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的苍生之痛(下)

  

  还我的容颜,是父亲最大的愿望,多少年来,他背负着对我深深的歉疚。五年本科毕业后父亲不惜一切代价,带我去了全国最好的整形医院,找了最好的医生给我进行手术治疗。记得第一次躺在手术台上时,我暗下决心:如果手术失败,我会潇洒地挥手告别年青的生命。生命赋予我的,除了沉重就是无奈。然而在感到无奈与沉重的同时,我也感到了它洒脱的一面。我喜欢《红楼梦》里那句话:“一片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每次手术结束后,父亲晚上都坐在病床前,有时还陪着我一起掉泪。揭开纱布的那一天,医生看了一下说手术很成功,但后面还需做多次。从此以后的冬天我都是由父亲陪着在整形医院度过的,手术不知做了多少次。前面的手术结束后,通常要经过很长的恢复期,才能继续后面的手术。那里消耗了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几年时光,此外,昂贵的治疗费用、长途跋涉的艰辛及住院的折磨,几年下来所得到的,除了疲惫就是无望。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那是个无底洞:无论投入多少钱,凭目前的医学水平,我要恢复到从前的美丽,根本是自己臆想的泡影。后来在医院的回廊里我慢慢发现,这里竟有很多人的遭遇与我是一样的,然而很多人看上去举止依旧从容,态度仍然乐观,并没有放弃人生的信念,于是我幡然醒悟。我不再一味沉浸于自己心里“制造”出的失意、期待和幻想。我不能生活在“过去”的这张脸上,随后我终止了治疗。

  这是我人生中一次重大的心理调整和洗礼。走出多年心灵的阴影后,我变得活泼、开朗、乐观起来,到处都可以听到我阳光般灿烂的笑声。我又有了新的生活目标,前面仿佛一片光明。由于不甘心在父母亲的庇护下过日子,我走上了考研之路。

  本科五年基本知识本来没学好,又加上离校时间长记忆荒疏,考研的压力当然不轻,但我还是鼓起勇气,一个人躲在屋内死记硬啃那些枯燥无味的专业书。在饱尝辛酸后,我终于考上了医科大学妇产科临床专业研究生。

  我的理想又插上了翅膀,曾经失落的梦想再次清新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倍加珍惜经磨砺之后得到的这次机会,实习期间认真跟随导师学习,一直坚持在临床一线,别人下班,我仍留在办公室思考、查证医学问题,或去病房察看病人。利用业余时间大量浏览本专业中外文文献,掌握本学科动态和发展趋势。读研三年期间,我一直受到导师和同学的好评,大家都相信我一定会成为导师门下的佼佼者。我因而沉浸在自己美好未来的大梦中……

  毕业在即,其他同学们都在四处找工作了,每个人的目标都很明确。有的同学要继续深造,有的同学要结婚买房,有的同学要下海经商,有的同学要当学术带头人……只有我感到不知所措。导师格外偏爱我,毕业时建议我留在她身边,她承诺把自己毕生所学临床经验和技术传授给我,帮助我成长为一名受人尊重、技术过硬的专业医师。在我内心深处非常尊重导师的人品、学识和拼博精神,但导师所在的那家医院因为硬件设施和资金配置欠缺,管理层又矛盾重重,选择离开可能更适合我的发展。我的内心渴望属于自己的蓝天,向往去外面的世界闯荡。我在等待机遇的出现,我要找一个有助于我发展的良好平台,尽早在本领域拥有一流的技术、不受制于人。我谢绝了导师的好意,选择了南方一家妇产科医院,成为那家医院引进的第一名研究生。他们承诺培养我向微创手术方面发展,所给的待遇也对我具有莫大的吸引力。

  于是我单枪匹马、踌躇满志地选择了南下,结果却出现了本文开始所描述的因手发抖而不得不离开医院的结局。

  (三)

  从医院离开后,为了回避手术医师不能拿刀的尴尬,我决定横跨学科,由医科转到工科,攻读了理工博士学位,以实现我终生从事纯学术研究工作的夙愿。一番努力之后,我以专业总分第一的成绩通过国家录取线。但面试时我被“淘汰”出局,我打电话询问研招办理由时,工作人员支支吾吾半天不肯说出内情。我终于忍无可忍,拍案而起去找校长讨个公道。校长没找到,校办的人倒是都认识我了,他们又把我打发到研招办。“现在其他专业有一个名额,去不去你自己决定” 的答复让我欲哭无泪。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吞,除非我自愿放弃读博。我所报考的学科和专业就这样泡汤了。

  既跨学科又跨专业,读博的压力之大,令人难以想象。但我坚信自己的能力,继续奋斗三年,一定可以如期毕业。导师是一位刚从美国归来的年轻学者,已在顶级专业期刊上发表过文章十余篇,学术研究功底深厚。我原以为自己这下可以潜心从事纯学术研究了,可是因为我以前的医学背景,导师交给我的课题中大部分数据,要从动物实验中获取。我要不断地与动物们打交道,比如,大白兔、小白鼠、大白鼠等。这项工作主要是将肿瘤细胞注入动物体内成瘤然后取出冷冻保存,再将肿瘤组织或肿瘤细胞接种到动物体内形成肿瘤模型,评价我所开发研制的造影剂在体内的显影效果。

