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站在佛像前(下)

 

  第五件是没有守好八关斋戒。从8月11号开始,我和方、文两师兄拜达森堪布为传戒师,受持八关斋戒三天。文师兄出师不利,第一天凌晨起床后,就喝了一口水,他很懊悔、自责,一天也没吃饭,真的辟谷了。我前两天还正常,但晚节不保,第三天中午到餐厅吃饭时,刚坐下不久头脑昏沉,业障现前,按规定不能站的时候我站了起来。师兄们都愣住了,面面相觑。我很懊丧,饭后回到宿舍蒙头就睡,一觉睡到三点多。醒来一看,两位师兄都转山去了,心想,只有自己最不精进,心情一下变坏了,就去转经房转经。转累了,就拿着转经筒坐在房门口的台阶上发呆。突然,上师出现了,手中好像拿着一把伞,后面跟着一位藏族男居士,我慌忙站了起来。上师说:“明天下午要举办金刚萨埵大圆满灌顶。”我当时正守八关斋戒,没有和上师说话,事后想起来很后悔。上师就是戒,和上师说话是不会犯戒的。

  随后上师进了转经房,我愣了一下,觉得机会很难得,就进了转经房和上师一块儿转经。上师的速度开始并不快,但是转着转着,上师的速度越来越快,怎么也跟不上上师的速度。最后上师跑了起来,当我伸手抓铁环时,一个趔趄,“扑通”一声,一头撞到了北墙上。左肩膀撞得很疼,左额头隆起了一个大包,右手食指肿得很粗,藏族居士把我扶起来。上师不停地问:“要紧吗?要紧吗?”我回答:“没事,没事。”给上师鞠了一个躬,听完上师开示就走了。

  8月13号真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我破了八关斋戒,但因祸得福,得到了上师的殊胜加持。同屋的两位师兄都没有发现我的异常情况,上师真的很慈悲,还是给我留了面子,额头没有出血,手指还能按摩。那天晚上我再也不敢懈怠,等两位师兄睡下后,我又来到了转经房,从晚上十点一直转到凌晨五点,累了就坐在地板上歇一会儿。用这种方式我不知道是否守住了我的八关斋戒戒体。

  在扎西持林我除了发呆就是哭。在宿舍、餐厅、山坡上、转经房、莲师殿,随时都会哭起来。13日上午,当巴姆师兄到我们宿舍,传达上师要灌顶的喜讯时,幸福突然像涌泉一样从足底涌上来,我马上哭了起来并跪在床垫上,给巴姆师兄磕了一个头。

  那天在山坡的草地上我不清楚自己是喜是悲,还是悲喜交集,也泪如泉涌,当时还在守八关斋戒,守止语戒,哭声也是一种语言,所以只能克制着,不敢放开哭。这真是:“四面云山来眼底,万般滋味到心头。”哭不出来的幸福是最幸福,说不出来的感恩是最感恩。不是我生来好哭,而是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磨难,有太多太多的感慨。

  我这一生,可以用三个“一”来概括。

  一是“一生坎坷”。大跃进、三年困难时期、十年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计划生育、下岗,全赶上了,工农商学兵全干过,还到“五七”干校喂过猪,干过人寿保险,推销过安利等等。女儿说:“爸爸一生坎坷,晚年可以写一本书。”

  二是“一事无成”。虽然也有过许多梦想,但什么事情也没干成。媳妇说我这一生,除了外面没女人、脾气好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优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书呆子、吃饱墩、窝囊废。要不是看我是个从小没娘的孩子,可怜我,最少和我离婚二十次了。

  三是“一无所有”。媳妇多次放风,一旦离婚,房子归她,女儿也归她,让我把衣服和书拿走就行了,我将一无所有。岂止是一贫如洗,若干年来,我一直是负债经营。这次到藏区拜见上师的盘缠,也是借的。我用人品担保的“信用卡”快要透支了,能借给我钱的人已不多了。但我无怨无悔。不管经历了多少磨难,所幸的是,从来没有退失对三宝的信心,没有退失渴求善知识的心。我失掉了许许多多的“零”,但是所幸没有失掉“一”。

