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幸运的晚年

 

  年逾花甲了,余下的时间该如何打发?打麻将度日,没有兴趣;散步、爬山、郊游,也不喜欢。时常问自己,难道就这样在空耗中度过晚年、等待死亡?

  终于有一天,我实在按捺不住,独自一人去了乌尤寺山上。看着周围的人们都在佛像前顶礼膜拜、供香,往功德箱里放钱,我心头仍一片雾水,但却不由自主地跟在人后机械地模仿着,然而在向佛菩萨磕头三拜后,我跪在佛像前不知说什么好。

  我想:我一个退休职工,每月有国家发的养老金,虽说不多,但已经够吃够用,目前又没病没灾,我求什么呀?忽然我一转念,既然我不懂佛法,那就求佛菩萨让我明白什么是佛法吧。我虔诚地跪在佛像前小声说道:“请佛帮助我,一定要让我明白,人们为什么要学佛?佛法是什么?怎样才算学佛?”之后,就带着这些疑问,惆怅地离开寺庙下山而去。

  后来经人介绍,我皈依了乌尤寺的胜师父。师父给了我两本书:一本是《药师经》,另一本叫《正信的佛教》。回家后,我开始每天念诵《药师经》和阿弥陀佛名号。一个月过去了,我感觉诵经和念佛名号收效甚微。有几个问题始终萦绕在脑海中:我为什么要学佛?学佛到底是为了什么?学佛的目的就是要得到解脱,怎样才能得到解脱? 有什么办法、途径?诵阿弥陀佛名号如何与阿弥陀佛相应?等等。找不到人请教,也没有熟人可以探讨,我住地周围没有一个学佛的人,只有等到初一或十五去乌尤寺问,或许在寺庙里的经书、杂志中可以找到答案。

  真巧,在斋堂吃饭时认识了毛居士,经她介绍我又认识了赤诚成利师父。记得第一次见面时,成利师叫我谈谈学佛体会,我就问了如何有次第地学习?早晚功课如何做?要诵什么经?成利师说:你皈依希阿荣博上师后,这些问题都好解决。

  后来,我就皈依了希阿荣博上师仁波切。从这天起我真正开始有序地进入佛法的学习与修行。首先是念诵金刚萨埵心咒“嗡班杂萨埵吽”两百万遍,我依教奉行,当天回到家就开始了。可是不知怎么搞的,这六个字,念起来却非常费劲,而且一念血压就很高,头也开始莫名其妙地痛起来。于是忙给山上的成利师父打电话,师父安慰我说,不要着急,慢慢来,会好的。我想,好吧,再念两天试试。

  果然,再也没出现头痛血压升高的现象了,而且念诵不到一个月,竟还出现了不可思议的现象。这下我学佛的信心开始坚定了。我又动员了家住重庆的妹妹、弟媳、侄女等也皈依了希阿荣博上师。因为这次真正遇到了大善知识、活着的佛菩萨——希阿荣博上师尊者。皈依上师之后不久,大概半年之后吧,在成都上师的住处见到了上师。

  目睹了希阿荣博上师尊颜,不知怎么搞的,看第一眼时,泪水就夺眶而下,无法停止,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激动,高兴、兴奋交织在一起了,就像我妹妹说的:“上师好伟大,我好渺小。”

  虽然这是一次很短暂的拜见,然而在以后的几天里,一想起希阿荣博上师,就感觉有一股暖流,心里热乎乎的,觉得:这下好了,解脱有了希望,修行上有了靠山,不会走冤枉路了。生活再也不会迷失方向,自己的晚年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空耗。上师说了,《普贤上师言教》至少读十遍,回乐山后我抓紧时间,每天做完功课后就是看书,每章每节反复地读、反复地看。读完一节就用铅笔做记号,画一个“正”字。有些章节都画了三个以上“正”。光读还不行,重在依教奉行,虽然第一个加行(五十万)已经完成,但回过头来看,只完成了数量,质量上却不尽人意,于是我又开始了第二遍加行的修行,从暇满人生开始,一步一步地按上师要求观修的要点做,把重点放在质量上。

  都说“夕阳无限好”,一想起在有生之年幸遇希阿荣博上师这件事,总会让我情不自尽地流下感激的热泪。感恩上师!

