,到了晚上冤气会很重,听后我的汗毛孔直立。而且晚上温度骤降。我们两个人冻了几个小时,挤在一起,缩成一团,坐在路旁,借着月光期盼着有车子经过。

 

  这时,从山坡走下来三个人,其中一个女藏民让我们到她家里去吃饭,另一个男藏民和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在路旁帮我们看着有没有车子经过。因为她的家就在山腰上,离路边不远,大概有一百多米。我们实在是又饿又冷,就跟着女主人去了。走进她家后,我的心一颤,可以说是家徒四壁。房子很小,只有一个房间,没有家俱,没有床,用木板搭了一个睡觉的地方。上面躺着两个小女孩,睡的很香,得知一个五岁,一个两岁。墙角堆了两个大箱子。在另外一面墙上贴着一张很大的上师法像,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中间是一个炉灶,上面的茶壶正冒着奶茶的香味,炉灶旁放着几个小板凳,再没有什么了。这时男主人端上来两碗白米饭、一小盘炒圆白菜,放在了一个板凳上让我们赶快吃,是女主人特意为我们做的饭菜。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希阿措用藏语谢过她们,我们坐下吃起饭来,我觉得这是我长这么大吃过最香的一顿饭。希阿措突然说:“快吃,车子快来了。”我很惊奇,但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刚刚吃完饭,正在喝奶茶的时候,听到外面的小女孩在喊叫,我们放下碗一起往外跑。虽然我听不懂藏语,但从语调上隐约感觉到是车子来了。出去后果然看见路旁停着一辆车,原来是上师派来寻找我们的。我们大家都很高兴,与藏民一一拥抱分别。分手时我们给了他们一百元钱。我想这几个藏族人给我的温暖,无论是心里的还是身体的,我今生今世都会铭记在心。回去的路上看见一只狼,跳进了旁边的山沟里。听说在藏地见到狼是非常吉祥的。

 

  回到扎西持林,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上师正在等着我们。进去后希阿措哭了起来,我讲述了整个过程。上师问我那个藏民家穷不穷,我说很穷。我接着说,但是她们非常好、非常善良。上师还问:“你们给钱了没有?”我说:“给了。”上师点了一下头。上师平时一直很在意我们对贫穷众生的布施心。后来我才体会到,如果是慈诚旺姆师陪我去,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因为我们都不懂藏语。希阿措修行非常好,她一定是不放心才陪我去的。而她是重病初愈刚刚出院,在野外陪我冻了那么久,陪我经历了一场这么大的磨难,这是真正的菩提心。可我却没有太往心里去,一幅没事儿人的样子,没有真正体味到她的这番苦心。上师对我说:“你哭一个。”我嘻皮笑脸地笑,上师又很认真地说:“弟子,你哭一个。”我低下了头,这时才慢慢感觉到,人生并不是像我想象的,只有艳阳高照。其实暴风骤雨、天灾人祸像路上的伏兵一样不可遇料。轮回就是这样危机四伏,没有什么是恒常不变的。想起希阿措的慈悲,对我的疼爱,虽然她比我小五岁,但她那么成熟稳重,好像年长过我。我的幼稚,对俗世生活的贪恋,相比之下,我们的差距太大了。我真的哭了,上师开心地笑起来。

 

  上师的加持力真是不可思议,这件事是我人生的转折。回到家后,我觉得我自己变得坚强了许多,内心有力量了。因为男朋友在别的城市,几乎每天都要通电话。可这次回来后,没有想通电话的欲望了,反而打电话过来,问这问那倒觉得是一种负担。有一天,因为一件小事在电话里两个人吵了起来,很自然地再没联系,就这样我们结束了较长时间的恋爱生涯。奇怪的是,我没有伤心,没有怨恨,只想祝福他幸福快乐!

 

  我每天念诵上师瑜伽,修曼扎,而且每天不间断磕两百个头。现在磕头,都是怀着对上师三宝的感恩之情。不紧不慢、有条不紊,并不觉得辛苦,反而觉得身心愉快。

 

  我深深地体会到,依靠上师,以正知正见用心去学佛,才是人生最大的享受。我理解了慈诚旺姆师出家的选择。法本无主人,精进者得之,佛子当自强不息。我打电话给上师说,祈请上师给我剃度出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七年前,第一次见上师时,上师就开玩笑地说,他有剪子,要给我剃度。我想上师听了一定会欢喜。上师却问:“为什么突然想出家了?”我说:“师父,我对您生起了真正无伪的信心。佛已经来到我的身边了,我要是再不珍惜,不知道来世还有没有机会再遇到佛法、遇到您?”我接着说:“师父,您送我一套出家的衣服好吗?”上师答应了。

 

  半年前,我如愿以偿。我跟姐姐又携起手,共同奔向我们心中的太阳。

 

  感谢大恩根本上师!感谢三宝加持!祝愿所有有情众生广结善缘,早日离苦得乐!早证菩提!

 

 

 

     作者:慈诚曲谆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