  五十七年的坎坷人生路,许许多多的梦都破灭了,但我终于梦想成真,圆了一个找上师的梦。能找到根本上师的人,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最后我想到常啼菩萨,也许自己前世就是常啼菩萨的弟子,菩萨的眼泪是悲愿。我观想自己的心之泪花像泉水一样,流进了玛哈嘎拉神山右侧的溪流,然后流向江河,流向大海,右绕地球十三周,又回到了扎西持林。供养了自己的根本上师希阿荣博,祈求上师长久住世。

  14日上午吃过早饭不久,在离居士房不远的草地上,第三次见到了上师。上师穿一身普通僧服,戴一个藏式遮阳帽,正和两位僧人交待什么事情。我们三个悄悄地走近上师,跪在了草地上,我给上师磕了一个大头。上师说:“明天的灌顶很好,是我过去没有灌过的。”一会儿上师就走了。上午我们十几位汉族居士还在图书馆听了慈诚成利师父的开示,开示非常中肯,获益匪浅,因没有详细记录,只好省略不述。灌顶法会推迟了两次,最后定在了8月15号下午两点,在莲师千佛殿举行。这一天是结夏安居日,也是佛欢喜日,是一个非常吉祥的日子。法会在庄严喜庆的气氛中进行,我们十几位汉族居士,被安排在了会场中间,觉姆坐在最后边。这是上师的慈悲关照,应该感恩。

  最后一件后悔的事是有一个非常珍贵的瞬间没能拍下来。一天到转经房转经,遇到一个身材比较高的藏族妇女,背上背着一个七八个月的女婴。女婴身上的衣服由布带勒着,腰部露出了白皙的皮肤。藏族妇女在外圈转经(外圈装满了“金刚萨埵心咒”,屋里是百字明咒转经筒),女婴伸出稚嫩的右手,老想够转经筒。事实上她根本够不着。我很感动,可惜那天也没带相机,没能拍下来。

  藏人基本上全民信佛,佛法已经渗透到了藏人的骨髓里,学龄前的藏族小孩儿都会念六字真言,是我早就知道的事情。但是那个女婴呢?她知道佛和菩萨是什么人吗?知道转经的好处吗?从年龄上判断似乎不可能,可是看她那好奇的神态,似乎又可能知道。我看到过一些大成就者在娘肚子里与母亲对话,刚生下来就会说咒语的公案。藏区的奇人奇事非常多,说不定那位女婴就是一位婴儿菩萨,在向我们说法。且不说藏人几乎全民信奉佛法是多么的幸运,我觉得能在藏区做畜生也比在汉地做畜生幸运,这是毫无疑问的。

  藏区的加持品太多了,到处都是红色的寺庙、白色的佛塔、金色的转经筒、五彩的经幡、袅袅升起的烟供、寂静的玛尼堆、吉祥的螺号、朗朗的诵经声,还有大量埋在地下的宝瓶,抛撒在空中的朵玛……即使是飞禽走兽,都能不经意地种下解脱的种子。公案里有记载:一只蜜蜂顺时针绕了佛塔三周,后来修成了阿罗汉…….

  第五次见到上师,是在打扫完莲师千佛殿的卫生后,见上师坐在莲师千佛殿不远的草地上,周围有几个僧人。我们赶紧过去,我跪在草地上向上师辞行,还向上师请示了两个问题。一是要我的皈依证。上师笑了,不置可否。二是说年龄大了,要抓紧修行。我汇报说,从明年开始,打算半年打工,半年到扎西持林修行,请上师开许。上师反问了一句:“在北京吗?”然后保持沉默。两件事都没有结果,当时还是不明白上师的意图,心中闷闷不乐,就告退了。

  《广论》中说:“无师之前,绝无佛名。”上师为了度化众生才示现的凡夫相,也是修行的道,所以上师的恩德远远超过了诸佛的恩德。具体到每一个弟子是什么根器,在某一个时间段应该修什么法,如何遣除违缘等等,只有上师才能做到。

