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圆满这一世的相遇

  (上)

  我六岁那年,不知什么原因,爸妈分开过了。一直到十二岁,我都和妈妈在一起,相依为命。在学校,只要谁说我没爸爸,我就会挥着拳头去打他,不管是高年班的还是低年班,即使是成年人我也照打不误。人们说,我是“没人管教”的“野孩子”。于是,妈妈在我十二岁那年,为我找了一个新爸。新爸很好,面善、为人谦和,还带来了一个弟弟。我的拳头没有落在弟弟身上。他乖,一看到我就姐姐长姐姐短,亲得不行。弟弟跟妈妈更亲,他对新家似乎一点也不陌生,觉得妈妈就是自己的亲妈。在这个家里,他们仨倒更像一家人,而我却一直没有从陌生期里走出来。

  在没爸的那六年里,我的性格已经急速变化,很叛逆也很孤僻,在新家里,没有人能够和我沟通,感觉自己像只困兽。其实是我自己把门封闭起来,拒绝别人靠近我。从外表看起来,我开朗、活泼,会讲大串长长的笑话,有让人笑得肚子疼的幽默和风趣。可从镜子里看自己,有时泪水会不自觉地往下淌。镜子里的这人是谁呢?人,最善于伪装。新爸对我很好,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可无论怎样,仍感觉他很遥远,像个外星人从另一个星球突然侵入我生活领地。他一点恶意也没有,是我自己在故意排斥。客气的外表下难掩内心的压抑,内外冲突越来越大,我像随时要爆炸的气球。

  按妈妈的计划,我读完初中接着读高中,然后是大学。对此,我木然接受。一天放学后,与我年龄相仿的小玲,穿着一身绿色的新军装从我面前走过,那个神气啊。我像被电击中一样,忙问,“怎么着啊?!你这是……”她说要走了,去东北,当兵去。我听呆了。急忙抓住她的手一遍遍地问,直到她不耐烦了,才丢了魂儿一样回到家。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的大脑里迅速形成:我不能像现在这样,坐以待毙,死气沉沉地生活。海水鱼养在淡水里,早晚要窒息而死。我知道新爸的哥哥在部队里是个官,我为什么不能也去当兵?我向妈妈讲明了我的想法。可能是年龄的缘故,我遭到了妈妈言辞激烈的反对。我明白妈妈的苦衷:我,是她的希望,她的全部,她唯一的精神寄托。我若离去,将会要她的命。但是,缺氧的生活我实在过不下去了。而妈妈却认为,不进大学,无异于在社会上打工混日子,当然不能容忍。一场自我出娘胎以来最大的战争爆发了。我绝食,连续六天没去上课,不出门、不说话、不见人。后来,温文尔雅、受过高等教育的新爸怕出人命,面对我这种“二锅头”一样性子烈的女孩儿,既心疼又无奈。新爸先投降了,当着我的面给大伯拨通了电话。很快,OK了!我立时叫了他一声亲爸。这次我是发自内心的,新爸的眼泪当时就掉下来了。

  三年服役的生涯即将过去了,新爸和妈妈建议我考军校,或者转业到派出所公安局之类的地方,避免落个背井离乡打工的下场,而我偏偏不想回家乡。我想走得更远些,去哪儿呢,还没有目标。

  一个偶然的机会出现了。在执行完一次外出任务后,我来到一个美丽的城市。这里有清新的空气、一望无际的大海,我感觉此时的自己,像一只迎风搏击的海鸥在自由翱翔。于是我想,我应该留在这座滨临大海的城市。调动工作的申请进行得一帆风顺,临近转业还有两个月,我被批准调入这座海滨城市服役。转业后,我顺理成章地留在了这座城市。由于我不愿回家乡,脾气温和、风度优雅、教师出身的妈妈,再次肝火大动。她总说自己,怎么生出我这样一个与她性格迥然不同的女儿,这样不听话。我在心里说,实在对不起!妈妈!我的确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天生反骨,叛逆,不愿走寻常路。每次我都在心里小声地对妈妈道歉,我知道她平时很疼我很爱我,但是我不想在这种爱里被溺死。

  那年,能吃上饭,成了我转业后要解决的头等大事。十九岁的我,住进一家月租三十块、十个人一屋的房子,睡上铺。有一天早上,感觉脸上凉凉的,睁眼一看,雪花儿飘进来了。原来窗户上没有玻璃,也好,连洗脸也省了。赚钱,是我那段时间人生仅存的目标。

