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弘法足迹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2011年8月希阿荣博上师亚青寺朝拜阿秋喇嘛仁波切法体纪实

阿秋喇嘛仁波切

  2011年7月23日,法王阿秋喇嘛仁波切示现圆寂,人天同悲。8月1日,我们跟随希阿荣博上师前往亚青寺拜见喇嘛仁波切的法体。在亚青寺的所见所闻让人心绪难平,回到扎西持林,我们将此行的过程做了一个简单的记录。在此文完成时,我们向上师祈请,希望上师将来能将自己与喇嘛仁波切因缘以及向喇嘛仁波切求法的经历做一详细整理,上师的这些经历让更多的人增上对佛法,特别是无上密法的信心。

  上师慈悲地同意了我们的请求。

  2011年6月,亚青寺阿秋喇嘛仁波切示现病重的消息传到扎西持林。此时,希阿荣博上师正在扎西持林主持极乐法会。得知喇嘛仁波切身体病重后,上师在极乐法会期间特意要求参加法会的一万多名信众发愿念经放生,与所有对喇嘛仁波切具足信心的信众一起祈祷老人家长久住世。但这一次众生的祈愿没能留住圣者离去的脚步,仅仅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即公元2011年7月23日(藏历五月廿三日),三界众生的怙主上师、利益了无量众生并开创了修行圣地亚青邬金禅林的法王阿秋喇嘛仁波切示现圆寂。

  消息再次传到扎西持林,上师的心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与遗憾之中。7月31日(藏历六月初一)是扎西持林传统的供养护法的日子,按照上师的要求,此次供护法取消了包括金刚舞在内的所有歌舞表演。8月1日,也就是可以拜见喇嘛仁波切法体的第二天,上师带着自己的母亲等人前往亚青寺,拜见喇嘛仁波切的法体。

  扎西持林距离亚青寺有近二百公里的山路,上师的车刚刚驶向白玉方向,五明佛学院的慈诚罗珠堪布就给上师打来电话。原来堪布仁波切等人在前一天就代表五明佛学院的四众弟子赶到亚青寺拜见喇嘛仁波切的法体,考虑到上师的身体情况,堪布仁波切没有通知上师。今天慈诚罗珠堪布准备到扎西持林与上师见面,现已经到达扎西持林山下。兄弟二人在电话里简单商议后决定,上师继续前往亚青寺,而堪布仁波切则就此返回。

  车行驶了大约三个多小时,上师一行到达了阿秋喇嘛仁波切曾经驻锡的、无数佛子心中向往的修行圣地——亚青邬金禅林。亚青寺已经提前得知上师将要到来的消息,亚青寺的阿松活佛与喇嘛仁波切的外甥、亚青寺的益呷活佛出来将上师迎请到了亚青寺的客堂。

希阿荣博上师与阿松活佛

  走进客堂,上师与阿松活佛相互敬献了哈达,阿松活佛请上师在客堂落坐,上师则恭请活佛仁波切先落坐,相互谦让间,二位上师竟同时坐在了客堂的地上。

  “喇嘛仁波切病重的期间我一直陪在身边,这期间老人家提到最多的人就是您,他一直在问您的身体怎么样了。临近圆寂前,喇嘛仁波切又问起来,他说也不知道希阿荣博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我们当时很想通知您,但一方面考虑到您的身体,另一方面这边实在太忙,所以没能及时与您联系。”讲着讲着,阿松活佛忍不住落下了泪水。而此时静静地听着活佛讲述的希阿荣博上师双眼也已经湿润。待心绪稍稍平缓,上师慢慢地讲道:“喇嘛仁波切的圆寂不仅仅是对佛教,即使是对全世界的众生来说都是无法估量的损失。他老人家就像是给众生带来无量利益与光明的太阳,如今太阳陨落了。”听着阿松活佛与上师的对话,在场的弟子们都为之动容。

  在客堂与阿松活佛简单地交谈后,上师在益呷活佛的陪同下来到喇嘛仁波切生前的住处、现在作为供奉老人家法体的殿堂。只见喇嘛仁波切的法体头戴五佛冠,静静地安放在法座之上。虽然隔着哈达,但还是能清晰地看到老人家原本魁梧的身材此时已经缩小到不足一肘高,这就是大圆满续部中所讲述的虹身成就。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众生烦恼粗重的世界,喇嘛仁波切用他一生的修行和所获得的超伦绝类的殊胜成就再一次在世人面前展示了佛法,尤其是无上大圆满法不可思议的加持。

