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回头(下)

  

三.穿山甲

  我又回到了无锡,有了自己的另一半,并共同开设了一家餐馆。餐馆是2004年起开业的,经营中餐,菜肴中除了鸡鸭鱼肉以外主要特色是湖鲜和野味。鱼虾蟹螺讲究鲜活现杀。餐馆的生意红火与杀业的增加是成正比的。为追求利润和经营特色,2006年店里还增加经营野味:野鸡、野鸭、野兔、獐、獾、蛇类,偶尔还有熊掌、鳄龟、穿山甲、蜥蜴等等,变着花样吸引顾客。

  记得有一次某领导来,预约吃“穿山甲”。当时已经入冬,按惯例,我要从上家那里进冰鲜货,可货到店里,却是个简单的纸板箱包装。厨师长告诉我说是个活的,不敢碰。这种动物与很多种毒蛇一样,越是野生的,越是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味,我只要靠近口袋一闻气味,就能大致分辨出是野生的还是豢养的。

  这只穿山甲将近一米长,它没有以往被囚禁动物那样凶猛地张牙舞爪和极力挣扎,可能是因为气温较低(穿山甲只适合温热带气候生存)或长途贩运已造成体力透支,只见到它蜷缩着身体,低垂着头,偶尔蠕动一下身体,发出阵阵呜咽。忽然,它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流露出几丝惊恐和无尽的哀怜。两只小眼睛跟我四目相对的一刹那,我非常地震撼。野生动物往往具有丰富的天地灵气。我打电话联系我的供货上家,告诉他只需冰鲜的就行,不要活的。上家说这批货是云南那边直接发过来的,他也没见过,过一会儿,派来验货的人到了店里。验完后他的老板在电话里对我说,这只穿山甲已经怀有身孕,提出加价30%,要么退货。我当时的确犹豫了,也闪过恻隐之心,可是订餐人之前几次来电话再三确认过,并且已经邀齐了重要的客人,晚上就要来享用。我利欲熏心,没有阻止杀戮,朝那个贩子挥挥手,同意加价,示意执行宰杀。当然,和每次一样,过程极其残忍和血腥:开水活烫,去鳞剥皮,开膛破肚……

  厨师特意将那小胚胎取出后放在碗里给我看。那小家伙比打火机长一截,通体呈粉嫩半透明状,四肢躯干分明,雏形已成,下身蜷曲着,还有点儿颤动。厨师说,这小家伙单独蒸制给老板补补,吓得我连连摇头,觉得自己干了丧尽天良的事!我自己是从来不吃这些野味的,一丁点都没有沾过,因为我觉得吃了会加重我的罪业。厨师蒸制完毕,用保鲜膜封紧端到熟食间锁了门。等招呼完客人以后,我和厨师长开了熟食间门并打开保鲜膜,发现小东西居然不见了,仅留半碗汤水。熟食间反复确认了根本没人进去过,难道那小东西真的人间蒸发了?怪哉!

  那时我已经和现在的妻子一起在经营这家餐馆。第二年开春后,妻子有了身孕,我们憧憬着十一月份将迎来一个“金猪宝宝”的降临。转眼妊娠期有五个月了,胎动已经明显,而且小家伙在肚子里很顽皮。在医院例行产前检查时,别的孕妇很快完成各个项目的检查,妻子的B超却很久。出来后红肿着双眼告诉我宝宝不妙:小嘴巴先天性颚裂,在母体内依赖脐带输送养分尚能存活,出生后存活几率不大(无法吃奶,无法吞咽东西)。我顿时懵了。回家后跟家长们诉说,全家人也急得眼泪直流,后来又去权威的妇幼医院专家会诊,彩超做完,结果清晰明确:重度颚裂,难以存活,将来面部肯定畸形残损,即使多次整容,小孩说话仍会大受影响。

  在悲痛万分之下,只有接受引产手术。一段精心照料、忍受了几个月的妊娠反应,而这位母亲现在却还要接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打击。妻子告诉我,医生捧给他看的是个男性胎儿,满头乌发,手脚修长,体红肤嫩,形态可掬。此时,我们不约而同都想到了那对穿山甲母子!那天是2007年7月27日。这真是现世报应啊!