  打第二份正式工时,我每天上班都可以看到单位里有一个小女孩子,背着包穿梭于海关商检码头场站之间。在单位里,从董事长到门房,都对她客气有加,她的要求基本在厂子里是百分之百得到满足和支持。我心里纳闷为什么:劳资科科长和副厂长都没有这种待遇。于是我急于了解她的工作性质,没想到,我的生活轨迹也因此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拐点。

  我发现,这海滨城市里有一个得天独厚的行业——国际海运业务。以我这样的打工生活,是根本无法推进我的人生的。我把工辞了,进入一家专业的国际海运公司打工。工资不要,早出晚归,我的目标清晰、定位精准,半年内基本把国际海运业务的路数和操作技巧摸熟了。

  我在半年后辞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凭着真诚的服务,生意越做越顺,到了2000年,在全国已有十几家分公司,财富也积累起来了。

  (中) 

  记不清从何时起,我常被梦惊醒,每次梦到的都差不多。在梦里,有一个声音清晰地对我说:“你会死的,而这件事,你是摆不平的。”醒来后,浑身冒冷汗。的确,从创业打拼至今,每次业务上遇到麻烦时我都能一一摆平,这辈子我还没有遇到过我摆不平的事。

  我做生意的手腕越来越“干净利落”,往往是竞争对手还没反应过来,一切就大局已定了。“精明”、“利落”、“不拖泥带水”、略带着几分“憨憨”的微笑,是当时我的真实写照。在大笔钞票进帐的同时,内心也开始愈感空虚和失落。我想,难道我这辈子要的就是这个?钞票?连续不断一单一单签合同?

  时光一晃,我被拖进大龄“剩女”的行列。对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妈妈,从过去喋喋不休地催婚谈嫁,到现在的不闻不问、冷默相对。此时,我接到的还多是赴婚宴的喜帖,没有通知出殡的讣告,对死亡的存在仍不敏感,生命的光彩依旧美好。

  然而,那个令人惊悚的梦却一直没有离开过我。有一天半夜,这个声音又来了。“你会死的,而这件事,你摆不平。”声音像魔咒一样在我脑海里盘旋回响,我又被吓出一身冷汗。下床喝了杯水,我出了一口长气,镇定一下情绪,开始仔细地回想这个倒霉的梦。

  它已经缠了我四五年了,怎么每次都还是这样,到底哪儿出了问题?在这个世界上,谁能不死?谁又能知道死以后的事情?摆不平?没有我摆不平的事!能摆平!我一发狠,一定要把死亡这件事摆平,省得你总来如此折磨我,我今天怒了。当晚我想,就明天,明天我就去想想这事儿怎么解决。我愤然倒床而睡。隔天,繁忙中暂时忘了摆平死亡的事,回到家时才又想起来,冷不防让我吸了一口凉气。害怕魔咒再次响起,我对着床开始发憷,这时手机响了,一个彼此互有关照的哥哥来电说,明天要送来一样礼物。

  第二天下午,这位哥哥捧着一个大包走进我的办公室。包看上去沉甸甸的,包外还用黄布裹着。我想,怎么还搞得如此神秘?哥哥说,这个礼物是台湾的一个工艺品厂的老板送给他的。一打开,只见是一尊金灿灿的观世音菩萨。仅从工艺品角度来说,堪称极品。而对一贯爱追求完美的我来说,这尊像更是完美无瑕。我首先想到,自己住在宽敞、漂亮的大房子里,要让观世音菩萨住得比我还好。我把车开出来,为观世音菩萨找家,之后才知应该叫佛龛。经过千挑万选,把带回的一个大大的三层佛龛摆好,才发现顶层只住了一位菩萨,一定很孤单。然后再次出门,直到请回许多小的佛像摆在两侧,我才满意。此前,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西方三圣,佛法、佛经是什么更不懂。此后,那个梦出现的次数还真少了。我心里舒坦多了,开始有点相信这是观世音菩萨在保佑我。

  有一次,朋友想带我拜见一位西藏的活佛,我本没想去,后来被连拉带劝还是去了。活佛面相很好,有点像佛像里的佛,笑眯眯的,看起来慈悲、温和。我坐了下来,慢慢听他讲话。他只会几句汉语,然而感觉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力量和磁场在他身上,还记得当时自己心里的泪不断往上涌。活佛对我们讲,什么是十善业和如何行持善业,还讲了怎样断除十恶业,简直如雷贯耳。我回家后逐一对照,得出一个结论:下地狱一百次,已绰绰有余!!