  上师是向导,是能够引领你走最捷的捷径的人。其中还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上师的证悟境界即加持力,上师的证悟境界越高,加持力就越强。二是弟子对上师的信心,也可以称为信力,弟子对上师的信心越强,成就就会越大。密法中最高最大的法可以归摄到上师相应法中。上师是一切加持之源,既是弟子出世间一切功德之源,也是弟子世间一切福乐之源。不仅今生今世如此,多生多世都是如此。

  “离师无法,离法无成。”离开了善知识,我们将寸步难行。禅坐时,上师在你的头顶;走路时,上师在你的右肩;吃饭时,上师在你的喉间;睡觉时,上师在你的心中;在家时,上师端坐在佛堂,为你祈福消灾;远行时,上师在门口为你看门护院。不过你回家后最好跳窗而入,不然的话,有可能踩到上师,你要小心呦!

  上师的加持既有正加持,也有“负加持”。实际上“负加持”也是正加持。上师让你重罪轻报,牺牲一些短期的,小的利益,去换取长远的,更大的利益。如果上师老是顺着你、哄着你、夸奖你,说明你离成就还比较远。如果上师越来越严厉,让你吃越来越多的苦头,你离成就也就不远了。

  如果生病对你有利,上师就会加持让你生病。“有病方知身是苦,健时多向乱中忙。”上师会通过生病,让你认识无常,启发你精进修行;如果破财对你有利,上师就会加持让你破财,“法轮未转食轮先。”如果你的经济状况很糟糕,上师会加持让你发点小财,使你不至于整日为生计忙碌而无暇修行。但如果你贪心不足,得陇望蜀,上师就会加持让你破财,破除你的贪执。华智仁波切说:“财富多有多的痛苦”;如果和朋友分手对你有利,上师就会加持让你和男、女朋友分手,青年佛友要有心理准备。上师会用看不见的手,让你产生小的麻烦,而不至于在将来产生更大的烦恼和违缘;如果死亡对你有利,上师会加持让你提前死亡。众生的分别心比较重,总是希望健康长寿,实际上长寿未必就是好事,短寿也未必就是坏事。对于一个凡夫修行人来说,有时多活几年,说不定会遇到大的违缘,产生退失。在这种情况下,上师就会加持让你提前死亡早点往生,把你的神识迁移到应该去的地方。

  这是上师的慈悲。上师总是对的,犯错的总是弟子。但上师有时也会示现犯错误,那是为了观察弟子的根基和信心,有时是为了观察缘起,是调教弟子的方便示现,你千万不要因此产生邪见。上师已经修成金刚不坏之身,本来不会生病,上师示现生病,是替弟子背业。

  在我们这个地球上,有个菩提迦耶,是释迦牟尼佛证道成佛的地方,贤劫千佛都要在那儿示现成佛,即金刚座。另外还有文殊菩萨的道场五台山、弥勒菩萨的道场鸡足山、拉萨的布达拉宫、大昭寺的觉沃佛像,和许多神山、圣湖等等。能到这些圣地朝圣,对于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来说,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但自己由于受经济条件限制,佛教圣地一个也没去过,说起来很是遗憾。

  然而在扎西持林转经房转经时,我突然意识到,上师的驻锡地也是金刚座,是第一金刚座,是最殊胜的、加持力最强的地方。就像刚刚发掘出来的伏藏品,带着近传的温热的气息,到了上师的金刚座,可以见到活生生的佛。

  金刚座不一定就是一座城市、一座神山或者一座寺庙,它不是固定的,也就是说,上师住到了哪里,哪里就是第一金刚座,哪里就是佛教文化中心。《华严经》云:“一就是一切,一切就是一”。佛氏门中,上师第一,如果朝拜了上师的金刚座,就等于朝拜了所有的金刚座。

  我的一切都归于扎西持林。想到这里,我感到自己没什么可遗憾的了,如果经济条件好,时间充裕,可以多多朝拜圣地;如果条件一般,应尽可能地抽出时间亲近、供养、承事上师就可以了。忘记了在哪本经典中看过,说一个人若能亲近、承事上师半天,其功德远超过一劫的时间在诸佛前所做布施供养等等的功德。