  一年后我们卖掉了这家餐馆,又重新开设了一家有1200平米、40桌规模更大型的中餐店。我常去寺庙烧香,去九华山、西藏等圣地忏悔,但杀业并未停止。2009年11月下旬,我与友人再次往九华山朝拜敬香,适逢暴雪,行驶三百多公里后抵达山脚。上山的路已经封闭,只能在山下住宿。第二天大早,我们徒步进山,到达时已经下午,我们像往常一样逐个寺庙烧香拜佛。此时妻子又有怀孕,已六个月,还是一对双胞胎。我在地藏王菩萨面前忏悔自己的罪业,祈求家人平安,祈求饭店生意红火,却并未发愿断恶从善,世俗的贪嗔痴毕露无遗。

  又过了一个月临近元旦,妻子孕期才刚满七个月,两个女儿即早产来到人间,这令我们全家既惊喜又措手不及。她们是如此之小(分别只有3.2斤和3.4斤)还不会喝奶,有一个甚至于不会呼吸,两个小宝宝只能呆在保暖箱里抢救才能存活。我们花费了超过常人十倍的财力和人力、在医院呆了大半个月,总算让孩子发育及格,顺利出院。刚抱回家中,不想两个小家伙又感染急性肺炎,临近春节时再次住进儿童医院。病危通知单一连几张发来,惊得全家人紧急出动,我和妻子更是日夜陪护在重症ICU病房,一人照看一个。几次坐在那,将插着各种管子和抢救仪器连线的心肝宝贝抱在怀中,通宵达旦,边流泪边祈求佛菩萨保佑。医疗监护仪器上的数字和心率脉冲信号似乎连着自己的心跳!从腊月二十九住院一直到正月十六出院,全家人整个春节都泡在医院里,陪两个宝宝度过生命中的第一个春节。

  我和妻子是个体户,没有劳保,两个宝宝也因为未满周岁不能参加任何商业保险,费用全部自理。而这个时节也是饭店生意“蒸蒸”日上、财源滚滚,杀业血腥的时候。莫不是上天叫我由杀业得来的钱财在现世受报不成?接下来的一年,饭店生意逐渐趋于平淡,两个女儿倒是健康、活泼,我有更多的时间看书上网,也暗下决心转做其它行业。

  四. 悔悟

  今年以来我加紧了学佛的步伐,经常去网上看地藏缘论坛,大量地看一些法师的视频讲座,还在网上专门搜集有关藏传佛教的渊源和相关知识。农历五月初一,我第一次带妻子去九华山朝拜忏悔。我在山上一家经营佛教书籍的商店结缘到了一套《地藏菩萨占察善恶业报经》及占察木轮,回家自己修习。

  六月初一,我和一位师兄一大早就去了寺庙烧香拜佛,并给寺庙做供养。晚上,一位皈依藏传佛教很久的师兄参加完放生活动后带给我一本《佛子心语》。我虔诚地拜读起来,从第一篇起边看边流泪,常常泪如泉涌,因为想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其中许多与书上师兄们遇到的都颇为相似。很多篇章里都提到了晋美彭措法王如意宝和希阿荣博大堪布,我感到内心里有扇窗户一下子打开了。那圣地的天空、花草和佛无一不令我心动:藏传佛教,那么神秘,那么令人神往。

  后来我每天都上菩提洲网站,看法王和希阿荣博堪布的照片、事迹和开示,如海绵吸水般地学习文章中的修法和咒语。每天晚上十一点半餐馆打烊以后,都要念佛、持咒、叩拜。学习《地藏菩萨占察善恶业报经》、《地藏忏悔法》,持“准提神咒”,摆弄占察木轮,又持念“雨宝陀罗尼咒”,继续阅读《佛子心语》和《西藏生死书》。每次功课后都要祈求三宝加持我,尽快将现在的饭店脱手,早日悟出下一步人生的路该怎么走。

  七月初一,我与妻子带领女儿们一同去五里湖放生。七月初七我父亲七十寿宴,由于宴席上菜肴免不了杀生活物,一早我就带父亲一起先去梁溪河放生。之后发现这样很不如法而心中懊悔。功过岂能相抵!

  我决定今后还将带动身边的人一起把放生活动持续下去。我现在初一、十五是绝对茹素的,平日里也绝不碰点杀的食物,最大限度地不沾荤腥,劝身边的人多接触佛学,尽量吃素,多行放生。

  大量的佛经令我目不暇接,大量的法门使我无从下手,我常常弄到后半夜筋疲力尽时才睡,大大影响白天事务。后来我想,这样一定不是正确方法,我总觉得自己一直在胜境门外徘徊,指路明灯虽已在前,我却只能胡跌乱撞,不得入其门。我迫切需要皈依希阿荣博大堪布!神圣的上师啊,我要依止您,请您引领我走上解脱和证悟之途,带我进入那神圣的殿堂吧,我要成佛,我要去度众生,我要以毕生的力量来帮助感化现世众生,让芸芸众生都被佛光普照,脱离轮回,让众生现世就能体验到佛的温暖和慈悲,请希阿荣博堪布恩准我的皈依请求。

  

  弟子  土登多杰

  2011年8月12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