  起初,由于麻醉剂的用量难把握,操作方法也多有不当,许多动物被注射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看着刚才还活泼、可爱的白兔转眼就一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实在于心不忍。毕竟那是活生生的生命。有时它们一见我来就仓皇逃窜,或躲到笼子后面缩成一团。有时动物被逮到后发出凄惨的叫声,我的心也会随着惨叫声而起伏不平,觉得自己冷血和残忍。而时间一长,这种感觉也就逐渐减弱甚至麻木。有时实验要进行到凌晨一两点钟,那时人困马乏,如果没有动物的配合,实验时间就会被拖延,每到这时我就会耐心全无、嗔恨心大起,对动物粗手粗脚。有一些动物被送去做完扫描实验后,还要进行活体解剖。它们的某些脏器组织会被摘取下来,进行病理学检查。我时常会遇到一些动物被处死前那种求饶的目光和无助的眼神。一个课题下来,真不知有多少动物死于我手。

  没想到,我刚从“堕胎”的苦海中挣扎出来,又陷入“杀动物”的泥潭中。就在我万分痛苦的时候,也许由于往昔所积微少的善根尚存,2008年我荣幸地皈依了当代伟大的宁玛巴教主法王如意宝的嫡传心子——希阿荣博大堪布。我一生所有的委屈、心酸、疲惫,在值遇上师的那一刻消失了,像漂泊很久的心终于找到了永久的栖息之地。那次皈依,成为弟子在轮回中最圆满、最温馨的经历,深深铭刻在记忆中。

  后来,我守持不杀生的戒律,发愿毕业后决不继续从事这个行当,哪怕彻底告别科研工作也在所不惜。那段时间,尽管我还不能立即根除伤害小动物的行为,但每次进动物房时会偷偷念心咒回向给它们,并在内心深处向上师三宝祈祷:愿我生生世世不再伤害众生。其他学友毕业后都纷纷出国深造,只有我这个佛弟子进退两难:无论出去还是留下,将来都难以避免会直接和间接地伤害众生,那样我将无颜面对上师。毕业后,在导师的失望和学友的不解中,我选择了本校一份后勤工作。

  谁知临到上岗,工作被换成对生物材料进行安全性评估。这份工作的数据来源大量依赖动物实验,是生物材料被用于临床的前期评价程序,其处死动物的数量和残忍程度,均远远超过我以前的工作。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令我不寒而栗。目睹领导宣布时的那副居高临下的眼神和派头,我的肺都要气炸了。我强压心里的不满冷笑着离开了他的办公室。时值七月,另找工作,机会渺茫。终身在高校任职的光环曾是我心中最后的一丝迷恋,万般无奈之下,我勉强答应了下来,但提出了上岗的条件:不直接处死动物。领导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妥协了。再次看到动物,我的心情更加焦灼不安,只要一闻到刺鼻的福尔马林味后就会感到头晕恶心,看到血淋淋的宰杀场面更会心惊肉跳,在工作的同时,我也在寻找其他机会离开。

  经过猛烈祈祷上师,八个月之后,我告别了我的高校梦,离开了我的母校。科研,或许今生我无缘,此刻我只求远离与“杀生”有关的行当,是不是科学家已不重要。我在心里发誓:哪怕我今生穷死、饿死,也决不违背上师的教言去伤害有情众生。

  一次读《百业经》时,我读到罗汉小驼背七天吃不到饭饿死的故事,觉得茅塞顿开。故事是这样的:

  小驼背出生于以乞讨为生的婆罗门家庭。自从母亲怀上他,家里就很难讨到食物了。他天生驼背故被称为小驼背。他出生刚几天母亲的奶水即枯。小驼背长大后以乞讨为生却常吃不到饭。小驼背出家后去和僧众一起受供但总是在轮到他时饭即没了。他后来为世尊打扫内殿两天得到食物而获证罗汉果位。

  成为罗汉后的小驼背后来连续七天都没讨到饭吃。第一、二、三天,罗汉小驼背想再去佛陀内殿打扫,可每次都被别人抢先。期间,他本来可以随世尊应供,但因为应供时间临时提前而错过。阿难得知后安排好他去施主家吃饭,谁知遇到施主有急事让计划落空。第四天,阿难给他化缘来的饭途中遭恶狗抢吃。第五天,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给他化缘来的饭被一群乌鸦洗劫。第六天,智慧第一的舍利子尊者给他化缘来的饭被非人抢走。第七天,舍利子显现神变亲手持碗将饭送到他的嘴边,此时他的嘴却张不开,连想喝一口水还被非人撒了灰。最后,小驼背在喝了一口被非人撒了灰的水之后趋入涅槃。真是所谓“众生业现前,如来亦无力。”“纵经百千劫,所作业不亡。”佛经上说“欲知前世因,今生果便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便是。”

  众比丘在问世尊小驼背造了什么业时,佛告众比丘说,小驼背往昔因为厌恶母亲作广大布施,将母亲关在房中受饿七天,活活将母亲饿死。他因此千百世中堕入地狱,不论转生何处,都是这样饿死。

  往昔我造了什么业,我无法知道。我所能知道的是:四岁时发生的“巧”事;几个小水泡勾起了我的科学家之梦;医学成了我最不喜欢的专业;排斥心理挡不住一路“绿灯”,送我上研究生,直至我上手术台,失眠、手抖……即使在我皈依大成就者希阿荣博大堪布后,我仍难免遇到工作选择上的尴尬。我终于认识到业力之风的强大和无欺,来到时让我无从躲避。我这辈子读了二十二年书,相信勤奋、刻苦、拼博,也不乏聪明,可除了吃尽苦头,我自己什么主也做不了。

  我非常非常庆幸自己在有生之年值遇佛法、值遇如真佛般的上师。我想,如果未能值遇佛法,这一生还会造下数不尽的恶业,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我发誓将生生世世追随上师,洗刷、清净自己的罪业,不再伤害任何一个众生。坚定不移地去饶益有情。弟子以非常自责的心情,在此祈请上师仁波切能接受弟子至诚的忏悔!

  感谢上师救度之恩,生生世世!

  

  惭愧弟子:任真措

  2011年8月9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