  在离开扎西持林的那个清风徐徐、星光熠熠的夜晚,在转经房,在金刚萨埵的加持下,我想到,人生就像一架精密度非常高的天平,这头高了那头低。在世间法方面,我的运气简直糟透了,几近绝境,但在出世间法方面我的运气,却出奇的好。那一刻,我感到自己一生中所有的亏欠都得到了补偿。回到北京后,我给上师发了一个短信,大意是:如能到上师身边工作,以身口意供养,将感到万分荣幸,一切听从上师的安排、调度。

  17日上午回程途中,汽车在道孚县加油,我于是下车买矿泉水,小卖部门口有一只黑狗向我猛扑上来,还狠狠地咬了两口,鲜血顿时流出,裤子也破了。师兄们都竭力劝我回京后立刻打狂犬疫苗,并说狂犬病毒的潜伏期最长达二十年。

  如果在以前,我肯定会紧张,但现在不同了,我在上师的金刚炉里锤炼了七天,已增强了免疫力,妖魔鬼怪都会不怕,难道还怕一只狗吗?我认为自己在短期内死不了,生活刚刚掀开崭新的一页,我还要为佛教做一点事情。

  一路上,我思绪万千:藏区天上的白云,在风的吹拂下,不断变换着各种形状,一会儿像大象,一会儿像猴子,一会儿像山兔,一会儿像羊角鸡……而我却希望车速慢一点。我想再看看藏区的山山水水。我觉得自己的“魂魄”,被上师留在了扎西持林,变成了一个空心人。

  我在成都真的被动车组甩下来了——提前九天预定的动车票被宣布作废。幸好我又买到了一张慢车票,那430块钱就算布施给铁路吧。

  在火车上,我遇到了三位从成都到北京旅游的小姑娘。她们个个活泼可爱,我把灌顶法会发放的小食品送她们结缘,其中一位小姑娘的妈妈信佛,我于是送她一本《佛子心语》转给她妈妈。

  其中一位年龄最小,约十岁,我叫“莲花童子”,她说自己用电脑算过命,知道自己有佛缘。她特别喜欢我的转经筒,一有空就转,还念六字真言。我非常喜欢她有这么好的慧根,送给她一个河北石家庄弘一佛堂“日行一善”的黄色小袋。她说:“爷爷我好喜欢您送给我的那个小包包。”我给她拍了两张照片。当时我想,这可能又是上师的慈悲示现,安排她们帮我缓解旅途的疲劳。

  8月19号上午,我返回了北京,结束了第一次藏区的梦幻之旅,从上师的极乐世界发愿归来,又回到了滚滚红尘。同事们见到我说,我走之后,女主管为了消除我可能被辞退的流言,曾在会上放出狠话说:“只要我在俱乐部当一天主管,就不会让大叔走!我要给他留一口饭吃。”

  我很感动,我上山带去的五千元,此时已剩二百多,另一方面,我对她为我承担的压力感到不安。好在我的大都市生活快要结束了。我不能再请假了,我一边上班,一边构思我的文章。

  我的情绪很乱,大脑迟钝,像一个石匠。用蒋贡康楚仁波切的《上师祈请颂》作为文章的结束语吧。

  《上师祈请颂》

  深情祈请上师如意宝

  恳请您切莫舍弃业障深重的弟子!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真正懂得轮回之苦,生起逃脱轮回之心!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舍弃对此生的贪着之心!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随时随地地想到死亡!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坚信因果!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在修法的道上不被业障迷惑,净除所有的障道!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修法精进不怠!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纠正一切错误的知见,沿着正确的菩提道修行!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这一颗精进的心恒常不退!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懂得真实祈请!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了悟原本的佛心!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无作的自性自觉圆满!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无明二取之心从根永断!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即身成就!

  深情祈请上师如意宝,

  含泪呼唤赐法大恩师。

  无始至今唯一救怙主,

  恳请加持与师心相应。

  喇嘛钦诺!

          弟子 益西 

2011年9月8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