  若不是遇到了上师,来世我肯定还会在六道轮回中,还会感受无量无边的痛苦。由于不知因果取舍,自己造了多少恶业也不知道,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想想三恶趣众生的苦,再看看我们人道的生老病死苦,以及苦苦、变苦、行苦等,不由自主地感谢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佛教真太了不起了!然而在佛陀出世时,我并没有得到度化,仍辗转于生死轮回苦海中。现在好了,我幸运地遇到了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亲自聆听了他的教诲,得到了灌顶、传法,上师对我的恩德胜过了诸佛。上师常不顾身体不适,为弟子们灌顶,清净了我们无始的罪障,弟子们真正获得了解脱利益。上师的恩德无量,我终身报答不尽此恩此情,唯有好好修法来对上师作法供养。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我年青时原本性子很急,说话办事比较泼辣,难以服输。在家里更是喜欢以我为中心,做事从不与家人商量,我行我素。皈依三宝后,按《普贤上师言教》观修人身难得、寿命无常、因果不虚、轮回过患后,内心发生了很大变化,连性情也由急慢慢变得“慢”了。以前对待老伴的某些习惯看不顺眼,动不动就叫他走,态度生硬,现在则柔和多了。

  老伴不是佛教徒,起初对我学佛非常反感,他认为家庭现状因我学佛而改变,很少陪他玩了,就常常说些讽刺、挖苦的话刺激我,成了我修行的一大违缘。是佛法教会我将其转为道用,什么也挡不住我学佛的信心和决心,只能成为我精进修行的动力。我要用我的变化来感化教育他,老伴成了我修忍辱波罗蜜的最好对境。真感谢他,让我学会了安忍。希阿荣博上师说过:要多宽容对方,不要只看过失,要想对方的优点。除了在生活上多关心他以外,我把所做的功德和善行回向他,比如,在他生病住院的时候精心侍候他,或在对他说了过头话时马上道歉。老伴有时把钱看得重,我便顺他的意,他愿交多少生活费就算多少,不去计较。有时干脆对他讲,你不用交了,我们生活够用了,弄得他也不好意思地说:“那怎么行呢。”

   我年青时曾很信奉“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句话,但这种教育中有很重的“我执”,是以“我”为核心的。它首先考虑的是我的利益在哪里,而修习大乘佛法确实将其来了一个大转弯:首先把一切众生放在第一位,一切都是为了众生。要无我,要有悲心、菩提心,要有平等、清静、无二的心。感谢大慈大悲的释迦牟尼佛和历代上师们的教言,尤其是华智仁波切的《普贤上师言教》,让我明白了好多好多的道理,也明白怎样做一个好人以及如何做一个好的修行人。上师在开示中说:人道贤善,佛道完善。

  在浩如烟海的佛教书籍中,若没有上师传授窍诀,为我打开宝藏之门,我只能在门外走马观花,与学佛擦肩而过。《般若摄颂》云:“佛法皆依善知识,功德胜主佛所说。”大恩希阿荣博上师仁波切在一次开示中说:弟子要有厌世出离心;在此基础上要有菩提心;然后以无二慧来抉择空性,如此修持才会非常圆满。

  我把这三条学佛的精髓时刻牢记在心,并以此指导自己的修行。学佛是一个修心的过程。要让内心调柔,与法相融,在自然、平静中减少烦恼。这样才不枉在人间走一回。

  我以后的日子还会活多久很难说,因为无常随时会到来,毕竟我已是六十好几的人。但即使死神明天降临我也不会慌张,因为我有佛法,有上师。生生世世不离师,生生世世利益众生,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我始终牢记了。


弟子:达娃让措
2011年3月30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