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今日法语
  • 2018-11-19

    疾病的另一面就是,它代表着恶业在不同程度上减轻乃至了结。晋美林巴尊者说 “疾病是清除自己诸恶作的扫帚”,便是这个意思。他说:“再也没有比疾病更好的可以烧尽恶业的燃料了,不要对疾病心存悲伤或生起邪见,应将其视作削减自己恶业的迹象而生欢喜。”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样,但我自己生病时,尊者的这段教言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它在病痛中为我打开了一扇窗,让我看到生病可以不只是单纯的受苦,生病同时也代表有许多恶业减轻了,有一些恶业了结了。尽管病痛折磨人,我还是应该庆幸:这些恶业若留到后世转生到三恶趣里再报,不知会惨烈成什么样子;而今生再怎样痛苦,毕竟有人的福报护身,有心智有能力去忆念三宝,感受到三宝的加持,苦难因而有了能看得到的极限。

          

  • 2018-11-18

    所谓精进,并非一个外在做什么的问题,而是在所有情况下保持正念。这要求我们有持续的觉察和节制,当然首先我们要有正见,因为正见是正念的基础。比如说,当你生气时,你觉察到自己在生气,但这样就行了吗?不是的,“生气”不孤立也不恒常,所以你觉察到自己生气时,你还要觉察恼怒对自己和他人造成的痛苦,你要觉察恼怒这种情绪的变化,从增强到减轻,直到消散。这里就有正见的加入。不论你觉察的对象是什么,你都会觉察到苦、无常、无我以及相似相续。这些是佛法的见地,同时也是万事万物的基本特征。

          

  • 2018-11-17

    《普贤上师言教》中讲过扎堪婆罗门的故事:扎堪婆罗门观察自心,生起一次不善的分别念,就放一颗黑石子,生起善分别念就放一颗白石子。最初,全部是黑石子,精勤对治、取舍善恶后,慢慢变成黑白各半,最后全部都是白石子。由此可以看出,好的修行人是怎样防护身语意的。

           开辟藏传佛教中弘期的阿底峡尊者曾说:“我入了别解脱门后,细微的过患也未染上。入了菩萨乘,对于菩提心的学处(菩萨戒),出现过一两次过失。入了密宗金刚乘,虽然犯过很多过患,但全都立即忏悔,从来没有不忏悔而让罪业过夜的。”他在行路途中也是一样,出现恶分别念,马上便取出一个木制曼茶罗,立即做忏悔。

           祖师大德的示现告诉我们,戒律的守持并不空洞、玄妙,是落实在日常言行的谨慎取舍上的,点点滴滴,琐琐碎碎,也许在旁人看来简直小学生做功课般初级而笨拙,可那有什么关系呢?连阿底峡尊者那么伟大的成就者都是那样做的,我们还需要装得比他更高明、更自在吗?

          

  • 2018-11-16

    杀生的另一个事实是,杀业的连环作用、自我繁殖。我们现在的杀生,焉知不是往昔造下杀业的等流果,而现在的杀生又会感应更多等流果,这一条条前因后果的索链将我们死死困在痛苦的轮回中。不杀一条生命,便切断开一条索链。不杀两条生命,便断开了两条索链。而且,一链断开不只是一命得救,是这条连环之索上无数生命得救。解脱轮回的束缚,减少伤害、痛苦,就是从这样一步步做起的。

          

  • 2018-11-15

    有句俗话,同病相怜,意思是说生同样的病让人彼此间相互理解和依赖。但我想,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只有自己经历过,才会真正懂得,痛苦发生在自己身上,才会知道他人的痛苦是怎么回事。

           但我们生病时,身边的亲友总是会劝我们“想开点”“往积极的方面想”,但难以诉说的病痛,心底深藏的恐惧和忧伤,让我们疲惫不堪。积极、消极有什么要紧,我需要的是有人真正了解我此时的感受,了解我的软弱、惊慌,以及我只求活下去(或正常活下去)的卑微希望。