  我被吓醒了。我开始全方位进行改变:不杀生,至少绝不在饭店点杀,后来酒也不喝了。点杀、喝酒这两样对还想继续在生意场上混的人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一次我请吃饭时,只为客户点了冷冻的海产品烹饪和酒,我自己只喝饮料,客人当时没说话,后来订单却越来越少。守持不妄语、不邪淫这两条,相对要轻松些。

  我皈依的这位活佛,持戒严谨、威仪具足,是个好上师。他的性格异常沉静、少言寡语,我内心非常非常地感恩他给予了我修行上的帮助,确实这样的善知识不可多得。潜移默化中,我的性格也变得沉默寡言,做事小心翼翼,以至于有些多愁善感起来。朋友们都说,怎么好像换了一个人?他们说,以前跟我在一起时的那种开朗、阳光的感觉不但不见了,甚至还让人感到压抑,无法沟通。我怕造恶业,一时也无言以对。那段时间,我像戴上一副假面的木偶人:看到人时,嘴不动,满脸堆笑。我像被绳子捆住了,这个不能说,那个不敢干。这种感觉很像我当初在家里——窒息。我不知道是否自己错了。我觉着,连做人都爽气不起来,还何谈成佛。我每天都在尽已所能行持十善业,可是心中却郁郁寡欢,十足一个林黛玉。我又重新变成了一头困兽。想摆平生死的欲望愈强烈,被勒的感觉也愈强烈,我明白,肯定是自己的方法出问题了。硬扳的路走不通,正确的方向又在哪里呢?我当然不会为所欲为,我只希望仍能保持原来的行事风格。难道我以前的开朗阳光性格妨碍学佛吗?虽然学佛后性格会有改变,但我不想做林黛玉。我仍然要做那个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健康阳光的自己,于此同时,我仍渴望内心有新的突变。在纠结中郁郁前行,我感觉身心疲惫。

  (下) 

  有一天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题目叫《今生最美的际遇》,作者是希阿拉姆。我几乎是流着眼泪看完了全篇。结束语中的那句话,尤其触到了我压抑已久、濒临崩溃边缘的神经——“祝所有的上师和弟子,圆满这一世的相遇!”我再也无法抑制自己,趴在桌上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哭得肝肠寸断。

  我的上师在哪里?为什么我在这一世不能够遇到他,都说佛是慈悲的,他难道看不到我的困窘,看不到我的挣扎,看不到我的纠结,看不到我的无奈吗?我的内心已贫瘠、荒芜、干涸。我多么渴望能够出现一位上师,解脱我的困境,给予我有力的帮助和支持;多么渴望给予我修行上正确的指点,告诉我摆平生死的窍诀。这篇文章里还有句话给了我巨大的力量:“希阿荣博师父,就是你在信仰薄弱的时候,拉你一把的那人。”当时我想,一定要找到这位希阿荣博师父。

  在寻求信仰的河流中,几乎溺水而亡的我拿起鼠标飞速滑到菩提洲网站,直接点击了希阿荣博上师法相栏目。看着上师的法相,我呆呆地坐在那里,一种委屈从心里强烈地涌出,一种熟悉、亲近的感觉油然而生。为什么到今天我才看到您?为什么直至今天才找到您?!我马上给菩提洲网站写了信。

  当晚,我做了一个很吉祥的梦:一个爽朗而响亮的声音说:“弟子,我看到你了,你的样子,已经清晰看到了。”醒来之后,我泪流满面,我知道自己有救了。我生生世世依止的上师出现了。师徒之间,确实存在心灵感应。

  很快收到菩提洲的回复,并得到了希阿荣博上师的手机号码。我既紧张又渴望地拨通了电话,大声说:“上师,以前我觉着自己不行,无论自己做什么也解脱不了。但是,我看到在《喜乐的曼达拉》里,您这样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出家人,通过学习对佛法,包括大乘、小乘、密宗,有了一定的了解。’我也想和您一样,做释迦牟尼佛的普通弟子。”我当时冲动而无畏地说了这些话。上师在电话里爽朗地笑着,说:“是吗?弟子,你一定可以的。”通完电话,我仍在会议室里静静地呆着,不想动,郁结在心口的那团林黛玉之气,随即缓缓出来。读完《喜乐的曼达拉》后我曾发愿,不再买不需要的东西,不再做无聊没有意义的事情,尽可能静下心来闻思。从《二规教言论》学起,脚踏实地,以做人为修行的起点。

