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圆满这一世的相遇(下)

  (下) 

  有一天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题目叫《今生最美的际遇》,作者是希阿拉姆。我几乎是流着眼泪看完了全篇。结束语中的那句话,尤其触到了我压抑已久、濒临崩溃边缘的神经——“祝所有的上师和弟子,圆满这一世的相遇!”我再也无法抑制自己,趴在桌上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哭得肝肠寸断。

  我的上师在哪里?为什么我在这一世不能够遇到他,都说佛是慈悲的,他难道看不到我的困窘,看不到我的挣扎,看不到我的纠结,看不到我的无奈吗?我的内心已贫瘠、荒芜、干涸。我多么渴望能够出现一位上师,解脱我的困境,给予我有力的帮助和支持;多么渴望给予我修行上正确的指点,告诉我摆平生死的窍诀。这篇文章里还有句话给了我巨大的力量:“希阿荣博师父,就是你在信仰薄弱的时候,拉你一把的那人。”当时我想,一定要找到这位希阿荣博师父。

  在寻求信仰的河流中,几乎溺水而亡的我拿起鼠标飞速滑到菩提洲网站,直接点击了希阿荣博上师法相栏目。看着上师的法相,我呆呆地坐在那里,一种委屈从心里强烈地涌出,一种熟悉、亲近的感觉油然而生。为什么到今天我才看到您?为什么直至今天才找到您?!我马上给菩提洲网站写了信。

  当晚,我做了一个很吉祥的梦:一个爽朗而响亮的声音说:“弟子,我看到你了,你的样子,已经清晰看到了。”醒来之后,我泪流满面,我知道自己有救了。我生生世世依止的上师出现了。师徒之间,确实存在心灵感应。

  很快收到菩提洲的回复,并得到了希阿荣博上师的手机号码。我既紧张又渴望地拨通了电话,大声说:“上师,以前我觉着自己不行,无论自己做什么也解脱不了。但是,我看到在《喜乐的曼达拉》里,您这样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出家人,通过学习对佛法,包括大乘、小乘、密宗,有了一定的了解。’我也想和您一样,做释迦牟尼佛的普通弟子。”我当时冲动而无畏地说了这些话。上师在电话里爽朗地笑着,说:“是吗?弟子,你一定可以的。”通完电话,我仍在会议室里静静地呆着,不想动,郁结在心口的那团林黛玉之气,随即缓缓出来。读完《喜乐的曼达拉》后我曾发愿,不再买不需要的东西,不再做无聊没有意义的事情,尽可能静下心来闻思。从《二规教言论》学起,脚踏实地,以做人为修行的起点。

  后来,菩提洲网站又寄来了《冬日》影碟和《圣地写真》期刊。在一个周末,我静静地燃香、供灯、供水,之后打开了《冬日》。画面中,大鹏金翅鸟飞起,随后音乐响起,我感觉此时头发根根竖立,汗毛孔全部打开,眼泪如喷泉一样涌出,内心被一种巨大的力量强烈地吸引和震慑,全神贯注看完全篇。在片尾看到:“上师希望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人都对法王如意宝生起信心。”此时,我泪水横流,在静寂的房子里大声喊道:“上师,弟子能够做到。弟子做到了。”从此,我对法王如意宝生起了如佛般无二的信心。渴望见到希阿荣博上师,渴望在他的座下皈依。

  终于等到了与希阿荣博上师在北京相见的日子。那天北京还下着小雪。我带上备好了的礼物:一尊水晶佛像、一个装有《心经》的水晶转经轮和一尊精致佛塔出门了。在上师的红色袈裟和高大的身影前,我感觉到少许晕眩。上师伸出胳膊摸头时,我的脑海里闪现了两句话:“目不暂舍,佛陀舒金色臂。”一时间,似乎眼睛也睁不开了。

  上师给我们做了皈依并开示了在家人如何修行,布置了功课,还传了破瓦法。随着上师“吼”的一声喊,刹那间我不知自己魂跑哪儿去了。后来,上师和大家一起吃午饭,我怯生生地没敢过去,上师招呼大家说可以坐在一起的。师兄们跟上师聊得很温馨,我在一旁沉默着,不知道该对上师说些什么。我看到上师的眼睛,纯净而明亮,上师的举止,自然洒脱。直到快吃完饭时,我仍然不知道自己该对上师说些什么,感觉这样坐着就够了。上师让我对法王如意宝生起了与佛无二无别的信心,我希望在这种心境中多停留一会儿。忽然,听到上师问我:“弟子,你有什么问题?”在我最隐秘的内心深处,确实有一个令我举棋不定的想法——我很想出家,但我对事业仍略有不舍,我本想等自己冷静时答案自然会得出。我愕然地看着上师,假装镇定地说:“没事,上师我很好,我没事。”上师看着我:“真的没事吗?弟子?”其实,看到上师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上师洞察我内心的所有活动。那一刻,我的伪装防线崩塌了。我说:“上师,您可以帮我起个名字吗?我对世间的一切已毫无兴趣,请您加持我早点去寂静处修行。”上师很高兴,说:“好的,弟子。会的,很快会有因缘去寂静的地方修行的。”

  在看希阿荣博上师的传记时,内心曾生起一种强烈的渴望:追随希阿荣博上师的足迹,闻思佛法。上师开示的语言,是那样直指人心。我明白,只有追随希阿荣博上师,才能摆平生死这件事!

  回到家后,很多违缘自然消失。遇到世间与出世间的问题请教上师时,得到的回复都简短、精辟。我对每个字都毫不怀疑,只管照做。信,就是最圆满的答案。很顺利,我把公司一家家关闭掉,固定资产也逐步清理了。原来开朗、阳光的性格又回来了,此时我才懂得,根本上师有多么重要!对根本上师的信心有多么重要!强烈的信心将会遣除自己修行路上多少违缘!一天,与师兄谈到福报,我说:福报,不是皈依哪个有名望的上师,也不是有多少资产,甚至不是天天能够和上师在一起。他说那是什么?

       平复了自己感激的心情后,我说:是你遇到了一位具德的上师!是一种真实的觉受在你内心生起——他与佛陀无二无别!这种强烈的觉受,万金难换,此乃福报。

  今天,能写这篇文章是因为《今生最美的际遇》。感恩这位未曾谋面的希阿拉姆师兄。以此缘起,就以她文中的最后一句话来结束本文。

  祝所有的上师和弟子,圆满这一世的相遇!

  

  

  曲吉欧姆

  2011年7月6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