           理论上的“理解”乃至“自他相换”都是容易的,而只有自己亲身去经验那份病痛,那份混乱和危险,才会知道“理解”“慈悲”“自他相换”等等的分量。因为疾病,我们有了更有力的通达法教的途径。

          

  • 2018-11-14

    业因果的教法打开了我们的眼界,使我们能从新的角度去看待很多事情,同时也更理解了看护身语意的必要。谨慎取舍因果不是简单的做或不做某些事的问题,我们还要提醒自己籍此学习怀着善意和有节制地生活。我总觉得善意和节制是很重要的,却也是许多学佛者缺少的。我们把太多东西变成了走形式,虽然你能走形式也已经很不错了,但如果可能,还是应该在保留形式的同时努力实现内在的转变。

           比如,在不杀生、放生时,努力培养对那些动物所感受的痛苦的敏感。因为不想制造伤害,不想让其他众生感受痛苦,所以戒杀、放生、护生、茹素。因为不想伤害,所以不欺骗、不两舌、不恶语。总之,照顾其他人或者其他众生的感受,尽量减少他们的痛苦,是我们最主要的一个动机。

          

  • 2018-11-13

    信佛,归根结底是信因果。若想得到某种果,就要去种下它的因,并积累缘起。 同样的,自己种的是什么因,就会有什么果。懈怠的因,自然结不出成就的果。我们不能越学佛法,越不相信因果,反而觉得凡事都有个什么窍门捷径,自己不需努力,求求加持,一切就搞定了。真的没那么神奇,佛法不是魔术。

           有一次,米拉日巴尊者腾身空中,身体由一变多,又由多摄一,或隐没不现,只闻其声说法,如是示现种种无量神通。他的弟子赛文惹巴见了,也持一口瓶气向空中奋力飞去,却只能做到不沾地行走而已。尊者于是说道:“如果不能像我一样地对上师竭力承事,对轮回极生厌离,对众生普起大悲,对道友作清净想,对修行精进不懈,那么要想达成这样的成就证德和无碍神通是绝不可能的。徒儿们啊,再进一步说吧,你们如果不种这样的因,就不要期望能得这样的果啊!”

          

  • 2018-11-12

    华智仁波切说:“相续中若真正生起了无常观,就一定能够彻底舍弃对今世琐事的贪执,就像呕吐症患者不愿取油腻的食物一样。”

           我们反观自己,如果仍然时时懈怠,对修持解脱之道没有足够的热情,羡慕别人的权势、富足、安逸或者青春貌美,还是一如既往地热衷于计划未来、算计得失,就该知道自己并没有对无常生起定解。

          

  • 2018-11-11

    修行的体验总是很美好吗?当然不。别把修行的画面想象成修饰过的广告片里那样,优美的环境中,焚香,静坐,微风徐来,衣裾飘飘。那样的时刻或许有,但绝大多数时候你还是在琐碎、窘迫的当下面对自己的混乱、孤独和力不从心。尤其座下修行,当你从蒲团上的观修回到嘈杂、不停有麻烦发生的日常生活里(当然,蒲团上也不轻松,你差不多从头到尾是在跟自己太过僵硬的身体和太过灵活的心思作斗争),你发现自己似乎永远比烦恼慢一步或许多步。

           你真正体会到对治烦恼有多难,会觉得自己再怎样努力也是没希望的,有时你想到放弃现在的修行,或者去试一试其他看上去更轻松的办法,而最终你还是会回到佛法修行的路上来,一次次忿出去或者停滞不前,所起的作用只是一次次向自己证明根本的解决办法还是佛法的实修。

          

  • 2018-11-10

    亲近上师,不一定要长期近距离地接触他(对现在很多人而言,这也是不大现实的),能否懂得他的好,哪怕只是他无尽功德藏中很小的一点点,珍惜他的言教,并把这种感动、感受转化为自己修行中取之不尽的灵感源泉,才是关键。否则每天跟在上师身边也是徒然。

          

          

回到
顶部