  后来,菩提洲网站又寄来了《冬日》影碟和《圣地写真》期刊。在一个周末,我静静地燃香、供灯、供水,之后打开了《冬日》。画面中,大鹏金翅鸟飞起,随后音乐响起,我感觉此时头发根根竖立,汗毛孔全部打开,眼泪如喷泉一样涌出,内心被一种巨大的力量强烈地吸引和震慑,全神贯注看完全篇。在片尾看到:“上师希望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人都对法王如意宝生起信心。”此时,我泪水横流,在静寂的房子里大声喊道:“上师,弟子能够做到。弟子做到了。”从此,我对法王如意宝生起了如佛般无二的信心。渴望见到希阿荣博上师,渴望在他的座下皈依。

  终于等到了与希阿荣博上师在北京相见的日子。那天北京还下着小雪。我带上备好了的礼物:一尊水晶佛像、一个装有《心经》的水晶转经轮和一尊精致佛塔出门了。在上师的红色袈裟和高大的身影前,我感觉到少许晕眩。上师伸出胳膊摸头时,我的脑海里闪现了两句话:“目不暂舍,佛陀舒金色臂。”一时间,似乎眼睛也睁不开了。

  上师给我们做了皈依并开示了在家人如何修行,布置了功课,还传了破瓦法。随着上师“吼”的一声喊,刹那间我不知自己魂跑哪儿去了。后来,上师和大家一起吃午饭,我怯生生地没敢过去,上师招呼大家说可以坐在一起的。师兄们跟上师聊得很温馨,我在一旁沉默着,不知道该对上师说些什么。我看到上师的眼睛,纯净而明亮,上师的举止,自然洒脱。直到快吃完饭时,我仍然不知道自己该对上师说些什么,感觉这样坐着就够了。上师让我对法王如意宝生起了与佛无二无别的信心,我希望在这种心境中多停留一会儿。忽然,听到上师问我:“弟子,你有什么问题?”在我最隐秘的内心深处,确实有一个令我举棋不定的想法——我很想出家,但我对事业仍略有不舍,我本想等自己冷静时答案自然会得出。我愕然地看着上师,假装镇定地说:“没事,上师我很好,我没事。”上师看着我:“真的没事吗?弟子?”其实,看到上师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上师洞察我内心的所有活动。那一刻,我的伪装防线崩塌了。我说:“上师,您可以帮我起个名字吗?我对世间的一切已毫无兴趣,请您加持我早点去寂静处修行。”上师很高兴,说:“好的,弟子。会的,很快会有因缘去寂静的地方修行的。”

  在看希阿荣博上师的传记时,内心曾生起一种强烈的渴望:追随希阿荣博上师的足迹,闻思佛法。上师开示的语言,是那样直指人心。我明白,只有追随希阿荣博上师,才能摆平生死这件事!

  回到家后,很多违缘自然消失。遇到世间与出世间的问题请教上师时,得到的回复都简短、精辟。我对每个字都毫不怀疑,只管照做。信,就是最圆满的答案。很顺利,我把公司一家家关闭掉,固定资产也逐步清理了。原来开朗、阳光的性格又回来了,此时我才懂得,根本上师有多么重要!对根本上师的信心有多么重要!强烈的信心将会遣除自己修行路上多少违缘!一天,与师兄谈到福报,我说:福报,不是皈依哪个有名望的上师,也不是有多少资产,甚至不是天天能够和上师在一起。他说那是什么?

       平复了自己感激的心情后,我说:是你遇到了一位具德的上师!是一种真实的觉受在你内心生起——他与佛陀无二无别!这种强烈的觉受,万金难换,此乃福报。

  今天,能写这篇文章是因为《今生最美的际遇》。感恩这位未曾谋面的希阿拉姆师兄。以此缘起,就以她文中的最后一句话来结束本文。

  祝所有的上师和弟子,圆满这一世的相遇!

  

  曲吉欧姆

  2011年7月6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