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今日法语
  • 2018-11-26

    莲师曾告诫他的追随者们:“此生的穷困与不幸皆始于过去的行为,因此要住于无人的僻静处。恶行会因情境之故遇缘而造,因此要像避开毒药一般,远离不好的友伴。陷阱是由错误的见解引起,因此要敞开心胸去学习和思维。无论生者或死者,起伏兴衰都会降临在每个人身上,因此切莫怪罪其他人。无论什么喜悦或是快乐降临在你身上,都源自于你自身的福德,因此不要骄傲,趁着还有能力避开轮回的恶趣,努力去获得证悟吧!”

          

  • 2018-11-25

    我们眼中的佛(上师)是什么形象,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功德福报。

           你有怎样的福报,便有怎样的所见。

           我们能否视师为佛,仅仅反复观想上师有多好是不够的,因为你的目光还是向外,你还是想在外境上找到一位“完美上师”。殊不知外面的上师归根结底是我们自己福报的显现,我们应该内观,在自心上下功夫,对治烦恼,清净业障,积累资粮。随着我们自己的业障减轻,福报增加,视师为佛便会越来越容易。

           你总想:“以后要把上师想得更好一些”,以为这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可我们很少意识到,做不到视师为佛,不是因为我们没把上师想象得足够好,而主要是因为我们没看到自己的烦恼有多大,没有意识到自己内心的不清净,不肯沉下心来积资净障。

           “视师为佛”的训练要做的,不是在上师身上做加法,是在自己身上做减法。

          

  • 2018-11-24

    曾有人问我:“生起出离心,是有厌离轮回、寻求解脱的想法就算,还是需要有实际出离的行动?”

           我想,提出这样的疑问,主要原因是没有认识到出离心是相对于轮回心而言的,即在轮回的身语意生起时,反其道而行,并不是在轮回模式之外另建一套出离模式。换言之,不是把每个当下的身语意活动撇在一边,不觉察,不对治,而单独去发一个出离的愿,说我多么强烈地渴望解脱轮回,甚至不只是发愿,还有一整套理论和行为,只不过这些愿望、学问、行为等更多的是用来塑造了一个“佛教徒”的形象,而不是用来对治自己的烦恼。所以一方面,你会成为越来越娴熟的佛教徒,懂的越来越多,越来越“渴望解脱”,另一方面你内心的痛苦、烦恼依旧。可是我不知道,除了解脱自己内心的痛苦、烦恼,还有什么别的解脱。

          

  • 2018-11-23

    不少人学佛多年,一直都没有比较认真去训练过自己的觉察力。我们常说的正知正念,基本功便是觉察。佛教中有许多方法教你如何把心带回当下,对流水般身语意活动的生住灭保持觉知。

          

  • 2018-11-22

    说起来似乎矛盾,出离心的培养是从学习知足开始的。只有对现在拥有的一切感到满足,心存感激,我们才会停止盲目的追逐。所以大圆满前行的第一步便是思维暇满难得。

          

  • 2018-11-21

    死期不定。对于这一点,不需要多少逻辑推理也能懂。但懂是一回事,把这个真理时刻不停地记在心里,在每一天的生活中反映出来是另一回事。

           早晨起床时,我们会不会想:今天有可能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天。出门的时候,会不会想到:也许不能再回来。做的每一件事,见到的每一个人,也许都是最后一次。晚上睡觉前,会不会想:自己可能就在梦中死去,不会再醒来。如果经常这样做,相信我们会选择与现在不同的方式来过生活。

          

          

          

  • 2018-11-20

    某些横死暴毙的人,因为死亡来得太突然,经常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还照旧回家,跟家人说话,可是谁也看不见他,谁也不理他,他感到非常难过失落,在前世熟悉的那些地方游荡,想方设法引起家人朋友的注意。有些亲友竟因此被吓出病来甚至精神失常。他逐渐明白自己已经死了,不能再回到原来的生活里去了,这更加深了他的失落、怨恨。于是他守在当初死亡的地方,希望能找一个人来代替他死,他好重回人间。每隔七天,他会感受一次以同样方式死亡的痛苦。在饿鬼道时间越长,这种痛苦烙印越深,他越想逃离。迷乱使他执念于以找人替死的方式寻求解脱,而越是害人,恶心恶行就让他在饿鬼道陷得越深,越痛苦;越痛苦,执念越深。如此恶性循环,直到在饿鬼道的寿命终了,之后立即堕入地狱。

          

  • 2018-11-19

    疾病的另一面就是,它代表着恶业在不同程度上减轻乃至了结。晋美林巴尊者说 “疾病是清除自己诸恶作的扫帚”,便是这个意思。他说:“再也没有比疾病更好的可以烧尽恶业的燃料了,不要对疾病心存悲伤或生起邪见,应将其视作削减自己恶业的迹象而生欢喜。”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样,但我自己生病时,尊者的这段教言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它在病痛中为我打开了一扇窗,让我看到生病可以不只是单纯的受苦,生病同时也代表有许多恶业减轻了,有一些恶业了结了。尽管病痛折磨人,我还是应该庆幸:这些恶业若留到后世转生到三恶趣里再报,不知会惨烈成什么样子;而今生再怎样痛苦,毕竟有人的福报护身,有心智有能力去忆念三宝,感受到三宝的加持,苦难因而有了能看得到的极限。

          

  • 2018-11-18

    所谓精进,并非一个外在做什么的问题,而是在所有情况下保持正念。这要求我们有持续的觉察和节制,当然首先我们要有正见,因为正见是正念的基础。比如说,当你生气时,你觉察到自己在生气,但这样就行了吗?不是的,“生气”不孤立也不恒常,所以你觉察到自己生气时,你还要觉察恼怒对自己和他人造成的痛苦,你要觉察恼怒这种情绪的变化,从增强到减轻,直到消散。这里就有正见的加入。不论你觉察的对象是什么,你都会觉察到苦、无常、无我以及相似相续。这些是佛法的见地,同时也是万事万物的基本特征。

          

  • 2018-11-17

    《普贤上师言教》中讲过扎堪婆罗门的故事:扎堪婆罗门观察自心,生起一次不善的分别念,就放一颗黑石子,生起善分别念就放一颗白石子。最初,全部是黑石子,精勤对治、取舍善恶后,慢慢变成黑白各半,最后全部都是白石子。由此可以看出,好的修行人是怎样防护身语意的。

           开辟藏传佛教中弘期的阿底峡尊者曾说:“我入了别解脱门后,细微的过患也未染上。入了菩萨乘,对于菩提心的学处(菩萨戒),出现过一两次过失。入了密宗金刚乘,虽然犯过很多过患,但全都立即忏悔,从来没有不忏悔而让罪业过夜的。”他在行路途中也是一样,出现恶分别念,马上便取出一个木制曼茶罗,立即做忏悔。

           祖师大德的示现告诉我们,戒律的守持并不空洞、玄妙,是落实在日常言行的谨慎取舍上的,点点滴滴,琐琐碎碎,也许在旁人看来简直小学生做功课般初级而笨拙,可那有什么关系呢?连阿底峡尊者那么伟大的成就者都是那样做的,我们还需要装得比他更高明、更自在吗?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