  在殿堂前,亚青寺的几百位僧人席地而坐,共同念诵着祈祷经文,拜见法体的信众依次从喇嘛仁波切的法体前走过。看到上师到来,众人纷纷弓腰合掌。益呷活佛将上师带到供奉喇嘛仁波切法体的殿堂外,此处距离法体只有二三米左右的距离。亚青寺的普巴扎西活佛与喇嘛仁波切的外甥曲扎活佛正守在这里为前来拜见的信众加持。此前上师与曲扎活佛见过多次,与普巴扎西活佛是第一次见面,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两位上师好像相识已久,只是今天在这个特殊的场合见面,二位上师在相互碰头后,又同时忍不住落泪。

  接着,上师来到喇嘛仁波切的法体前,开始顶礼供养,长时间顶礼后,上师席地而坐开始念诵《普贤行愿品》、《大圆满基道果无别发愿文》、《密宗十四条根本戒忏悔文》等经文发愿祈祷。

  念经后,考虑到亚青寺的上师们此时正是法务繁忙之际,于是上师与大家告别后,带着随行的弟子们离开了亚青寺。亚青寺的益呷活佛特意开车为上师送行,直到送出很远的距离,益呷活佛才依依不舍地与上师告别。

  8月1日傍晚,上师一行返回了家乡扎西持林。

  随后的几天里,上师会经常与身边的弟子们说起喇嘛仁波切以及自己与喇嘛仁波切的交往:“自从七年前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示现圆寂后,这次阿秋法王的圆寂对于整个佛教来说是最大的损失。”

  “多年前,我曾在阿秋法王面前得到过一些佛法的传承。大约三四年前,我想现在能得遇这样不可思议的大成就者一定要再向老人家求法,特别是无上大圆满法。于是我就去了亚青寺,当面向老人家祈请全知麦彭仁波切所著《大圆满直指心性》教法。在亚青寺,老人家慈悲地赐予了我这一法的窍诀。对我的恩德很大。”

  “本来在得知喇嘛仁波切病重的消息,我应该前去拜见,但各种事务没办法脱身。听到老人家圆寂的消息,想到没能在圆寂前再与老人家见上一面,我心里非常后悔。这次拜见了喇嘛仁波切的法体,感觉稍稍弥补了心中的一些遗憾。”

  “我本来想扎西持林的坛城建好后,迎请阿秋法王主持坛城的开光仪式,没想到老人家这么早就圆寂了。”

  话语间所有人都能看出,上师对喇嘛仁波切深深的思念与心中无尽的遗憾。

喇嘛仁波切与龙多活佛、丹增嘉措活佛和希阿荣博上师于灵龙寺   摄于2002年

结    语 

  2010年,是希阿荣博上师的病情最为严重之际。此前虽经多方治疗但收效甚微。为祈祷上师长久住世,扎西持林的部分信众、五明佛学院的一些出家师父多次前往亚青寺,祈请神通无碍的喇嘛仁波切赐予加持。

  在亚青寺,喇嘛仁波切听完了众人的讲述,稍稍停顿,然后开口讲道:“你们回去一定要把我的话一字不落地转达给希阿荣博堪布:希阿荣博,请你不要想过早地离开这个世界。因为这里还有那么多可怜的众生。现在我虽然已经八十多岁了,但还住在世间,所以你也一定要长久住世。” 接着喇嘛仁波切告知众人一些特殊的修法以遣除上师生命的障碍。在众人准备离开时,喇嘛仁波切示意大家坐下:“你们不用担心,不会有问题。”

  弟子们不同时间的几次询问,喇嘛仁波切所讲的内容完全一样。

  多年前,阿秋喇嘛仁波切还曾为希阿荣博上师写下一篇住世祈祷文:“莲师补处列绕朗巴之,殊胜心子方便智慧义,一切正觉妙道善言说,祈祷至尊善知识莲足。无死莲花生之发心力,无量寿及如意轮度母,发心事业犹如大宏愿,圣善知识殊胜身寿命,障碍皆除为弘教利生,无死正士寿命愿坚固。无欺三根如海谛实力,我等清净发心所祝福,彼等愿词恒常愿成就。”相信上师的长久住世与喇嘛仁波切有很大关系。

  上师离开亚青寺几天后,益呷活佛与曲扎活佛托人给上师带来了喇嘛仁波切的法体水、法体盐、甘露丸和喇嘛仁波切的法衣等圣物,得到这些圣物,上师异常珍惜并讲道:“我会把这些圣物结缘给对喇嘛仁波切有信心但没能拜见到老人家法体的信众。”

  现在,从各地前往亚青寺朝拜喇嘛仁波切法体的信众仍然络绎不绝,希望所有有缘拜见到喇嘛仁波切法体或是听闻到喇嘛仁波切殊胜示现的人都能增上对无上大圆满法的信心。

  卑劣弟子俄色桑吉如实记录

  2011年8月8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